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末日 第一集 浩劫次元 第四章 夏娃

花千芳 收藏 14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4.html[/size][/URL] 我和胖子一说完,就都意思到了我们说的不对,像这样一个可以毁灭整个世界人类文明的活动,不是任何一个文明人所能干的出来的。   而且这样干的后果也不堪设想,“传销”病毒毕竟是种传染性十分严重的病毒,即使是散播者,也不能逃脱被传染的可能。而且就算是他身上有解药,那么他一旦中毒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4.html


我和胖子一说完,就都意思到了我们说的不对,像这样一个可以毁灭整个世界人类文明的活动,不是任何一个文明人所能干的出来的。


而且这样干的后果也不堪设想,“传销”病毒毕竟是种传染性十分严重的病毒,即使是散播者,也不能逃脱被传染的可能。而且就算是他身上有解药,那么他一旦中毒之后,还有时间给自己注射或者口服解药么?


现在有关于目前的情况,我们也只能分析到这里了,有几个疑点是我们想不明白的,第一个就是苏婉母亲的死而复生,第二个就是谁发动的这场生化大战。尤其是第二点,种种迹象表明,这场病毒危机很明显具有人为因素。


我失神的吃完了肉罐头,完全感觉不到一点香味儿,顺手拿起来矿泉水瓶子,喝了一口,也是没滋拉味儿的。我干咳了一声,十分诚恳的说道:“不管怎么说,我应该感谢你们两个的救命之恩。要不是你们,我说不定已经变成粽子,满大街吃人去了。”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胖子就不住的点头,笑道:“你知道就好,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重生父母、再造爹娘了。你也不用太感激我,只要以后孝顺点就行了。”


苏婉挥手打断了胖子的胡说八道,突然失声说道:“不对……杨蝌,老花,你们说,这外面是不是还应该有很多幸存者?”


我和胖子听了,都打了个激灵,胖子一拍脑门,说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现在每家每户都安装了防盗门,要不是从里面打开,粽子的力气再大,也难以攻破防盗门的铁架子……”胖子越说声音越小,最后鼓囊道:“可是都已经过了七天了,那些人不吓死也被饿死了……”


“不会的!”警花同志抄起霰弹枪就站了起来,两眼放光的说道:“现在这年头,谁家的冰箱里不准备点食品啊?熬上七八天根本不算问题!你们两个收拾一下,我们出去看看还有没有幸存者。”看了看手表,说道:“现在离太阳落山还有三个多小时,说不定我们还能救出很多人。”


胖子吓了一跳,失声说道:“出去救人?你开什么玩笑?”低头看了看自己鞋尖上的小孔,说道:“被魔化的哈巴狗都那样的可怕了,万一我们要是遇到了被魔化的老虎狮子,可怎么办?”


苏婉就怒道:“别胡说八道的,现在的大城市里,怎么会有狮子老虎?”


胖子就反驳道:“怎么没有?动物园里有的是!那些粽子更本没有理性,见什么咬死什么,你怎么知道他们就不敢去咬笼子里的老虎狮子?”


我大声喝道:“别说了!就算是有狮子老虎,我们也得出去!你也看到了,这场浩劫对整个人类都是毁灭性的,你想看着整个人类文明就此终止么?”


胖子达拉着脑袋说道:“当然不想。”


我接着说道:“那就别它吗的摆出那副孙子样儿,一起出去救人去!没有一定的人口基数,任何一个种族都会灭亡,你以为咱们是亚当夏娃呢?凭着一男一女就能繁育出整个人类?”


胖子赶紧摆手,看了苏婉一眼,才说道:“别说那么多没用的,整的老子像是王八蛋是的……再说现在的情况也没有亚当夏娃那么糟糕,起码咱们现在有两个亚当呢。”看看苏婉的脸色不善,急忙又补充道:“不过只有一个夏娃确实太少了。要不,咱们出去抢亲去?”


苏婉还是板着脸,不过明显露出了一丝笑容,我猛然间觉得这个女孩子的确很漂亮,她要是能走上T型台,走上两圈猫步,不知道会迷倒多少男孩子。


就听苏婉说道:“咱们别蛮干,门口不是还停着一辆运钞车呢么?”她从桌子上拿起一串钥匙,说道:“估计我们能用得上。”


我们三个收拾停当,小心翼翼的来到储蓄所门口,苏婉冲我提了提钥匙,轻轻问道:“会开车么?”


