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血战朝阳镇


一、零下三十度,枪被冻住了

东北的冬天异常寒冷,气温有时会达到零下三、四十度。部队既要行军还要作战,困难可想而知。我们二支队刚刚进入东北,棉装不足,武器较差。尤其在严寒条件下如何作战,从指挥员到战士都没有经验。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十五日,我和战友们参加了攻打朝阳镇解放舒兰县城的战斗,那是一场令人难忘的、异常惨烈的战斗。

朝阳镇位于舒兰县西南二十多里,是舒兰县的旧城,人口近千户,是吉林通往哈尔滨的交通要地。这里的防御工事很坚固,有一道土夯的围墙,围墙上有五座碉堡,下面设有火力点。镇里有守敌九个治安队,兵力共有两千余人。由伪满县长亲自坐镇,警察署长指挥。

我军正告朝阳镇的敌人,共产党的军队要接管该镇,要求敌人放下武器。敌人依仗着兵力雄厚,装备精良,拒不投降,还扬言要与我军决一雌雄。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十五日深夜零点,部队出发,全支队两千多名指战员全部投入战斗。刚刚下过大雪,我们踏着吱吱作响一尺多深的积雪,向攻击阵地前进。此时正是温度最低的时候,气温已达零下三十多度。

一大队担任主攻,我们二大队担任佯攻。战斗打响了,当突击排向敌人阵地接近时,突然遭到埋伏在暗处敌人的射击。战士们立即卧倒,向敌人投出几颗手榴弹,炸死炸伤一片敌人。突击排趁势冲上去,占领了几处房屋。敌人发现我军的进攻,立刻用机枪疯狂扫射。而在此时,我军阵地却奇怪的寂静,没有枪声,没有战士们的喊杀声。战士们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步枪的机栓拉不开了!机枪卡壳打不响了!

敌人的机枪疯狂的扫射着,四班长受伤了,七个战士倒下去了。五班长胸部中弹,战士又倒下六个。六班上去了,全部中弹,只剩两名战士还能作战------。地面的雪被战友们的鲜血染红了!就这样,一个排丧失了作战能力。

指挥员又调来一个排担任主攻。重机枪上来了,掷弹筒也上来了。可是,重机枪刚打了几十发子弹,撞针就断了。掷弹筒的炮弹放进去后被冻住,打不出去也倒不出来----。

战友们不断地倒下,伤亡越来越大----。

支队首长调整了部署,发动强攻。我们二大队全部参加主攻。我们中队长一声命令:“上刺刀!”我和战友们上了刺刀,向敌人阵地发起攻击。“上刺刀”的命令就是要发起冲锋,与敌人白刃搏斗。当时的步枪是与刺刀分开的,刺刀平时装在刀鞘中,挂在战士腰上。部队在作战时没有命令是不能上刺刀的。现在有一些影视剧,常常出现战士们背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行军,这是不对的。

我们的炮弹终于在敌人阵地上爆炸了,机枪也响起来了。战士们边冲锋边投手榴弹,在我军强大攻势下,我们终于突破敌人的围墙,冲进了镇子。我和战友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一直往里冲。一把把耀眼的刺刀,在月光的映衬下,发出片片寒光。土匪被这种阵势吓傻了,纷纷举枪投降,有的撒腿就跑。

敌人这些“治安军”都是乌合之众,军事素质非常差,除了枪法好,其他的就不行了。敌人最怕的是拼刺刀,见到我们的战士端着刺刀冲上来,马上跪倒求饶。

敌人本来就是散沙一盘,已经被我们的气势压倒了。大部分敌人缴械投降了,但还有少部分在镇内的房屋中顽抗。我们冲进镇子后,逐个房屋的与敌人展开了巷战,敌人被分割成几块,被我们的战士压缩到一个一个的院子里。

我们排在排长带领下,包围了一座院子。大门很厚院墙很高,可能是个有钱人的宅院。敌人堵死了大门,从里面不停的向外射击。排长让我们班堵住大门,其他两个班从两侧往院墙里投掷手榴弹。十几颗手榴弹落到院子里,“轰轰…”的爆炸声夹杂着敌人的哭嚎声,从院子里传出。我把几颗手榴弹绑在一起,拉响导火索后投向大门。“轰”的一声巨响,大门被炸开。手榴弹的硝烟还没散去,全班战士端着刺刀冲进院里,敌人死伤一地,活着的只喊饶命。我们排肃清了残敌,押着俘虏走出大院。

