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下之国际当下之中国,吾最大的担忧

当下之国际当下之中国,吾最大的担忧


担忧什么?您杞人忧天吧!呵呵,本人八成没准真实古代杞人的后代,所以忧虑。

还是先看天下大事:

夫当今世界,美国独霸,西欧称强,原冷战时代的资本主义vs社会主义两大阵营不复存在,苏联分解成名存实亡的独联体,俄罗斯成最大的衣钵继承者。中国在世界格局中因经济发展影响力不断增强,因韬光养晦而使意识形态之争彻底被抛向历史的沟壑。世界矛盾的主体演变成国与国、利益集团与利益集团的博弈,和平发展虽然仍然是世界的主题,但局部战争频繁不断,纵观这些战争,基本上完全是一个本质的属性,即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掌控世界的大棒下发生的问题,而且都是以大欺小,大国间保持着一种和平。

这个现状使我们思考,人类文明进展到了不用战争就可以解决内部问题了吗?谁能回答这个问题?

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人都渴望和平,但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停止武器的发展和军队建设。可见和平的本质是一种势均力敌下的平静。如果中国现在还想晚清时代的积弱,中华大地还有和平吗?不论波黑战争、海湾战争,到目前的利比亚战争,证明西方的大棒加强盗逻辑没有改变,唯一先进的是美国加了个萝卜。人类文明的进步仅此而已。

尤其利比亚目前的局势,更加令其他国家思考,现在就有报道许多小国家纷纷开始加强武器采购,就像中国的食盐抢购差不多,人类有担忧就必然有所行动。中国尽管目前经济实力雄厚,待还不属于强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我看不在实力,而在于实力要有所使用和表现,可能到了也发动一场战争来震慑西方列强了。这是本人最大的一个担忧,在心中不知不觉的形成了,如果一味任由西方强盗逻辑抬头,对世界不是个好事。应当有一种世界势均力敌的平衡,西方的政治家才能头脑清醒回归到和平的桌子前,否则让这些家伙尝到动武的甜头,将一发不可收拾,逐步升级对世界不利。

选择的点放在哪?我想中国如果能有效解决海盗问题,应当是对世界的一大贡献,剿抚并重,帮助某个国家彻底消灭海盗根源,是一个好办法。

通过输出经济和管理,通过发展经济援助,通过武力威胁和打击。建立一个不同于西方列强欺负人的做法,我看不错。所有的船上都配备类似捕鲸的装置,发射巨大渔网或鱼钩,彻底把海盗的小船网住,然后抓住海盗不在放回,运回中国进行技能培训,改造成有技能的劳动者,再在与该国的经济发展中发挥作用,海盗估计巴不得到中国来旅游学习。各方都得利,中国通过这样的方法加强对外掌控力。

做梦了,的确是个梦,吾上述文字的确是因一个梦而得来。不过醒来觉得有趣,写出来我看也可以操作操作,不是有梦想成真这句话吗?有梦想才有未来,好像周立波这么说过。我看就派周立波去做这件事,不错。

本文内容于 2011/3/28 11:36:50 被温带杨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然而对内可以对外就无理可言的,因为大家都缺钱于是就走偏锋了,现在许多国际大企业都被课垄断税了,也就是说缴税之外还必须被另外课几百亿美金的其它税款,但是却没有记得便宜的商品物价是谁的微薄收入与辛苦工作所换来的,总的说我们越好受到的国际压力则越大,同时基于国际资源有限,市场越来越竞争的原则,争一毛钱利润的时代已经来临了,这就是大争之世。

不质变再多的数量也是没有意义的事,要质变没有教育还真不行,同时能够做的老生意也不必都舍弃了,也就是说能够赚的一毛不可少,不能够浪费的一毛不可多,即使如此倘若还是不足又该如何呢?


成事不必在我,但求问心无愧!

世事诡谲多变,如何不全力以赴呢?


大争争的是什么?利而已!

我们没有多余如何让利?

不能让利谈什么交情?

与其让利以害你我,不如从根本做起共同为亚洲的经济繁荣而努力!!