我说:“和开枪一样。”


苏婉就瞪了我一眼,胖子叹了口气,从苏婉的手里接过了钥匙,嘟囔道:“你说你们两个啥都不会,还老装什么救世主啊?”


我和苏婉把着门口,一边一个,先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危险。胖子半跪半爬着向车子靠了过去,看背影分明就是特大号的杰瑞鼠。


好容易看着胖子爬上了运钞车的驾驶室,就见他对我们做了一个“OK”的手势,挥手把一根挂满了子弹的皮带仍到了我面前。


我一看大喜,毕竟身上只带着四发子弹也太搞笑了,这种警用运钞车保安专用的霰弹枪,并不追求远距离的杀伤力,因此枪管都很短。像这样的家伙,万一没有子弹了,当烧火棍使都太不合格了。


而胖子甩过来的那一大串子弹,少说也有二十发!叫我如何能够不大喜过望?我一边往口袋里装子弹,一边问苏婉:“婉姐,你那里有多少子弹?”按说她已经说了自己二十四岁,和我算是同岁的,不过我生日很大,是正月初三的生日,迄今为止我还没遇到一个比我生日大的人呢。不过既然胖子都叫她做婉姐,那么我也就跟着叫了,免得胖子叫姐姐我叫妹妹,胖子会以为我占他便宜。


“我还有四发。”苏婉不动声色的回答。


“我草!”我一句脏话差一点就骂了出来,心说咱们两个一共才八发子弹,你就敢张罗着出来救人?不过转念一想算了,我好歹的手里还有一根破枪四发子弹呢,可怜的胖子手里就一把大号菜刀。


我把那条武装带甩给了苏婉,却见她直接把武装带围到了腰上,不禁暗骂自己太笨,怎么就没想到那样取子弹会更方便?


胖子向我们打了个手势,招呼我们两个上车。


坐到了运钞车里,我多少的放心了,警用运钞车最首先的考虑就是不让人轻易的就从外面进入内部,可以说正好是我们目前最好的选择。


胖子回头看了苏婉一眼,说道:“大姐头,你现在是队长,你说咱们先去哪里?”我也没有对“大姐头”三个字产生异议,毕竟人家说玩惯了枪的,小规模的军事行动,任何一个警察都比普通老百姓来到专业。


苏婉想也不想,说道:“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在没有求救信号的前提下,咱们能做到,就是做地毯式的搜索。”


胖子本来正打算打火,听了这句话又停了下来,说道:“不是吧?就咱们三个人做地毯式的搜索?咱们几个也不用救人,挨着个把市区里的房子看一遍,都能累出老花眼。”


胖子说的虽然有些夸张,不过还是有些道理的,我就对苏婉说道:“婉姐,我看,咱们还是从居民楼开始搜索吧。一来那里空间相对狭小,不但藏人方便,万一咱们遇到了大批粽子的袭击,好歹的也还有防盗门可以依靠。”


苏婉点了点头,做伟人状:“出发!”


我们三个就直奔最近的住宅楼驶去。胖子跑到不怎么快,开汽车来倒是一点也不含糊,干净利落的把车开到了楼门口,并掉转好了车头。


我们三个胆战心惊的下了运钞车,四周观察了一下,的确没有什么动静,就一起来到了第一单元的单元门外,只看了一眼,心里就都凉了半截。


那是一栋及其普通的六层住宅楼,楼下的单元门也是我们常见的那种全金属制品,想走进楼道的人,要么身上带着单元门的钥匙,要么就只能等着里面的人把门打开了。像这样的一道防撬门,几个普通的小伙子徒手去开,也是白搭的。


而此时摆在我们面前的防盗门,已经被人硬生生的从门框上拉扯下来了。


胖子嘟囔了一句:“那些粽子都进化成泰森了。”


苏婉把枪一挥,说道:“咱们这就上去看看,我打前锋,老花殿后……”然后问我:“知道什么叫殿后不?”


我白了她一眼,说道:“废话,殿后就是走在最后面,傻子都知道。”


她白了我两眼,说道:“不知道就说不知道,不懂装懂会害死人的!”教训了我几句之后,才给我解释:“殿后就是要你随时注意我们身后的情况,防止有敌人从背后偷袭我们,明白了?”


