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


“干什么呢!退后退后!”在她即将越过警戒线的时候两名卫兵立即冲过来迅速拦住。

“我要进去……我一定要进去,我的儿子和丈夫都在里面……我要去救他们……别拦我,你们别拦我……”那妇女大声嚷嚷着情绪甚是激动隐约有点啜泣起来,怀里的孩子也吓得咧了几下小嘴,随即也大声的哭喊着要爸爸。

“现在里面不能通行,里面有瘟疫。进去的话就肯定会被感染……请退后!我们正在封锁。”一名士兵虽然耐不住性子却还是细心和气的向那名妇女解释。

“封锁?你们说什么?你们要把我的儿子和丈夫关在里面……不行,我要儿子……求求你们让我进去……我要我的儿子啊,他今年才五岁大……刚开始上小学,我书本都替他领好了,就等今天上课啦……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把他救出来吧,他还小,他才五岁啊……”那妇女情绪甚是激动当下跪坐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起来。士兵的眼神有些黯然,现场大多数的军官都有些无措起来,确实如此,像这种情况也就仅仅只是数万人民众的一个缩影,病毒横行的隔离区,不知还有多少无依无靠孤苦伶仃的儿童不知下落。

她这一哭不要紧,其余人群中有亲人还被困在禁区的群众也开始骚动起来,场面有些失控,多个人民已经冲破了防卫线,陆续不断的向进去里面涌去。

“妈的!怎么搞的……”路少将低声怒骂一声,一边走一边夺过卫兵的无线电:“通知三连速速过来支援,307地区出现人员骚动,场面失控……”

赵部长也是一阵心惊,周围的群众虽说比之前要少了一点,但现在的数目保守估计也得数千人左右,这些人一旦骚乱起来也确实是有点让人头疼。特别是在这种特殊阶段,一旦处理不好现场局势,人民的情绪就会爆发起来,到时候,不仅仅封锁计划的实行受到阻碍,恐怕还会引致病毒的扩散加快到封锁区域线内,届时,整体的形势就变得十分危急了。

当下立即叫来士兵拿来大喇叭站在一辆军用吉普的座位上开始大声劝说起来:“群众们,大东区内发生恶性流感瘟疫,现在事故原因正在调查,瘟疫传染的很快,并且十分危险。为了大家和更多人的安全,请迅速散开,各自回到家中等待命令。我们正在封锁现场,保证病毒不会扩散到其他区域……请大家相信政府,相信党。我们一定会尽到最大努力把被困人员解救出来……”

起初群众们还耐心听着,听到后来却明显有人高喊了一句“什么叫被困人员?简直是扯淡!”立即现场又陷入混乱状态。几名士兵还被多数的人员踩着身体走了过去,有的还失手开始打了起来。现场局势一触即发,路少将也头疼起来,又拿起无线电催促起来。这种情况他一生中也遇见不了多少次,人民集体爆发抗议反动行为,又不能向群众进行伤害,除了投掷眩晕弹和催泪弹也确实没有其他好的办法。他大手一挥,毅力有数名武装士兵掉换掉火力弹夹,安装上专用的催泪弹。“准备!”陆少将命令一下,几十名士兵们齐齐的开始上膛。

“喀喀喀喀喀喀……!”一连串刺耳的机枪声,现场的士兵都下意识的迅速俯身警戒起来,群众里面的大多数人也反应过来也迅速爬到地面上抱住脑袋。两秒钟后终于有人忍不住大声呼叫起来:“不好啦……政府打死人啦……”这一喊不要紧,四周围冲的人民群众里面一阵尖叫声和哭喊声,立即四处散去,各自抱头乱窜。陆少将看看乱哄哄的场面一阵火大的臭骂道:“是实弹!谁开的枪!找死么!”

人员散去之后,隔离区外,一名年轻的穿着暴漏的女人正单手握着一把95式突击步枪笔挺的站在那里,枪口朝天,还冒着几缕青烟。脚边正躺着一名挣扎不起正捂住肚子躺在地上呻吟的武装士兵。

负责警卫的队长先是一阵心惊,刚要开口说要射击的时候却又感觉眼前这女人甚是脸熟,沉寂约有两秒钟才恍然想起一个人来。转过头吐吐舌头对着陆少将说道:“是将军的女儿,李冰嫣……”

陆少将也干愣了一下,却还是很不顾面子的推过一旁正俯到自己身上的卫兵。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冲着李冰嫣说道:“冰嫣啊,你怎么来这种地方……”李冰嫣随手把手中的枪械仍在那名士兵的身上,有些随意的慢慢走了过来,眼神中依然是那种数不尽的冰冷的寒气,动作依旧是那样的潇洒和干脆,口气也是同样的直接:“我要进去。”

路少将又是一愣:“去哪里?”

