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位四野老兵的回忆录节选:我的第一次战斗

赵肃 收藏 10 18601
导读:第十四章 我的第一次战斗 我参加的第一次战斗,是一九四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攻打松花江北岸的乌拉街。这是我们二支队进军东北以来的第一场战斗。 二支队奉命由吉林市附近向北挺进,消灭沿途的敌人,打通至哈尔滨的道路。遇到的第一个敌人,盘踞在距离吉林市以北六十多里的乌拉街。“里”在这里指的是华里,等于二分之一公里。在那个时候,中国的老百姓都习惯用“里”来度量距离,而不像今天大家都用公里表示距离一样。还有历法,中国人用的是农历,就是人们常说的阴历。现在人们都使用公历,既是阳历。这些都是不同时代的东西。 自从

第十四章 我的第一次战斗


我参加的第一次战斗,是一九四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攻打松花江北岸的乌拉街。这是我们二支队进军东北以来的第一场战斗。

二支队奉命由吉林市附近向北挺进,消灭沿途的敌人,打通至哈尔滨的道路。遇到的第一个敌人,盘踞在距离吉林市以北六十多里的乌拉街。“里”在这里指的是华里,等于二分之一公里。在那个时候,中国的老百姓都习惯用“里”来度量距离,而不像今天大家都用公里表示距离一样。还有历法,中国人用的是农历,就是人们常说的阴历。现在人们都使用公历,既是阳历。这些都是不同时代的东西。

自从部队渡海挺进东北以来,基本没有遇到过大股敌人的抵抗,也没有进行过较大规模的作战。部队里大多数是参军不久的新战士,没有参加过真正的战斗,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尽管参加八路军已经一年了,除了训练中的打靶之外,还没真正打过枪呢。

但是,我二支队的首长,和很多大队、中队干部,还有从山东老兵团来的老战士,他们可是身经百战,熟练掌握我军战略战术,具有很高指挥能力的中坚力量。

当时的东北,国民党军队尚未进入,蒋介石正在调兵谴将,准备向东北进犯。我军也在调集部队抢占东北,二支队就是进军东北东部地区的先头部队之一。此时指战员们面对的敌人,还没有国民党的正规军,主要是伪满州国的旧军人、警察、特务、土匪等组成的五花八门的“先遣军”、“自卫队”、“保安队”等。他们在日本鬼子占领东北时期,帮着日本人欺压老百姓,作威作福。日本投降后,他们抢夺日本军用仓库,获得了大量日军装备,拉起了队伍,抢占地盘,称霸一方。他们都是当地人,对环境十分熟悉。虽说不是正规军,但装备精良,地形熟悉,很多都是老兵痞子,战斗力是很强的。国民党派出大量特务,收编了这些武装,又给番号又授军衔。支使这些先遣军配合国民党军队的正面进攻,同时破坏我军根据地建设。

乌拉街是吉林市北松花江边的一个重要集镇,坐落在松花江北岸,有一座江桥连通南北,是扼守松花江的天险和水陆交通的咽喉。

据守在乌拉街的敌人,是个国民党的“先遣军”部队,是附近地区拼凑起来的反动武装,为首的几个都是大地主、伪警察署长等,有三百多人。

二支队首长先给敌人送去一封劝降信,说明我军要接收乌拉街,建立人民政权。要他们接受改编,如若顽抗,则自取灭亡。敌人拒不投降,以为凭借松花江天然屏障,完全可以阻挡我军北上,并叫嚣:“这里是松花江天险,除非天兵天将,谁也过不来!”

根据敌情,支队首长决定采用夜袭攻击敌人。

二十七日夜幕降临后,参战的二支队二大队千余名指战员,悄悄向江边集结,很快进入了攻击位置。指挥战斗的是二大队大队长连城和政委曲波同志,曲波就是《林海雪原》的作者。

第一次参加战斗,我既兴奋也紧张,既期待又有些彷徨。毕竟是第一次,没有一点实战经验。中队长和指导员,和参加过战斗的老同志,都鼓励战士们。还给大家讲述他们第一次参加战斗的经验。经过参军一年来的练兵,我和战友们已经掌握了射击、投弹、刺杀等军事技术。也掌握了我军的传统优势“近战、夜战”。在班的进攻战术、连排的进攻战术方面都取得了良好的成绩。战友们在期待着实战,期待着为人民杀敌立功。天气很冷,寒风裹着江面的水气,吹在战士们的身上、脸上。战友们对参战的兴奋和火热的激情,好象并没有受到寒冷的袭击,只是全神贯注地紧盯着对岸的敌人。

战斗发起前,支队首长派出了两支偷袭突击队。一支乘两支小船偷渡过江;一支由十几名身体好水性好的战士,武装泅渡。两支突击队突袭敌人的桥头阵地,占领大桥,接应大部队过江。

