致西安音乐学院部分同学的公开信zt

西安音乐学院部分同学:

兹为你们的同学待决杀人犯药家鑫一案,写此公开信。主要就以下三件事和你们探讨:

一、 关于请愿书一事。

据报道,在3月23日的庭审现场,出示了几份请愿书,其中一份是你们中有些同学联署的。相关请愿书,法庭并未对外公布,因此其内容及签署人情况,外界并不清楚。有报道大约提及,是说你们在请愿书中向法庭求情,希望轻判药家鑫。

你们作为药家鑫的同学,对他年纪轻轻就犯下滔天大罪,自然会有震惊和惋惜之心,这也是人之常情,本无可厚非。但你们应已成年或接近成年,且都在接受高等教育了,在感性之外,还应有理性,要有起码的是非观。

你们有没有清楚地审视过药家鑫杀人案的情节?他是在开车撞倒一个年轻女子后,非常“激情”地连捅8刀,夺走了她的性命。8刀啊,同学们,你们所学的音阶都才7个,而他竟然敢连捅8下。这不是“激情万丈”,又是什么呢?他不慎酿成交通事故,致人受伤,本已铸下大错。此时,他不是考虑如何救助伤者,而是悍然提刀杀人灭口,这不是罪大恶极,又是什么呢?

是的,或许你们想到了和药家鑫的同窗情谊,想到了他任班干部时管教你们的威风,想到了他获奖若干的风采,想到了你们共同在琴健上跃动的青春风华。因而,你们才不顾他的血腥罪恶,冀希望于万一,妄想法外开恩,保住他的小命。

然而,你们有没有想过,同样是风华正茂的受害女子,仅仅因为药家鑫的“激情”,就万分凄惨地终止了生命之旅?你们有没有想过,有一个2岁的孩子,甚至可能都还记不清妈妈的样子,就永远看不到她的妈妈了?你们有没有想过,有一个年青男子,永远也等不到妻子回家的身影了?你们有没有想过,有一对年迈老人,永远也听不到女儿的笑声了?这一切,全因为你们的好同学药家鑫,骇人听闻、令人发指的“激情”。

是的,你们怀有同学情谊,你们奢望枉法裁判。但,你们懂不懂是非?你们有没有人性?你们讲不讲良知?你们怕不怕天理?

像药家父母那样,这一段时间是上窜下跳,到处托人请人,想保住儿子的小命,虽然也相当令人不耻和厌恶,可人家毕竟有血脉亲情在里面。而你们唱的这台戏算什么呀?药家鑫虽然曾是你们的同学、朋友,但他现在是一个极度凶残的杀人犯,是千夫所指,当天地共诛。

还请愿?呸!你们所请何物?愿往何处?

难道你们是想请来魔鬼,以践踏基本法理和天地良知吗?你们是愿与药家鑫携手前往地狱而去吗?

是的,同学情谊固然可贵。可如果面对击穿人性底线的血腥罪恶,你们还要固守所谓同学之道,而不是毅然斩断旧情,拥抱正义。那你们岂不是在与魔鬼同行,与罪恶相拥?打个简单的比方,假如你们的同学是奥斯威辛焚化炉前的德军士兵,或者是南京万人坑前的日军士兵。难道你们也要为这样的恶魔请愿吗?药家鑫的罪恶,最起码就是与日德法西斯凶手们等量齐观的。

另一方面,虽然我们身处组织体系异常强大的国家,可我宁愿相信请愿这件事,不是组织所为。培育出了这样一个千年难遇的杀人犯,你们学校想躲到老鼠洞里都来不及,还有脸出来组织你们干这些无耻的勾当?

请愿这个事,只有良知泯灭到了极顶,才想得出来,才做得出来。

同学们,所谓仗义,不是这样子的仗法。你们这是在为罪恶执仗,而灭人间大义。

若你们不信,你们或可将撰写和签署请愿书一事,告诉你们的亲友,看他们作何反应?我相信,如果你们的父母得知自己的孩子,居然参与了这样无良无耻的勾当,定然是大棒侍候。如果是情意绵绵的男(女)朋友,知道你们竟这般卑鄙下贱,定然是立马分手。

