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菩萨 外传 第七章 书生

xiangchangqi 收藏 15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size][/URL] 彭军很头疼,很肉疼,眼前这个一脸谄媚的中年书生,怎么看都怎么有种抽刀砍人的冲动。 这位中年大叔虽然是副书生打扮,可他身上的富贵气却实打实的充足,别说什么穿金戴银了,光是他那摇扇子的右手上,就戴了一个玉扳指和两个大大地黄金戒指。 中年书生献媚的笑着,笑容里有种老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


彭军很头疼,很肉疼,眼前这个一脸谄媚的中年书生,怎么看都怎么有种抽刀砍人的冲动。

这位中年大叔虽然是副书生打扮,可他身上的富贵气却实打实的充足,别说什么穿金戴银了,光是他那摇扇子的右手上,就戴了一个玉扳指和两个大大地黄金戒指。

中年书生献媚的笑着,笑容里有种老鹰欣赏小鸡的感官,这让彭军十分的不爽,所以,彭军也就阴沉着脸这么坐着,听着手下报告,可听着听着,他的笑容却越来越足。

原来,这位今年37岁的富贵先生名叫李鸿辉,他可是个县官大老爷,只是他的人生比较悲剧:几十年寒窗苦读,在33岁时终于功成名就,走后门送了银子得了个县官,俗话说的好:千里做官只为财!他把这句话发挥到了顶尖,三年时间里,足足捞了四万两银子,然后,又花银子在官员评选中得了个优,被留任,可他的官运到此为止霉运来了:今年年初,他所在的昌明县被倭寇大举袭击,胆小怕事的他当然就只能带着家儿老小跑路了,然而,恶报才刚刚开始,一路上,连遇三小股倭寇,几次拼杀下来,家丁全完了,家人也是死的死散的散,银子也完了,孤独的他还被十几个倭寇挥刀追杀了十几里……上天有好生之德,在他穷途末路之时,遇到了大救星田涛他们,可县官官威不改的李鸿辉被复仇心态冲晕了头,居然当场要求他们不仅杀掉这十几个尾随而来的倭寇,还得要他们把四散的家人和银子都追回来,结果,被一侍卫一拳揍晕……醒来后发现自己安全了,他是又闹又叫又跳,结果,没人搭理他,想求官军帮助,可他也知道官军不仅无能还特贪;自杀,他怕疼;独自去报仇,那和自杀没什么区别,这真叫上天入地皆无门,灰心丧气中,他听说这伙商队的主子是个武术高强、为人仗义的英雄好汉,于是,他那颗死了地心又开始复燃了,所以,看彭军的目光就跟黄鼠狼看老母鸡一样了。

倭寇是近些年才冒起头来,在湘西地区还没出现过,所以,彭军对于他们只感到好奇和新鲜,并没有相信那些关于倭寇的事,而且,他也不相信,天下间会有人如此丧失人性,用彭军的话说:“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他又来没惹我,关我鸟事……老子好骗,老子的刀不好骗……有事找那个皇帝老儿说去。”

“倭寇长了几个脑袋?”

正摇扇子的李鸿辉一愣,到是一旁未来的妹夫杨龙答应的快:“就一个脑袋。”

“那是不是四条胳膊八条腿,外加三丈高的身子?”

面对彭军阴阳怪气的问话,所有人都听出了他的轻蔑。

“和我们一样,都是两条胳膊扛着一个脑袋。”

彭军大怒的一拍桌子,指着李鸿辉喝道:“既然和我们一样,那你怎么连这点人都打不过?再说,你打不过难道连拼命都不会?”

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是彭军在用李鸿辉之前的下马威,但彭军可没这心思,往大处说,他就是一贯的看不起读书人,认为百无一用是书生;往小处说,他是看不惯李鸿辉明明屁本事没有,却在自己面前装出一副读书人的样子,以博取自己的重用。

“我是读书人,靠的是脑子,怎能粗鲁的去拼命了?这是那些傻当兵的事。”

彭军有些佩服眼前这个伪君子,不为别的,就为了他能在这样的尴尬中,居然还是面不改色、理直气壮的说这样让人想吐的话。

面对这种脸皮比城墙转角角还厚的家伙,彭军也失去了兴趣,摆摆手:“你连拼命都不敢,我要你何用?”