我们绝不自相残杀,

以正道来说:在彼此都需要彼此的时候,让我们同舟共济更胜一切多余的言语。


有亚洲的新兴市场才可能持续的强化推动全球经济复苏的力量,亚洲稳定了全世界的原物料供应国就有一个稳定持续成长的市场,国际贸易的大量扩大才可能降低原物料的价格,因为全世界都享受了便宜的物价与高质量的商品,而中国的质的提升也就更接近一个更先进与更高教育水平的情况,当我们彼此的差距越来越小的时候,法律的共同概念将为我们带来更多的和平与安定的生活。

大争之世,争而无不法,则弱者其许以自强,强者以不争为自强。久争岂有强者乎?何况弱者与强之争,或是强者与弱者争而不之其所以弱者乎?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厚德以载物。




我要有钱做建设那还不早做了,那里还要出国留学才知道这个问题呢?钱要是能够用谁有问题呢?

这么说吧:让美国大富翁比尔啥的去搞美国建设好了,比起美国债务他的财产连塞牙缝都不够,最多付一期利息,就是办一所象样的大学都不够,何况我们呢?

换句话说群体的建设就是有钱也办不出来的,咱们倾全国之力不过今天这个局面,要多没有了,因为资源不可能无限供应的就是了。那么有限的资源要办社会上的重要事业,这是个什么问题?

十个做父亲的给自己的儿女一笔钱去做生意都还不一定成功,谁能够保证公家的事业一定成功的呢?

所以要等待别人给咱们想,还不如咱们自己想办法来的好些,与其等别人有钱来帮助我们,我们无法不先想办法来帮助我们自己。

我们的进步才是社会进步的根本,而社会的进步无论鸡的屁(GDP人均生产毛额)多少都不会改变我们个人的财产的多少这样的事实。

要省钱办事并不容易,因为需要钱用要等钱用的事已经太多了,何况没有多余又不应该的浪费呢?

但是不要误会我的想法,绝不是说不给钱就解决了没有资源做事业的想法,而是善用每一分钱更能够为我们自己的地方与自己带来更多的益处!开车的油省下来就可以做更多的生意,所以不可以塞车,要把事做在前面,于是后面的人就可以利上滚利好上加好,人人有钱了自然有人缴税,大家都付的出水电费那么一样的电网就赚的更多钱了,这种情况下相同的建设其收益更是无可想象的多的。而训练 学习 与建立这样的思维与制度就是真正的教育之内涵,而不是学校的数量与文凭的多少。因为这样的思考背后已经做了无数次的计算与科学模型的演练了。没有走过最短的山路不可能知道最快到山顶的方法与途径,没有一定程序的与步骤的科学知识训练出的智能发展观念如何能够发现我们自身的问题呢?

三峡大坝让我们有电,但是与城市的水管或是农地的灌溉绝对是不同的概念,因为地形与面积或是蒸发的情况或是土地的农地关系与消费地区或是生产城市与市场城市的关系一算即得。

那么反向推导要多少农地多少水利设施与多少年均降与量的情况与地区不说自明,于是新农业计划的研究便不可再等待了啊。


透过人地的分析与运输的情况则多少建设的需求就出现了,研究一地的人口分布与工作的情况就了解未来一千公里所有可能的需要与建设的经费多少,同时要多少水电多少民生必须品不问自明,于是所有的研究单位都有事做,事事有人管,那么民工问题 三农问题 都市化问题 教育普及性问题 贫富不均的问题 城市竞争与容量大小的问题 工业发展的问题...都是已经在时程表上的问题罢了,要钱就要有都市化,都市化就是增加都市与扩大都市进步的计划,都市多农产品就有市场,农民有钱就不需要国家照顾,城市人口有钱计可以付电费水费,这就是国家建设的税收来源,有钱什么事不能继续办的呢 ?

没有花费这样苦心孤诣的研究那里可以把十年苦读万里游历的过程与思考的结晶跃然纸上呢?

所有人都那么做,成事之间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不差钱的时候不但管饱还要吃好穿好睡好,差钱的时候凑钱吃碗阳春面都是一种难得的幸福呢!

但是习惯了三十年不差钱的生活,有一天却要吃阳春面了,那咱办呢?没有油事业就办不下去了,但是塞车塞一个月那要吃多少油呢?

所以我们人多就禁不起资源浪费的。全球粮食贵了咱办呢?(受了一点小沈阳的影响)车可以走近路不塞车又利用数学与地图的计算让它们省油(我的车一般只能够开每公升十一公里,狠一点我可以开到二十二公里一公升),但是人与动物不能够不吃粮啊!十亿人一人吃一个面包一人喝一杯牛奶那要多少只母鸡多少只乳牛多少车辆的运输多少便利商店多少包装多少冰箱多少...林林总总的资源呢?

