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防务评论月刊」创办人兼总编辑平可夫今天表示,日本自卫队这次处理福岛核电站事故行动迟缓、延误最佳救援时机,导致核灾扩大,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平可夫指出,任何核电事故,降低炉心温度是最为首要的任务,必须争分夺秒。


他说,3月14日上午,福岛核电3号机发生氢气爆炸,保护顶被掀开,这时首先应从空中投放冷却水,由自卫队完成这一使命,但遗憾的是,直到17日上午9时54分,自卫队的2架CH-47运输直升机才开始动作,从空中向第3、4号反应炉降水。


平可夫又说,CH-47在接近100公尺以上的高空,慌慌张张以慢速飞行的方式实施降水,明显大大偏离了目标。而且卫队在整个福岛核电站事故期间,在空中洒水不超过1次。


他批评自卫队白白浪费救援时间,如果当时就採取24小时不间断地空中洒水、降温措施,福岛核电事故就不会发展到现在的灾难性后果。


平可夫曾经3度採访苏联车诺比核电事故空中总指挥、当时的基辅军区空军参谋长尼古拉.安东什金(Nikolai. Antochkin)上将。


平可夫表示,日本自卫队在福岛核电站事故中的表现,与当年苏军的大无畏英雄气概形成极为鲜明的对比。


安东什金指出,在车诺比核电事故发生后的第3天,他率领80架直升机赶到现场,所有的直升机飞行员都深知自己的危险和义务,他们完全知道核辐射的危害性,但飞行员没有一人退却,直升机以停机方式,把一袋袋水泥往下投放。


安东什金说,他身为将军亲自飞临200公尺高空实施全面指挥,直接向莫斯科而不是基辅军区汇报。有些飞行员1天飞越反应炉33次,空投水泥的高度有时低于20公尺,导致27名空军人员为此付出了生命。


平可夫指出,在车诺比事件中,总共动员了10万苏联军队后备役,包括最为精锐的防核辐射部队,而在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救难期间,几乎没有看到日本自卫队防核部队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