我被这小妞儿说的脸上一红,胖子在旁边幸灾乐祸:“我还以为就我白痴呢,总算找到同类了。”


一楼和二楼的住户都是空的,除了个别人家比较干净之外,大多数人家的屋子里满是血迹,看了令人作呕。不过胖子却满不在乎,还顺手从一家厨房里拿了一把菜刀,这家伙两把菜刀在手,顿时凶相毕露,看上去和当年的“黑旋风”李逵有得一比。


我们正打算继续搜索三楼,哪知道还没有踏上通往三楼的台阶,冷丁的就听到四楼传来了一声惊恐的尖叫声:“救命啊!”


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空旷的楼道里听着这样的尖叫声,让人忍不住的头皮发麻。苏婉喝了一声:“不好!我们来晚了!”举着霰弹枪就冲了上去。


胖子也不含糊,一手一只大菜刀,紧跟着苏婉的身后。他的武器看上去虽然吓人,可惜都是近身搏斗的时候才能用得上,这点胖子显然也是心知肚明,远距离的敌人,他只能是指望苏婉了。


至于我,我估计我在这胖子的眼里,应该是等同于累赘的废物。我不怪胖子,因为我也是这么看他的。


说时迟、那时快,我眼看着苏婉冲上了四楼,急忙也跟了上去,百忙之中还没有忘记回头往楼下看了看,没见到有粽子跟上来,才略略的安心。


四楼401号住户的房门虚掩着,惨叫声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苏婉飞起一脚就把门踢开了,我们三个人向屋子里一看,顿时紧张起来,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粽子,正把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摁在沙发上撕咬,那女人却已经叫不出声来了,只有两只手还在徒劳的挥舞着,试图推开身上那怪物。


“碰!”的一声,苏婉手里的枪响了。这么近的距离之内,就算是小孩子,也不会打空枪的,只一下就轰飞了那怪物的脑袋,暗黑色的血液从腔子里喷了出来,一直溅到了天花板上,身子才歪在了一边,露出了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


“你没事吧?”胖子跨上一步,就要去检查女人的伤势,苏婉用枪挡住了胖子,惨然说道:“别费劲儿了,救不活了。”


我仔细一看,见那女人的脖子已经被咬的稀烂,血如泉涌,她似乎想对我们说什么,可是脖子已经烂成了那副模样,怎么能说出话来?那女人也知道自己不行了,拼尽了最后的力气,用手去指卧室的房门,嘶嘶喘了几下,就头一歪不动了。


我们三个打开了那个卧室的门,进去一看,满是悲凉的心又热了起来,那房间里居然站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那男孩子见到我们三个闯了进来,吓的不住的后退,一直退到了墙边。


见小家伙显然给吓住了,胖子只好实话实说:“哥们儿,你妈妈已经死了,你跟我们走吧,我们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


男孩子茫然的问道:“妈妈在哪里?”


苏婉伸手在脸上摸了一把,叹道:“我们来晚了,你妈妈已经被粽子咬死了。这里不安全,你快点跟我们走。”


男孩子可能早就知道了他妈妈和怪物厮打的事情,很容易就相信了我们的话,不过他却向我们提出了一个要求:“你们……能不能把我妹妹也一起带走?”


胖子赶忙问道:“当然可以,你妹妹在哪里?”话一问完,我们就发现这个屋子里并不是只有小男孩一个人,床头的角落里还摆着一张婴儿床,床上熟睡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


胖子二话不说,动手把床单扯成了布条,过去就把女婴儿抱在了怀里,用布条把女婴而固定在了前胸上,回头对我们说道:“现在我们有第二个夏娃了。”


“别贫嘴了,赶紧撤退!”苏婉大声的命令着,我们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就从那间卧室里走了出来,到了大厅一看,我们都惊呆了。


大厅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四五个浑身是血的粽子!正当我们发楞的时候,又有一个粽子从楼道里走了进来,显然这些粽子是尾随我们来到这里的。最后面进来的这个粽子身材高大,身高足有一米九多。更让我们震惊的是:这个家伙回手把房门关上了。


双方的对峙也就是那么短短的两三秒钟,走在前面的粽子发现了我们之后,立刻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苏婉急忙举枪开火,“碰碰!”两枪,打掉了最前面的两个。我也举枪射击,虽然是第一次打枪,不过因为双方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我的第二颗子弹打出去的时候,那个冲过来的粽子已经距离我不到两米远了,绝对没有打空的道理,被我打中的两个粽子也晃悠着倒了下去。


第五个粽子紧跟着就扑了上来,他一把就将苏婉手里的霰弹枪拍到了地上,我手忙脚乱的往枪膛里装子弹,却越着急越是出错,哆哆嗦嗦的往枪膛里按子弹,却说什么也按不进去,正急的发疯,瞥眼间看到我的枪膛里面还留着两枚旧弹壳。


