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大明夜 权力大洗牌 38准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天启元年二月二十四。

这几中国堂之上很安静,往常那些言官没事就寻思着找其他党派的麻烦,但现在不同了,上面的大佬们发话了,所有的人都老老实实的该干嘛干嘛了,朱由校发现没了那帮言官整天鸡飞狗跳他所批阅的奏折数量上少了将近一半,这让朱由校大感轻松。

整个京城现在是暗流涌动,朱由栩和朱由检也整天往外跑,没了他们两在身边朱由校感觉有些寂寞。

晚上地时候朱由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影月轩,刚进门就看见朱由检也是一脸疲惫的躺在地毯上和朱由校一起听孙承宗讲边关趣事,看见朱由栩进来之后孙承宗站起身行了个礼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就像朱由校告退了,朱由校也想知道这几天朱由栩的进展就让王安送孙承宗出紫禁城,送走孙承宗之后朱由栩也躺在了自己厚厚的地毯之上。

朱由校看着自己两个弟弟一脸疲惫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整个影月轩进入了难得的安静时刻。

冬姨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饿了吧,你们两个一出去就是一天,在外面也不好好吃东西,你们现在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饿着。”

朱由检爬过来打开食盒拿出里面食物也不顾自己亲王的身份,很没规矩的就伸手去拿盘里的菜:“还是冬姨好,知道疼我们。”

冬姨伸手打了朱由检的手一下:“还是王爷呢,一点规矩都没有,洗手去,我给你们把饭菜摆上。”

朱由检摸着手憨憨的笑着,一屋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冬姨看着眼前这些孩子有些心酸,在她眼里面前这些整天在外人面前这些风光无限手握天下大权的皇帝亲王如同她的亲生孩子一样,这个年龄段的平民家的孩子还在自己父母怀中撒娇,而这些孩子却要背负整个大明帝国的兴衰命运,整天过的如履薄冰。

朱由栩兄弟三个老老实实的洗好手围在冬姨和雪姨布设好的桌子旁边,一边吃一边交换这几天的所得。

朱由检啃着一根鸡腿含糊不清的说:“叶向高决定推举方从哲为首辅,东林党决定放弃内阁一半以上的席位来换却其他党派的支持。”

朱由栩头也不抬的喝着粥:“齐楚浙党也同意放弃六部尚书的职位,但是各部左侍郎和都给事中必须是齐楚浙党人。”

朱由检继续和鸡腿搏斗:“其他的职位也都相差不大,我看这次他们是真的把由栩当做头号敌人了。”

朱由栩一脸轻松:“无所谓,只要他们可以老老实实的干活那就天下太平了。”

朱由检还是有些担心:“由栩,我看东林党那帮人好像都憋着一口气,你还是小心些吧。”

朱由校听着来兴趣了:“他们想干嘛,难不成是要暗杀由栩?”

朱由检一扔手里的鸡骨头:“那到不会,不过他们很看重所谓的官员考勤法,准备用这个法令把其他党派的人一步一步挤出朝堂,叶向高已经通知下面的人准备把现在翰林院里那帮整天无所事事的庶吉士们送到穷山恶水中去训练他们,期待他们回来之后可以清君侧,帮助东林党剪除齐楚浙党,剪除完齐楚浙党之后在集中精力一次打到由栩。”

朱由校有些奇怪:“他们要把自己人送出去当县令我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要送到穷山恶水的地方去,繁华的地方不更好吗?”

朱由栩替朱由检回答了朱由校的疑问:“因为穷山恶水现在评分会很低,到时候东林党的大佬们在朝堂之上加把劲给他们倾斜一下政策评分上去的容易,富裕的地方是不错,但是那帮子只贪虚名的家伙也知道要提升富裕地方的评分是很难得,远不如穷山恶水来得轻松,干的好了还可以青史留名,干的差了也不会再糟糕到哪去。”

朱由检听得目瞪口呆:“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老骆告诉你的,对了,说道老骆,东林党的那帮子人也把他划到由栩你的名下了,他们准备到时候把锦衣卫也一锅端了。”

朱由校皱了皱眉头:“我已经让东厂名存实亡了,他们怎么还不罢休,连锦衣卫也不放过?”

朱由栩也放下碗:“这些所谓的君子必须要靠锦衣卫来加以衡制,不然大明迟早会载在这帮人手里。”

朱由校伸个懒腰:“都说做皇帝好我却一点也不快乐,每天就是看那些永远也看不完的奏章,什么时候我也可以睡个好觉啊。”

朱由栩摸着自己的肚子打个饱嗝:“你这辈子就不要指望了,我现在唯一希望的是我的侄子可以不用受我们这样的罪。”

朱由校有些奇怪:“由栩,你怎么老是考虑下一辈的事,我还没结婚呢,上哪有孩子去?”

朱由校说起孩子的事朱由栩想到了那位奇特的奶妈:“客夫人你还没送她走吗?”

朱由校始终有些不明白自己这个弟弟为什么会对自己最爱的女人有这么大的敌意:“前两天外面那些言官逼着我把客夫人送走了,可是我想她想得我吃不下饭,心一直痛,我又叫人把她接回来了。”

朱由栩对这位神奇的奶妈也是很头痛,有些时候忍不住想让锦衣卫的高手直接暗杀了她算了,但是自己这个不知道那根筋不对的哥哥死死的护着那位奉圣夫人,为了兄弟之间不会翻脸朱由栩选择了忍让,但是对历史上那位神奇奶妈所做的事朱由栩心里很明白,为了给自己未来还没有出生的侄子侄女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朱由栩一狠心血洗了哕鸾宫,希望可以把另外一位吞噬大明龙脉的妖孽斩杀在无形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朱由栩老是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老是觉得九千岁他老人家还在这个世上活得好好的,既然找不到九千岁那就只有想办法铲除掉神奇奶妈,但是怎样可以光明正大的消灭神奇奶妈对朱由校的吸引力是朱由栩想了很久也没想到的。

就在朱由栩为神奇奶妈头痛的时候朱由检发话了:“大哥,我没记错的话你四月好像就要大婚了,你也确实该收收心了,不要再和奉圣夫人混在一起了,传出去让人耻笑。”

对那位客氏朱由检也是相当讨厌,每次看见客氏时朱由检都忍不住起一身鸡皮疙瘩。

朱由校看自己的两个弟弟都对客氏不满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幻想着有一天这两个弟弟会和客氏和平共处,虽然在他心里他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