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农民工婚恋问题: 难以言说的“隐痛”

城市中的爱情看上去有些“高不可攀“,在家乡寻觅那个“她”也并非易事……


新生代农民工“情归何处”?


过去几载与城市女孩的恋爱“征战史”都以失败告终,挑战着来自陕西农村的农民工武强寻找城市爱情的勇气。虽然如此,他现在最大的理想,依旧是继续寻找一位城市女孩为伴做妻。


武强已过而立之年,中专学历,目前没有固定职业。他长期在城市打工,已和农村姑娘没有共同语言,却与城市女孩相处愉快,这让他一直坚定要找一位城市伴侣的目标。然而,他却发现,将理想转变为现实,是难度太高的一件事。他告诉记者,日益不稳定的婚恋问题不但深深困扰着他,还有他的众多工友。连日来,记者通过对一些农民工婚恋经历的采访发现,新生代农民工的婚恋问题已经成为普遍存在的社会难题。


找个结婚对象咋就这么难?


城市中的爱情看上去有些“高不可攀“,在家乡寻觅那个“她”也并非易事。


在北京做装修工人的王鹏每年春节回一趟家,热心的邻居、亲戚和红娘都忙着给他介绍对象。他跟对方还没完全熟悉,就又背上行李回到打工的城市。想念时,他们只能靠电话和网络互诉衷情,半年甚至一年也难见一面,于是,最终渐渐失去联系。


王鹏曾想带上女友一起外出打工,这样就要求两人能在一个城市或一个单位,可现实情况难如人愿。王鹏每天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屋外是繁华的都市夜色,屋内却是日复一日的独身蜗居生活。


目前,新生代农民工已经开始大批步入婚嫁之年,伴随社会结构与观念的嬗变,他们滋生于城市生活土壤中的婚恋爱情经历已经迥异于上一代农民工。当他们的物质权益保障日益引起重视时,他们的精神世界凸显出的问题也开始浮出水面。


记者随机采访一些农民工,多数人认为打工生活最重要的并不是累,而是空虚寂寞。这种现实的生活状态严重影响了他们的正常择偶。


刘天宇2000年来北京某印刷厂工作,如今已经30岁,至今没有成家。虽然在京工作,但他的工资待遇并不高,每月仅3000多元收入,除了给家里寄点外,剩余的钱只够自己开销。他也想在老家找个对象,可两地分居并非他所愿,带到北京开支又太大,因此婚姻的事情只能一拖再拖。“找个对象咋就这么难?”


女性农民工同样存在这样的困扰,29岁的陈美兰在一家台资企业上班,月收入3000元,在城市已经生活6年。现在,对于“奔三”的她来说,结婚成家成了最大的烦恼。“在城市里,我这样出身的女孩子其实很难找到如意的对象。”因为农民工的身份,她有些自卑:“但是让我回到农村找个对象也不行,没有共同语言和爱好。今后的家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建筑业、加工制造业——这几乎是新生代男性农民工的就业首选。这些工作脏、累、苦,工资待遇不高,风险大,也难以获得与女孩相处的机会。


而在一些玩具加工业、电子产品组装服务业、纺织制衣业,新生代女性农民工成群结队。职业搭起的围墙同样束缚着这些青春萌动的新生代农民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