关键时刻,胖子大喝一声,飞起菜刀就砍进了那怪物的肩胛骨上,我还没来得及叫好,胖子左手的菜刀也跟着出手,一刀就砍断了怪物的脖子。


就这么个功夫,第六个粽子也扑了过来,我一看要遭,苏婉的脸色也变了,眼看着我们几个人都要遭毒手,突然之间,一双血淋淋的大手一把就抓住了那个粽子的脑袋,顺时针猛的一扭,“喀”的一下,硬生生的把粽子的脑袋拧了下来。被扭断脖子的粽子转过身去做临死前的扑打,可是那只血淋淋的大手还没有完全挥起来,就被另外一只更大的血手抓住了,紧接着粽子的手就被硬生生的拉断了。


大厅里面霎时间安静了下来,那个在关键时刻救了我们的人,居然是那个最后走进房间,并且顺手关上了房门的大个子粽子!


我虽然被闹糊涂了,可是还不至于放弃自保,依旧手忙脚乱的把子弹装好,端起枪来,用枪口对准了那大粽子的脑袋。


大粽子嘶嘶叫了几声,居然冲我摆了摆手,慢慢的退了回去,一直退到了楼门口,才停下了脚步,又用手指了指倒在沙发上的女人。


我们几个顺着他的手指一看,不禁都愣住了,那个倒在血泊里的女人,居然没有死,正挣扎着坐了起来。不过显然她受了很重的伤,虽然坐了起来,却连抬头的力气也没有。


“妈妈……”原本躲在我身后的小男孩叫了一声,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扑在女人的怀里,哭着喊道:“妈妈你怎么了,妈妈……”


我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也是生死未卜,不由得一阵心酸,眼泪差点滚了出来,正想伸手去拭泪,一抬头,却看到站在门口的大粽子不住的做着一些奇怪的手势,我楞了一下才明白,那是危险的意思。


忽然之间,我心头涌现出一股不祥的预感,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下意识的回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坐在沙发里的女人已经抬起了脑袋,黑红色的液体正从她的五官里流出来,她嘶嘶怪叫着,已经掐断了男孩子的脖子。


我当时真想狠狠的给自己一个嘴巴,明明已经听说过了苏婉妈妈的事情,怎么就没想到沙发里的女人也会尸变?一念之差就导致了小男孩丢了性命!我怒火中烧,对准了那疯女人就开了一枪,枪弹从她的肩膀射了进去,从另一边的软肋下穿了出去,最后在沙发上又打了个洞。


我不知道这样是不是能把她打死,想起以往的经历,似乎只有打破了粽子的脑袋,才会彻底的把他们打死。想到这里急忙举枪对准了她的脑袋,一扣扳机,居然没有响!惊怒之下,我还以为遇到了百年不见传说中的“臭子”子弹,不过一怔之下就想了起来,我刚刚急于要打死冲到面前的粽子,只装了一发子弹!


瞥眼再去看苏婉,却见她正弯腰去捡掉到地上的枪呢。


我知道这个时候还得靠我自己,一边盯着近在咫尺的疯女人,一边摸索着往枪膛里面装子弹……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当大难一而再、再而三的落到自己的头上的时候,再懦弱的人,也会激发起内心深藏的勇气。


我还没有装完子弹,那女人已经放松了双手。她显然没有死,怔怔的看着死在自己手里的孩子,突然声嘶力竭的叫了起来,她伤势那样重,居然还有力气抱着男孩儿的尸体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往门口走去。


我们都惊呆了,这个女人似乎已经恢复了意思,又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那样一步一步的往楼门口走去。


这个时候苏婉的子弹已经装好了,不过眼前的局势太过于诡异了,她端着枪瞄了半晌,居然也没有开枪。


那女人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门口,来到了大粽子的身前,似乎在埋怨大粽子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大粽子一言不发,一下子就扭断了她的脖子。女人抱着孩子的尸体,“普通”一下摔到在了地上。


苏婉掉转枪口,就要开枪去打大粽子的脑袋,我急忙伸手一推,阻止了她。苏婉回头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对她说道:“别着急,这个大粽子有些古怪。”苏婉显然不信,不过看到大粽子并没有要冲过来拼命的样子,才放松了扳机,不过枪口依旧没有放下,继续瞄准大粽子的脑袋。


大粽子点了点头,他的手上全是血迹,就用手指在雪白的墙面上写了六个血红的大字:“别怕,我是好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