还有一件事,我给你们挑破,不知你们会不会不寒而栗?你们也知道,药家鑫制造第二起车祸后,也是面露凶相,准备再度杀人灭口。只是恰好受伤者的亲友路过,他才没敢下手,仓惶而逃。这说明,药家鑫的“激情”,不是一时片刻,而是持续高涨的,他具有连环杀手的基本品质。再有,在我们这个和谐盛世时代,他竟长期携刀而行,也说明他的“激情”是由来已久,随时准备见血封喉的。

而你们作为他的同学,在校期间是朝夕相处,即使工作后也会有很多联系。即是说,你们被他“激情”的机会是相当多的。比如争风吃醋、抄袭舞弊,或是偶然口角,都可能引来他“激情”迸发,拔刀相向。所以,那个倒在血泊中的女工,在很大程度上是替你们挡住了药家鑫的刀,她是替你们中的某一个或某几个人而死啊。

我这样一说,你们还有人愿写那种替罪恶张目的请愿书吗?想想都后怕呀,同学们。

二、 关于调查问卷一事。

据报道,法庭向参加旁听者发放了调查问卷。很显然,我不敢说我们威严的人民法庭,把审判当成了儿戏,这应该说成是他们的创新。可是,如果不依法定程序(当然我国现在根本没有这样的程序)而作调查,并作为审判依据的话,那司法就彻底成为法官们随心所欲的游戏了。因为法官们甚至可以依据他对身边的妻子、儿女以至二奶、三奶们的调查意见来判案,并会振振有词地说,他是充分尊重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意见的。毕竟,他的二奶、三奶们也属于人民群众当中的一员嘛。

你们参与的所谓调查就是类似的性质。你们也知道,参加法庭旁听的,受害者家属一方只有25人,而你们西安音乐学院有200多学生,其他院校也有约200学生。虽然我不敢说旁听的学生,都会像签请愿书的那些同学那样,不辩是非和无良无耻,但在调查中的倾向性应也是明显的。因而,通过这种人员结构比例极其悬殊的调查,所得出来的意见,你们认为客观、公平和公正吗?

可以说,这场刻意安排的调查,是居心叵测的。当然,如果西安法院胆敢以这场调查,作为审判依据的话,那必将激起全国人民的“激情”。因为现在的形势太清楚不过了,正如广大网友所言,“不是药家鑫死,就是中国法律死。”这是一道相斥的二选一问题,不存在任何相容性。

如果他们真要搞什么创新,何不如搞一场全民公决,不但西安、陕西人民参加,就是全国13亿人民都调查一下。这样得出来的意见才会更接近真相,更彰显天理嘛。同学们,你们说是不是呢?

三、关于李玫瑾的高论。

同学们,想来这几日你们也看到了,CCAV、中青报等媒体轮番上阵,为药家鑫鸣冤叫屈、评功论好,仿佛倒在血泊中的是这个“军二代”一样。

这些所谓的权威媒体,为什么要罔顾事实、大放阙词,我想你们现在还不一定明白,待将来参加工作后,你们会慢慢省悟过来的。

这方面就放下不提了,然而,在相关节目中有一个叫李玫瑾的,她的言论,可能会影响到你们的事业发展,我想特别提醒。

李玫瑾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教授,警衔也比较高。她在访谈节目中指出,药家鑫的杀人,是下意识的行为,与弹钢琴密切相关。他拿着刀,内心不以为自己是在杀人,还以为自己是在弹钢琴。所谓杀人,就是为发泄他心中的愤怒和不满(笔者插评:TNND,是他把别人撞伤的,不知他有什么理由愤怒和不满?),而实施的“砸琴”行为。

同学们,听明白李教授的意思没有?她仿佛是说,你们弹钢琴的,天生就是杀手,不经意间,就会不自觉地用弹钢琴的手,提刀杀人。

按李教授的宏论,你们找工作,要杯具了。试问,有哪一个单位敢招一批“下意识”的杀手进来呀?

同学们,你们说这该如何是好?

当然,你们也不要太着急,肯定有人帮你们理论。比如,朗朗,那不是气得火冒三丈?作为一个高度知名的“下意识”的杀手,他以后还有机会进白宫弹琴吗?

同学们,其它就不想多说了。只要你们明白,药家鑫的杀人,不是网络游戏,而是极其残忍、卑劣和血腥的罪行,没有任何理由可以使他逃脱、减轻法律公正的审判和制裁。

希望你们也早日摆脱这段血腥的梦魇,平复心情,捕捉到正常的生活节拍,弹奏出美妙的音乐旋律。

此致。

网友:人民很苦

2010年3月28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