李冰嫣不再说话,有些不太尽然的朝着禁区里面扬了扬脑袋。

陆少将明显一惊,在她身边和气的劝导:“冰嫣啊,不是我做长辈的说你,你爸现在不在。你可别这么胡闹下去……里面可都是病毒携带者,万一出了事……我可负责不了你的安全啊,现在里面的人包括警察在内都被隔离了。再说,你进去干嘛?”

李冰嫣静静地听着,良久才抬起头来。很不礼貌的随手伸进陆少将的左胸口,把一盒中华烟拿了出来抽出一根给自己点上。又很不客气的把整盒烟塞到自己后短裤兜里。

陆少将干咳两声有点尴尬的朝着两边不自然的望望:“别让你爸看见,没大没小的……呃,呃。”

赵部长也瞬间有些哭笑不得,实在想不出堂堂的李上将怎么会生出这么一个性格怪癖的女儿出来。也不便再说些什么,静静地走在一边看着慢慢砌起的围墙,又有点担忧的听几句各部门的行动进程。

“我刚从里面出来。”李冰嫣静静的说道。

陆少将本能的退后几步,眼神中充满惊恐的望着她:“你……你说什么?你刚从那里面出来?……”

“放心,没被感染。”

陆少将才尴尬的恢复常态,又诧异的问道:“怎么出来的?现在怎么又想进去?”

“出来的时候没人拦,自然简单。可现在,我要你的通行令。”

陆少将又惊疑的看着她,李冰嫣知道他的疑问,随口说道:“我里面有朋友,我得回去救他。”

“朋友?听我说,冰嫣啊,你把你朋友的信息都告诉我,我派人进去把她救出来不就得了……没必要你去犯这么大的险啊……”

李冰嫣冷笑一声,眼神中无尽的清冷紧紧地盯着陆少将:“这件事情,你们管不了。”

陆少将再次愣住,李冰嫣却没给他反应的机会,甩头就朝着隔离区内走了过去,还不忘留下句话:“回头给我爸说声,叫他不要后悔……”

陆少将也懒得听她说了什么,眼看着李冰嫣就要进入隔离区。一旁的把守的卫兵本能的把手中的步枪抬了起来:“上级有命令,未经许可,任何人禁止入内。”

李冰嫣微微顿住,回头望了一眼正盯着她看的陆少将:“让他们闪开。”

陆少将显然不会答应,连声奉劝:“别胡闹了冰嫣,我让人送你回去……”

李冰嫣又是一阵沉默,看了看眼前全身武装的数名士兵,良久终于泻下气来,慢慢的转过身。陆少将得意的转过身,正想松口气,心说终于拦住了这位难伺候的大小姐的时候。身后传两声扑通声响,三名武装士兵一个摔倒在一旁,脸上一个明显的娇小鞋印,另外两名都扬身躺在地上,正在挣扎着起身腿上的手枪都不翼而飞。而李冰嫣已经一闪身躲进隔离区内数米远的拐角处,隐约传来一声模糊的叫喊:“陆叔叔,你太小看我了……。”

留在现场一大堆人傻傻的顿在那里,良久才有人烟口吐沫,不自然的吞吞吐吐:“她……她什么时候出的手?”没有一个人回答他,因为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动作就是那样快,快到连三名全身武装的士兵都在瞬间被她轻易的干掉。以至于连赵部长也扬起一丝古怪的神色,迟迟反应不过来。陆少将明显也是一阵发愣,顿过来的时候才狠狠地跺几下脚,拿起无线电开始通知内防的士兵:“内防所有官兵注意,一定要拦截下一名20左右年轻的女孩。她现在正向你们的布防走去,拦下她后立即送到外围防线,不准伤害她……”

转过身,赵部长看了一眼手表。略微一阵迟疑还是走在一边拿起电话拨通了熟悉的号码:“黑鹰报告,是否正常?”

电话那边传来低沉的回应:“黑鹰答复,一切正常。”

赵部长略微安下心来,又不忘说道:“注意侦察,完毕。”

“收到,完毕。”


天空有些昏沉,似乎有下雨的前兆。气氛压得人们不过气来,连续不断发生的事故让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不敢松懈,天空中的鸟儿越来越少,街上的行人稀稀两两,一切都异乎寻常的压抑。就好像世界末日的来临,也不知过了多久,无线电里传来市区紧急疏散的命令,接着就是食物限期发放和供电措施暂时停工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