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位四野老兵的回忆录节选:东北三宝靰鞡草

赵肃 收藏 5 9223
导读:第十二章 东北三宝靰鞡草 东北有三宝:貂皮、鹿茸、靰鞡草(乌拉草)。东北地大物博,物产丰富。但在我们到达东北前,对这些都是一无所知。 离开庄河,上级派来了日本的军用卡车,部队乘坐卡车向凤城进发。每辆卡车上站满了战士,几十辆卡车浩浩荡荡,在大路上掀起滚滚尘土。八路军也有了机械化,这可是第一次。许多战士是第一次坐汽车,大家既新鲜又高兴。我坐在车上,感触更深。想起以前坐上汽车是去做奴隶,是去给日本鬼子做牛马;今天坐上汽车是在当主人,是去解放被奴役的劳苦大众。这就是在我自己身上的变化。 汽车沿着崎岖的环

第十二章 东北三宝靰鞡草


东北有三宝:貂皮、鹿茸、靰鞡草(乌拉草)。东北地大物博,物产丰富。但在我们到达东北前,对这些都是一无所知。

离开庄河,上级派来了日本的军用卡车,部队乘坐卡车向凤城进发。每辆卡车上站满了战士,几十辆卡车浩浩荡荡,在大路上掀起滚滚尘土。八路军也有了机械化,这可是第一次。许多战士是第一次坐汽车,大家既新鲜又高兴。我坐在车上,感触更深。想起以前坐上汽车是去做奴隶,是去给日本鬼子做牛马;今天坐上汽车是在当主人,是去解放被奴役的劳苦大众。这就是在我自己身上的变化。

汽车沿着崎岖的环山公里吃力地爬行,山高路陡,非常险峻。汽车又破旧,经常抛锚。一百多公里的山路,整整走了大半天。这段路程非常辛苦,虽然是乘汽车,可是车少人多,战士们只能站在汽车上。山路坎坷不平,汽车在行驶中颠簸摇晃地很厉害,在车上根本站不住。大家只好相互拉着抱着,挤做一团。还有装备和物资,卡车上非常拥挤,有时候挤得喘不过气来。时间一长,站的脚麻了。天气很冷,站一会脚就冻僵了。大家坚持着,战士们都说,坐车比走路累的多了。这一段路程,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多年以后,很多战友还有提起。

这时候的辽南地区,已经被共产党控制,有些地方建立了我党的政权,我们一路没有遇到敌情,十分顺利地达到了凤凰城。

车队驶进县城,县长热情地设宴招待部队。知道县长请客,大家别提多高兴了,都想美美地吃上一顿,好好解解馋。没想到只是普通的家常便饭,战士们很失望,有的甚至发起了牢骚。我和几个战士还拿走了桌上的酒杯。我们初来乍到不了解情况,以为东北很富裕。其实,这里的老百姓日子过的很苦,与山东的老解放区根本没法比。后来想想,那个时候县长能请部队吃饭,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了。

离开凤城,部队开始徒步行军,一直走到宽甸、永甸一带,驻扎在农村。

这一带比较偏僻,我们的部队没有到过,也没有我党的组织和政权,属于新区。当地的老百姓不了解八路军,连国民党军队都没见过。他们在日本鬼子统治下渡过了14年的亡国奴的生活,看到的军队除了日本鬼子、汉奸伪军,就是土匪。见了当兵的赶快躲,早就成了当地老百姓的习惯。对于我们的到来,他们态度冷漠,甚至躲着部队。

来到这里以后,每天都吃高粱米,酸菜,粉条,开始很不习惯。开始总觉得吃不饱,没吃几天许多战士就反胃吐酸水。每次开饭的时候,遇到锅巴大家都抢着吃。看到这里的老百姓生活很苦,大家才打消了东北条件好的幻想。

初到东北,很多东西都让我们感到新鲜。

这里的大炕大的惊人,一个铺炕可以睡一个班;

这里的大姑娘都叼着大烟袋,看着真不雅观;

这里的老百姓许多都说山东话,我们感到很亲切,也知道关于闯关东的故事;

……

部队针对进入新区的情况,要求指战员们深入群众做宣传工作。向老乡们介绍山东革命根据地的情况,群众如何翻身解放,过上好日子……介绍共产党八路军,介绍部队来东北是要解除日本鬼子的武装,肃清土匪。