“可是,我——!”

“你什么你,连这个都不敢,真是——”

眼看彭军越说越不给人留情面时,堂屋后面及时传出老祖宗的笑声:“哈!哈!哈!哈……听说有位县官大老爷亲临寒舍,真是蓬壁生辉啊。”

彭军急忙站起来要去扶老祖宗,没想到,老祖宗出来的过快,就在彭军站起来时,老祖宗的手已经放在他的肩膀上,只是,老祖宗的眼神却放在了李鸿辉的身上。

“见过县官老爷。”

这个世界上就有这么奇怪的事,两人默默地对视了许久后,也许是看得起李鸿辉这个落魄县官老爷,老祖宗居然首先向对方行礼,这让一旁的彭军撇了撇嘴,心里骂道:和这怕死的软蛋客气个屁。

收起扇子,李鸿辉也十分客气的还礼:“不敢,不敢,晚辈给老太爷请安。晚辈一个落魄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怎敢当老太爷如此大礼。”

“先生客气了。”摸着他那雪白的山羊胡,做了个请的手势:“老夫在后面备了些薄酒,还望李先生不要客气。”

“那晚辈就叨扰了。”

“请!”

“老太爷先请。”

见两人就这么自来熟的亲热起来,眼看就要向后屋走去,彭军急了:“老祖宗,你这——!”

“哼!你这榆木脑袋怎么还不记事,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说完,老祖宗赏了彭军一个‘暴梨’。

彭军摸了摸脑袋,嘿嘿一笑,不在说话的看着李鸿辉扶着老祖宗笑呵呵地进了后屋。

“怎么样?倭寇和那些说书的讲的是不是一个样?”彭军叫人关上大门,拉着杨虎和田涛等人坐在一起,烤着糍粑,喝着甜酒,聊起了天,剩下的都是年轻一辈,又是彭军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说起话来就没什么规矩和客气了。

“很凶悍,战斗力很强,刀法很厉害。”说完,杨龙喝了口甜酒,露出一副满意的神色后接着笑道:“不过,他们很傻,十几个人居然就敢对我们两三百人发起冲锋,呵!呵!”

彭军想了想,皱眉问道:“情况如何?”

“我们轻伤两个,他们死了一个,伤了一个。算起来,我们输了。”

近三百人对十几个人,居然只杀了对方一人,还让对方逃脱了,不管怎么算,杨龙他们确实输了。

“论战斗力,我们不比他们差,甚至比他们还要强点,论不怕死,我们算是扯平,可他们相互间配合的十分默契,进退有方,我们在这点上比不过对方。”田涛想了下,不快不慢的说着自己的看法。

“恩,看来,我们还得加紧训练,不然,我们连个小倭寇都不如,说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对了,少爷,现在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倭寇闹的十分凶猛,烧杀抢辱,无恶不作,掺无人道,灭绝人性,搞的沿海地区人心惶惶……下次,我们恐怕就赚不到什么银子了。”

“这事,我等下和老祖宗商量下,想想办法,日子总得想办法过下去。”彭军看了看周围,放下碗:“给大家私下里说件糟糕的事,昨天老祖宗对我说,他夜观天色,又请了几个梯玛(巫师)算几卦,觉得今年恐怕要大旱了,我们得提前做好准备。”

“那我们的护卫队下次恐怕得加强一倍,不然,安全上就得不到保证。”

“不管怎么说,都得把生意做下去,现在是非常时期,山寨需要安定……下次你们出去,多买些粮食和盐巴,一备不时之需。”

“放心吧少爷,我知道怎么搞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请安声:“啊!小姐,小姐回来了,给小姐请安。”

“我哥呢?”

“这个——”

“让开!”

“可是,老祖宗正在招呼客人。”

“哼!我找的就是老祖宗。”

外面的声音让彭军一愣,接着,像是火烧屁股似的怪叫一声糟糕,站起来就向后奔逃,可惜,他的速度还不够快。

“嘣!”

大门被踢开,一个穿戴着土家族传统服饰,身材高窕,面容秀丽的女孩子一步跨了进来,扬起战刀,指着彭军喝道:“站住,你往哪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