已经过了二十八日的凌晨,突然两声枪响,打破了寂静的夜空。原来是我军奇袭分队的两条渡船,在接近松花江对岸后被敌人发现。

战斗打响了,偷渡立刻变成了强攻。偷渡分队的船上,各种武器一齐向敌人的滩头阵地射击;江南岸我军的轻重机枪、迫击炮等像狂风暴雨似的飞向敌人;我军另一支泅水过江的突击队也到达了对岸,一阵手榴弹炸倒敌人一大片。在我军强大火力攻击下,敌人南岸的桥头堡很快被消灭。北岸敌人在我军三面火力攻击下,立刻瓦解。

部队发起了冲锋,我和全班十几个战士随大部队迅速跑步通过江桥,向镇子发起攻击。乌拉街有东西南北四个寨门,南门敌人火力比较强,我部先对东门攻击。我和战友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边向敌人射击,边向镇子的中心十字街口冲击。

整个乌拉街到处是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我军的突然进攻,使很多在睡梦中的敌人被惊醒,他们混乱地仓促应战。我们只遇到少数敌人的抵抗,就冲进了镇子。这时,战前的紧张情绪已经一扫而光,大家一心只想着迅速消灭敌人。

我们全班冲到一个院子门口,有一个敌兵在向外探头,发现有人影,虚放了一枪,转身往院子里面跑。战士们跟着冲向院子,在我身后是班里的排头兵林成吉,他人高腿长,抢在敌兵之前踢开了房门。只见屋里有二十多个敌兵,已经乱作一团。在“缴枪不杀”的震慑声中,惊慌失措,一个个只得举手投降。

战士们押着这些惊魂未定的俘虏,扛着缴获的武器,得意地走出院门。排长让我们把俘虏交给看守部队,然后继续向别的院落搜索。

整个乌拉街镇,到处是“缴枪不杀”的喊声和稀疏的枪声。敌人有的被堵在院子里,没有还手之力;有的在街上乱跑,像是无头的苍蝇。经过大约半个小时的巷战,大部分敌人被消灭。

有一股敌人在镇东南角的药王庙进行顽抗,火力比较猛,可能是敌人的指挥部。部队立即包围了这股敌人。这时东方已经发白,可以看到大庙四周有高大的围墙,围墙上布满了射击孔。

担任主攻的分队,战友们凭借着南墙外面一段残缺不全的土墙作掩护,迅速向大院的墙根移动。在距南墙五、六十米处,被敌人的密集火力压制住,情况十分危急。中队指导员李生修同志来到主攻班阵地,夺过通讯员手中的“三八式马枪”,以跪射姿势向敌人射击,一连击毙几个敌人。突然,敌人的一发子弹射穿了指导员的喉咙,他应声倒在地上,鲜血不断从穿孔处往外冒。排长命令三名战士将指导员抬下阵地。当时部队装备很差,既没有急救包,也没有任何药物。因流血过多,指导员不幸牺牲在阵地上。

指导员就活生生地牺牲在大家眼前,战友们一下被激发起了复仇的火焰。排长一声令下:“冲啊!为指导员报仇!”,我们全班一跃而起,直奔南墙角下,进入敌人射击的死角。趁敌人没有注意,由高个子排头兵当人梯,第一个战士翻越墙头跃进庙内,战友们一个接一个地抢着翻过墙头。等到敌人发现,将火力转向墙头的时候,全班一个不少地都跃进大庙,并占领了大殿东侧的矮土墙。敌人龟缩在大殿内慌了手脚,拼命向外射击。我们和敌人对峙,一边向大殿里射击,一边向敌人喊话叫其投降。这股敌人十分顽强,不停地向外射击。我对大家说用手榴弹炸他。几颗手榴弹飞向大殿,随着“轰!轰”的爆炸声,殿门被炸飞了。又是几颗手榴弹飞进了大殿,爆炸声、哭喊声乱成一片。趁着手榴弹的硝烟,我和战士们迅速跃过土墙,冲进了大殿。有一个土匪正要向我们开枪,我赶忙举起枪,一枪把他击倒。

大殿里到处是敌人的尸体,一些受伤的敌人躺在地上发抖,几个活着的敌人跪在地上举着双手投降了。这时,其他几间房子里的敌人也被消灭,枪声渐渐消停,战斗结束了。

整个战斗,除少数敌人逃窜,其余全部被我军消灭,敌首被活捉。缴获各种枪支300多支,还有不少弹药和其他物资。

我们全班无一伤亡,击毙敌人多名,还抓了不少俘虏,缴获了很多武器。首战告捷,对我和许多第一次参加战斗的战友,感到非常振奋。

此次战斗,我中队的指导员李生修牺牲了,全大队还有数名战友伤亡,这使战士们非常悲痛,也让我们感受到战争的残酷。昨天还在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今天就牺牲了。初次参战的我们,从感情上很难接受。

