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排着队逐一接受辐射水平检测的人,个个穿着一式一样的运动衣裤,原来的衣物装在手上的透明胶袋内,不少人一脸鬍根,形容憔悴,有明显眼圈眼袋──这群福岛勇士终于首次接受了传媒访问,对于救灾,他们不言退,但坦承「满心忧虑」,「一直都很怕」。无名英雄都有血有肉有惊恐,但都大无畏勇于救灾,偏偏政府救灾无能,有福岛救援人员指政府延误救灾,让福岛灾民吃不饱睡不暖,每日平均约有 14人饿死。

数百名福岛勇士,分成 50人一组,轮流进出受损厂房,冒死在高辐射环境下参与抢救,深获日本以至全世界的人敬重,但这些默默贡献的「无名英雄」,都是有血有肉的人,在风险不明的环境下冒死工作,不知道是否能再和家人团聚。

「当时漆黑一片,我们只靠额前的灯光,看到反应堆冒烟冒蒸汽。」奉命为 3号反应堆灌水的东京消防员福留,接受英国《星期日电讯报》专访时说,接令往福岛时,已是晚上 11时。「我告诉妻子被派往福岛,她很惊恐,但她随即强装镇定,着我小心,她明白这样会令我好过点。」

前头是生死未卜的危难,福留和同袍没有想过抗命,都默默无言。「车上大家都很沉默,大家都满心忧惧。」抵达核电厂现场后,才惊觉情况比预期更糟糕。「四周都是瓦砾,渠沟盖都起出了,道路不通,我们要摸黑捧喉到海边取水。」他们只有氧气筒,没有防护衣,大家不断高叫加油互相鼓励。「喉管终于有水射出,大家不约而同欢呼。」

福留说肯定自己受过辐射污染,但他不怎麽担心。「我们当值 26小时后,淋浴更衣,尚有辐射,但水平可以接受。」他带着微笑说:「我觉得我不会有事。」

不是人人像他乐观,泊在核电厂附近磐城市港口的航海训练帆船「海王丸号」,原来是福岛勇士吃饭、淋浴和稍事休息的地方。但食堂内异常安静,人人默默吃咖喱,啤酒也不喝,气氛沉重。

说到眼前重任,记者最常听到的答桉是「黑暗」和「恐惧」。工人田村说:「厂里很黑,在那样的环境下工作真可怕,令我觉得很没安全感。」像消防员一样,大部份工人都只有氧气罩和普通化学保护衣,上周就有三名工人辐射水入靴,他们今天(周一)会转往普通医院诊治。

田村的同事也说:「很恐怖,我一直都很怕。」但他坦言,明白他们的工作必须有人做:「这是令我继续下去的原因。」大家的心愿就是希望早日以跟家人团聚,因为他们自从参加抢救以来,只能跟家人互通电邮。「我很想快些见到妻子和父母。」

福岛勇士勇赴国难,但政府却未能好好照顾他们的家人和其他灾民。福岛勇士当中,许多人都在地震海啸中失去家园,家人要栖身在收容所,但有收容所工作人员指,灾后超过两周,政府赈灾物资仍未至,灾民仍然捱饿,「每人每天只有一个饭糰,没有热食和清洁食水」,每日约有 14人活生生饿死。

电邮是由在福岛协助灾民的消防队长,向在港朋友发出,他在电邮中指收容所目前急需药物和食物,他和灾民「很快就支持不住了」。获转发该封电邮的香港灾后心理辅导协会总干事杜永政指出,绝望的灾民犹如「等死」,精神几近崩溃,不排除灾区随时出现集体自杀事件。

杜永政表示,当地灾民先后经历地震和海啸,部份人更要承受丧亲之痛,加上目前核辐射危机仍未解除,他们精神已受到严重打击。该协会将于下月 14日至 18日远赴福岛灾区,为有需要的灾民进行心理辅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点击率超1万,奖励50工分,谢谢您对国际论坛的支持!

本文内容于 2011/3/29 12:04:43 被st95522227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