我们进村后就帮老乡担水、劈木柴、扫院子……,这些看似小事的举动,深深打动了老乡们。在他们的眼里,当兵的就是欺压百姓的,抢东西、打骂百姓是常事。现在,遇到帮老乡干活做事的军队,人们都是第一次。凡是我们部队的驻地,一进村就能认出来,街道打扫得特别干净。

乡亲们的态度很快就转变了,他们不再害怕,还主动和部队接触。得知我们是从山东开过来的,许多人来打听家乡的情况。

一天,我们班的房东和我们聊天,他问道:“俺们老家是莱阳水沟头的,你们知不知道那里现在咋样了?”战士们一听都哈哈大笑起来,把房东给笑傻了。我赶快说:“大叔,我们部队就驻在水沟头,你真是找对人了。”

房东一脸惊喜的说:“真的,这可是太巧了。”他马上回屋带着全家来到我们班,让战士们讲讲家乡的事情。战士们你一句他一句的讲起山东解放区的变化。从土改、分田、分浮财,到建立人民政权;从水沟头满街都是莱阳梨,到军民齐修河堤……

我们班有两名新战士,就是从水沟头参军的,他们和房东拉起了老乡。老乡见老乡,感情一下子就拉近了。

当群众知道我们要继续北上打仗,纷纷告诉战士们:“你们往北走,必须穿靰鞡鞋,天气这么冷,不然会冻坏脚的。”

什么是靰鞡鞋?所有的干部战士都是第一次听说。经老乡们介绍,我们才知道是用靰鞡草制成的一种防寒土皮鞋。这个消息很快在部队当中传开了,这正是部队急需的御寒装备。

靰鞡草是生长在东北的一种草本植物,有点像麻。叶子是扁三棱形,细长柔软,纤维坚韧,不易折断,具有很好的保暖效果。老乡们用木锤反复揉搓、捶打,将硬的靰鞡草搓得柔软后,再铺到鞋里面。以前东北人用皮革缝制、用皮做帮底,布做鞋靿,内铺搓软的乌拉草,就做成了防寒鞋,是北方老乡们心爱的"草履"。“乌拉”是满语皮靴的意思,“靰鞡鞋”就是一种东北人冬天穿的“土皮鞋”。

老乡们告诉我们,每天晚上要把靰鞡草拿出来烘干,第二天再蓄在鞋里。穿的时候,要让靰鞡草把脚包严,最好再裹上布。这种鞋不需要笨重的鞋底,非常轻便。穿上靰鞡鞋在雪地里站岗,几个小时都不会觉得脚冷。

房东们手把手地教大家怎么扎靰鞡鞋、怎么捶打靰鞡草,怎么絮乌拉草。

我们走了一路,大家学了一路,慢慢掌握了方法,靰鞡鞋很快部队推广。开始是中队统一派人去购买,然后发给战士们。后来成了支队首长亲自关心的事情,部队统一采购,作为正式装备配发给各个中队。乌拉鞋既保暖又轻快,凡是穿上乌拉鞋的,就避免了冻伤;而没有穿的战士,有的就因为脚部冻伤而截肢。

靰鞡鞋解决了部队冬季行军作战的大问题,每个战士都学会了靰鞡鞋的穿着方法。在整个冬天,我们行军到达每一个村子,第一件事情就是购买靰鞡草。靰鞡草是东北人冬天出门的必需品,当地老百姓家家都有。晚上睡觉前,先要把鞋里的靰鞡草拿出来烘干,再添上新的。这好像成了我们的一种生活内容,也就是这些小小的靰鞡草,让我们的双脚度过了东北的严冬。

十一月的东北,已经是天寒地冻。气温都在零下十多度,时而刮起寒风,卷着枯叶漫天飞舞。我们身穿薄棉衣、单帽、没有手套。这些年轻士兵,都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寒冷的天气,大家都感到有些吃不消,还有人冻坏了手脚。我们班的战友林成吉就因为冻伤了脚,几个脚趾被截肢。

我们在宽甸只停留了几天,通过我们的行动,让当地的老百姓知道了共产党,了解了八路军。告别了房东,告别了老乡们,我们继续向北挺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