天渐渐亮了,进攻朝阳镇的战斗也结束。经首长统计这次战斗消灭敌人千余人,还有一些残匪逃窜。我们解放了朝阳镇,部队还缴获了大批军用物资。

为扩大战果,追歼残敌,支队首长命令部队马不停蹄奔袭舒兰县城。接到命令后,同志们立刻整理行装,补充了弹药,迅速集合。中队长向大家说:“同志们,我们八路军的传统就是不怕疲劳,连续作战,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指导员挥舞着胳膊说:“我们早一分钟向敌人发起进攻,就多一份胜利的把握,出发!”

我们战斗了一整夜,没有饭吃,没有水喝。但是,同志们士气高涨,一路小跑的向舒兰县城前进。急行军的路上,有的战士在路旁的雪地里抓一把雪,塞进嘴里润润嗓子。有些用雪洗洗脸,提提精神再往前跑……

舒兰县城是个新城,因为有个火车站,县城就搬到这里。哈尔滨至吉林市和图们的两条铁路经过这里,地位非常重要。当时的县城很小,也没有围墙和碉堡。

二十里路,我们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赶到了舒兰。从朝阳镇逃窜出来的残匪及眷属,有骑马的,有步行的,有坐大车的,乱哄哄地往城里涌。这群残兵败将喘息未定,我们的部队就追踪到了城边。部队立刻发起了攻击,冲进城中。敌人一片混乱,已经不堪一击,基本没做什么抵抗,一部分被歼,一部分溃逃。战斗很快结束了,上午九点多解放舒兰县城。

这场战斗是二支队挺进东北以来,第一次较大规模的攻坚战。舒兰,也是我们解放的第一座县城。作战目标全部完成,打破了敌人的三县联防,意义重大。

但是,部队付出的代价是惨痛的。全支队每个中队都有伤亡。最痛心的是担任主攻的一大队一中队,牺牲三十四人,负伤数十人,还有几十名战士被冻伤。全中队二百人,最后仅剩四十多人。中队长和副指导员负伤,一名排长牺牲,班排干部损失严重。在开追悼会时,从支队首长到每一个战士,大家泣不成声。支队政委是位一九三八年参军的老八路,他悲痛地说:“朝阳一战,伤亡之大,是我参加革命以来第一次遇到的”。这么多战友倒在这块土地上,他们再也不会醒来。他们当中,很多才十七、八岁,有的刚刚参军还不到一个月。悲痛笼罩着全支队,大家几天都吃不下饭。

这次伤亡惨重的一个原因,是部队对于在严寒下作战缺乏经验,对武器的使用和保养没有经验。如战斗开始后,很多战士的步枪被冻住,拉不开枪拴。主攻排的轻机枪也被冻住,根本打不响。重机枪的撞针,由于天气太冷,变得很脆,没打多久就断了。还有掷弹筒,炮弹放进去后被冻住,打不出去也倒不出来。这些情况,严重影响了火力的发挥,致使我军伤亡增加。

后来,部队总结了教训,逐步掌握了严寒天气下如何保护武器,在以后的每次冬季作战中,很少再出现类似问题。然而,这都是我们的战友用流血牺牲换来的。


二、再战新立屯

解放舒兰后,我们部队进行了短暂的休整和补充。下一个进攻的目标是新立屯。

地处榆树县东南、舒兰县西北、五常县西南部的新立屯,是三个县的中心,是一个较大的镇子。驻有敌人三个中队,约三百多人。装备有五、六挺轻重机枪,盘据在十几个碉堡和几个大院内。镇子中心有一个很大的“烧锅”(造酒厂),周围有高大的围墙和四个坚固的碉堡,里面聚集了上百名敌人。这里同样是吉林通往榆树、哈尔滨的咽喉,我军必须夺取它。

十二月二十五日,上级派我们二大队向五常县城进发,并进行佯攻。敌人果然上当,急忙在五常之南的平安屯、山河屯一带布防阻击我军。其实,首长使了个声东击西的战术。夜幕降临后,部队立刻转向西进,来了个雪夜急行军,奔袭新立屯。

