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左 向右


夏日的雨后,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繁杂的街道,有人笑着擦肩而过。带起的风掀翻了我飘逸的头发,某种心绪,就在这一刹那的怔愣间,潜滋暗长。

他们的快乐是他们的,而我只模糊着我的微笑,站在自己的高塔里,踮高了脚尖,好奇地张望。他们在走着他们的路,向前或向后,向左或向右。风云际会,也只是惊鸿一瞥。

来去匆匆。这一生,有谁不是谁生命中的过客?各人在各人的舞台上,扮演着自己戏中的主角;除了自己到底谁还会成为谁命中注定的主角?

耳边飘过水木年华的《中学时代》:“穿过运动场让雨淋湿,羞涩的你,何时会孤寂;躲在墙角里偷偷哭泣,我亲爱的你,有谁会懂你......”我会心的微笑。

总是喜欢清清浅浅地笑,心思全缚在谦卑的笑里。就像是那只小小的白虫子,一面抽丝,一面结出厚厚的茧,幽闭着自己的情绪,躲在壳里,以自己的方式取暖。

人,都有或多或少的自闭倾向。这个世界就像一个大屋,隔了重重的门,彼此融合,又相互隔绝;只是有的门易开;而有的门,找不到钥匙,只是苦笑着,锁一辈子。

于是,心安理得地让自己的心结茧,不敢奢望,哪年哪月的哪个季节,会有谁,肯让我做回真正的自己。只好在滚滚红尘的背景下,假装无欲无求着,热闹着又孤独着,快乐着又凄凉着。

其实,对于不在乎的人与事,争与不争已没有意义

我们一生中会遇到很多人,有的是流星,有的是恒星。没有必要把流星抓地牢牢的。有太多的过路人,从我们身边匆匆走过,就像流星刹那划过天际;但当自己拥有了那几颗仅有的恒星之后,再想想那些曾经的流星,应当可以笑着流泪了。

真的,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向左或向右,你记得也好/最好是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徐志摩)。

不是我生性冷漠,我只是想好好地把握,我一生中少数几个的永恒。


本文内容于 2011/3/29 10:54:12 被月光下淡淡烟草味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