……

就在我们二大队酣战乌拉街的同时,支队参谋长王云舞率领一大队奔袭溪浪河和白旗屯。

溪浪河离乌拉街四、五十华里,是吉北平原的一个小村庄,居住着一百多户农家,敌伪军在那里驻扎着治安队。我军急行军奔袭,前卫排仅仅不到三个小时,天不亮便赶到了溪浪河。此时,敌人哨兵还在打瞌睡,谜迷糊糊就当了俘虏;一大队的战士们迅速包围了敌人驻地,当战士们冲进敌人的住房时,一个个还钻在被窝里的敌人,面对着明亮的刺刀,只有乖乖的投降。就这样五十多名治安队员,统统作了俘虏。一大队一枪未放,兵不刃血,便胜利的解放了溪浪河。

留下少部分人押解俘虏,向群众做宣传工作,大部队马不停蹄地直奔白旗屯。

白旗屯距乌拉街七十余华里,是吉北舒兰县的一个大集镇,地处长春、吉林、哈尔滨三大城市的交界点。以伪满警察署长治安队长赵士英为首的“先遣军”,纠集舒兰、榆树、五常三个县的治安军,近七百人。驻地都有高大的围墙,四角筑有坚固的碉堡。支队首长命令一大队和警卫中队跑步行军,一鼓作气,强攻白旗屯。

各区队按照分工迅速包围敌据点,向敌人发起猛烈进攻。敌人工事坚固,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刺杀英雄刁宪吉,在与敌人进行巷战的拼杀中,一连刺死十个敌人;就在他抽出刺刀,将要转移阵地时,被一颗流弹击中头部当场牺牲了。警卫中队的宋指导员在也战斗中牺牲。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敌人终于败下阵来。

白旗屯战斗,我军生俘匪首赵士英等二百余人,击毙击伤敌人二百余人,击溃逃窜一百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我军牺牲了一名指导员、一名刺杀英雄,还有几名战士。

二支队一天之内连攻敌人三个重要据点,三战三捷,检验了部队的战斗力;振奋了全体指战员的士气;也让吉北、哈南地区的敌军刮目相看。


攻占白旗屯后,我们中队随同大部队进驻了该地区,按照上级命令,在白旗屯一带做短期休整。

部队在这里补充人员补充装备;教育处理被俘人员;组建临时医院,救治伤员;开仓放粮,救济贫苦的老百姓;总结首战经验,侦察了解敌情,为下一次战斗作好准备……

三个据点的俘虏集中到白旗屯,约有五、六百人。他们开始很害怕,低着头不敢说话,怕我们杀了他们。看到我们的战士不打骂,不搜他们的腰包,还管他们饭吃,情绪慢慢稳定了。他们听了我党的俘虏政策,了解了八路军的性质。开始大着胆子和我们的战士说话了。有的说“人家是从关里来的八路军,怪不得打仗那么厉害”“人家连小日本都打跑了,我们哪是对手啊”••••

这些土匪,大部分是附近的村民,他们多是被迫当了土匪,或是被匪首欺骗。俘虏们大部分年纪大,对八路军缺乏认识,都要求回家,领了路费高高兴兴回家去了;也有少部分是劳工出身,不得已为匪徒卖命,受尽凌辱,他们愿意参加人民军队,在以后的战斗中,他们表现得很勇敢。

这是我们第一次处理俘虏,效果非常好。大部分俘虏走的时候都保证说:回家好好种地,保证再不当土匪,再不与八路军为敌了。

开仓放粮在当地产生巨大震动,街上到处张贴着开仓放粮的布告。乡亲们开始不相信军队会发给他们粮食。自古以来,只有军队抢百姓的粮食,没见过还粮于民的。看到我们把一袋袋粮食发给老乡们,他们离开奔走相告,男女老少提着布袋,纷纷到粮仓去领回被匪徒夺去的粮食。老乡们纷纷说:“这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关里来的八路军给老百姓放粮了。”“我活这么大年纪,没见过这么好的队伍!”,当年开仓放粮的事,一直到现在,还有很多老人记得。通过这些事情,当地的老百姓认识了八路军。我们部队也因此得到百姓的拥护。

进入新区,上级对部队的纪律更加严格,要求指战员们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发扬老八路的优良传统。其实,给房东挑水、扫院子、劈柴火……这些做法,在新区是最有效的。不出一天,老百姓就了解了我们,很快就建立起鱼水般的军民关系。我们每到一个新的地区,总是老乡们先害怕,再惊讶,后感动,很快就成一家人了。道理很简单,老乡们没有见过为百姓做事的军队。有时老乡们问我们“为什么要帮他们扫院子”,我们的战士会说“我们到家了,看到院子脏了,该扫扫了”,“家里水缸的水不满,该挑一些了”。简单的语言,简单的事情,却真的打动老百姓的心。这就是我军的法宝,什么是人民子弟兵,就是体现在这些小事上。

打土匪,助百姓,纪律严明,很快树立起八路军的形象。大量的青年农民要求参军,部队得到壮大。

经过半个月的休整,部队的体力得到恢复,装备得到更新,兵力得到补充。几仗打下来,缴获了大量的装备。土匪的装备比我们的好多了,他们是从日本军用仓库里抢来的,很多枪都是新的。他们的重武器也多,各种火炮,轻重机枪,掷弹筒等。现在都装备了我们,部队的攻坚能力大大的增强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