一百二十华里奔袭,我们走了一整夜。天亮后,部队马不停蹄继续前进,于下午到达了新立屯外。我们五中队迅速占领北面山头,大部队隐蔽在山的北侧。

战斗打响了,主攻中队突然出击,打得敌人措手不及,镇子里顿时大乱。我们的战士猛打猛冲,一口气打到了镇子的十字街口。我也带着战士们冲下山,冲进镇子。就在我们冲锋的过程中,我班战友王本礼倒下了。他是刘公岛起义的,天津人。镇子旁边是一条干枯的小河,河上有桥,敌人的机枪封锁了桥面,我们全班便从桥下冲过去。敌人发现后立刻向我们射击。我和前面几个战士都冲过河滩,王本礼却在那里犹豫。就在这时,一颗子弹击中了他,他牺牲在河滩里。那一幕很久都回映在我脑海里,在以后对新战士训练中,我常讲起王本礼牺牲的情景。在战斗中不害怕是假的,但是打仗时“你害怕,敌人更害怕”,战斗中更要在士气上压倒敌人。东北野战军后来推广的三猛战术“猛打猛冲猛追”正是体现了这种战斗精神。

我们的几个中队纷纷冲进镇子,敌人很快被包围在几个碉堡和那个“烧锅”里。对付这种碉堡和大院,我们最拿手的就是掏墙打洞、层层爆破的办法。因为我军很少重武器,攻坚战主要采用密集火力掩护,依靠爆破手送炸药包来消灭敌人。

部队发起了几次攻击都没有成功,支队长亲自来到前沿。经观察,这里的地形对我军非常不利。为避免伤亡,支队长命令停止攻击,部队只是监视敌人,等到天黑再打。

晚上十点进攻开始。打夜战是我军的法宝,夜色是最好的掩护。各班领了炸药包,数支突击队在我军密集火力掩护下,一个个炸药包安置在敌人碉堡下。“轰轰”的爆炸声,把一群敌人炸飞了天。最后“烧锅”大院和那些碉堡被炸毁,敌人被炸得血肉横飞。战斗进展非常顺利,很快全歼了守敌。

我和全班冲进“烧锅”大院,看到四处都是敌人的尸体,还有一些受伤的土匪在喊叫。活着的几个土匪,早已经举着枪跪在那里发抖。押走俘虏和土匪伤兵后,我们看到很多酒缸被打碎,满院子都是酒香味。战士们找来酒碗,每人舀起一大碗,“咕咚、咕咚”就喝下去了。大家一边喝一边说:“这酒味道很好啊”、“今天不错,打了胜仗,还有好酒啊”。今天的仗打得很痛快,酒也喝得很痛快。

这次战斗又有几个战友伤亡,一名副班长牺牲,刚从桓仁入伍的刘焕文也牺牲了。我中队副政委等十几人负伤。连续的作战,我和战友们对战场上的伤亡渐渐适应了。慢慢接受了战争的残酷。每天晚上中队点名,大家都在心里默默算着又少了谁……

战斗结束后,上级命令我们连夜向榆树县城挺进。几仗打下来,我们基本了解了支队首长的指挥艺术。就是长途奔袭,夜间行军拂晓进攻。连续作战,一仗打完立刻奔袭下一个目标。这样看起来部队要吃很多苦,同志们非常疲劳。但是,对于敌人却是出其不意的打击。部队伤亡很小,获胜的把握更大。很多次进攻,战士们用枪堵住敌人的被窝,胜利来的这么痛快,大家就把爬冰卧雪的艰辛忘到了脑后。

榆树县是哈尔滨的南大门,县城有围墙,共有四个城门。敌人有四百多人,主要分布在各城门一带。

新立屯到榆树县只有四十里,我们整整走了一夜,拂晓时来到城外。各中队隐蔽接近围墙,然后突然发起攻击。这次我们大队机炮中队的小炮发挥了威力,向县城南门一阵猛轰,摧垮了南门和敌人的工事,当场炸死两名敌人中队长。战士们纷纷越过围墙攻入城内,守敌被打得措手不及,来不及抵抗,仓皇后退逃往北门。其他守门的敌人,一枪未放四处溃逃。

各中队协同作战,穷追不舍,大获全胜。战至上午九点战斗结束。这个仗打得干脆利索,很多敌人又是在被窝里就当了俘虏。

我们发挥我军的传统,不怕疲劳连续作战,使敌人防不胜防。敌人做梦也没想到我们已经打到他们的门口,所以取得了很好的战绩。

打扫完战场,我们接到命令,把榆树县城交给吉林独立支队,部队继续向东前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