我们自己能够产多少?多少是我们自己的原生科技?多少商业多少企业家与任何的机构称的上具有质量的呢?随便一家都尚且无法供应不过区区一个上海这样的都市,何况整个中国?!

为什么呢?农业的问题在那里?


没有现代的水利设备是最严重的问题之一。有能力盖三硖大坝是一回事,要让长江周围的人都喝上干净的水有灌溉的渠那又是另一回事了。然而都要资源要前去盖那么要多少钱呢?

水利的工作必须以保障人民的所有粮食需求与众人饮水为优先,不能够放弃自己的属地主义则也不过一人一粥而已,面对长久之计一碗粥能够吃多久?没有在水源区先保本发展出现代农业,我们将来要吃什么?

今天知青下乡就是要发崛出这样的问题,不是下放到沙漠,是做为群体的眼睛与先期的问题研究工作就是了。但是没有群体的陈情组织与研究 规划等,咱穷乡里来了个博士管个啥用,说到底就是要钱呗!

写预算申请书应该不需要大学高校毕业的,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就是了。这单子到了上一层岂有不重视的道理,没需求都要找需求了,何况还属于急件典型的呢?于是这玩意统计起来以后,那管统计计算的小姐就心脏病发了。




中国有钱人的事业他们不太可能自己搞砸了,但是如果没有人,群体也没有长期的有这样工作训练,那么谁能够懂得今天中国面对的问题?


今日的中国有什么问题?


有人不差钱了,平均起来没有第二也有第三了,敢明着欺负咱们的对象应该也不多,那么我们有什么问题呢?

报导说民工问题有近三亿人口,数年前数量还是超过五亿的,这说明都市化有成效了,进步的都市多了于是人们留在家乡了。强者自可自给自足,换句话说一个群体最有能力在社会生存的人会先找到工作与谋生的机会;换句话说剩下的都是老弱妇孺了,那么剩下的孩子与老人与学生公家人员算进去,就是社会要付出的成本了。


不过我们能够维持这样的光景多久?三十年来我们都在进步?未来如何呢?


我们能够得到多少的资源就决定我们的进步能量有多大,谁能够把少又不足的资源做大了,谁就可以养活越多人,这是个天理。算算要多,往后在全球经济缓慢衰退的情况下是不太可能了,不反求诸己用最少的面粉把饼做大的话,明摆的事实是没有多余面粉了。同时社会的进步就是一把双面刃,越进步越需要平衡贫穷差距所产生的新社会问题;问题是关于社会进步的命题啊,它只能进步不许后退。随便任何的城市人口要他们去乡下种田,那就是灾难了...。




同时改革与创造要谁来改革?改革谁?我们自己找一位我们当中的人来改革我们自己?那么我们都愿意改革的话我们那里有问题呢?!


要知道教育体系能够发挥功能是有一定条件的。第一你得有钱受教育,也就是说您家人有能力栽培您。第二您很努力学习与工作,也遇到赏识您的长官。第三这社会的进步需要您的努力与您的工作能力,同时您找到了创造财富的能力,也愿意与人分享您的能力与财富。这也就是三五十年的工作了?!


三五十年我们才能培养出极小数的小资家庭以上的孩子,而我们希望这极少数的朋友都如我们期望的那样成才,坚持"如果你手上可以自由管理数不尽的钱财与权力,基于爱护自己群体的信念你愿意做一点牺牲吗?"这样的信念为我们的群体来做一点事?!


社会进步的力量从何而来?有余才能够补不足这是天理,所以办教育要钱,做社会进步事业要钱,建设社会自然也要钱,钱是个问题。

有钱了需要有知识,需要有技术,要有专长的人才来管理全头万绪的社会进步事业,这就是教育了。


怎么没有教育呢?一年几千万人自学校毕业,几十万到几百万海归与出国留学的人呢!


中国最穷的村有没有知青敢去做社会进步的事业?其它的知青能够给他们多少资源与后来的补助?这样的扶贫振兴的事业谁能够做出一个百年不变的决心与越来越多的资源投入的计划与其执行的能力?!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