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末日 第一集 浩劫次元 第二章 活死人

花千芳 收藏 24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4.html[/size][/URL]  我真的糊涂了!   前几天还在视频里扮演英雄形象的警花同志,转眼间就变成了女劫匪。此刻她正用一把霰弹枪威逼我脱掉身上仅有的短裤!   这个世界简直是太疯狂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虽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满,可我还是慢慢吞吞的把短裤脱了下来,有一瞬间,我甚至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4.html


我真的糊涂了!


前几天还在视频里扮演英雄形象的警花同志,转眼间就变成了女劫匪。此刻她正用一把霰弹枪威逼我脱掉身上仅有的短裤!


这个世界简直是太疯狂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虽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满,可我还是慢慢吞吞的把短裤脱了下来,有一瞬间,我甚至觉得还不如直接被她打死的好。


女警察没有说话,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不住的在我身上打转,我估计卢浮宫博物馆的老馆长在看《蒙娜丽莎的微笑》的时候,也不会像她看的这样仔细。


片刻之后,女警察居然慢慢的脸红了。我心里不禁升腾起一股报复的快感,很想让下面的兄弟也昂首挺胸的威风一把,不过可惜的是它一点骨气都没有,低头耷拉脑袋的垂在那里,仿佛是个死物。


“转过去!”她命令我。


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不过心里却隐隐感到了几丝不安,瞥眼看了胖子一眼,见他正一脸坏笑的望过来,不禁心头暗暗叫苦……被逼着大冷的天儿裸奔还不算,难道还要被凄惨的爆,菊?


还好没过多久,就听那胖子说道:“这一身儿的细皮白肉保养滴真不错,没有被感染的迹象,应该是干净的,不是粽子。”


那女警察似乎也松了口气,用平和的语气对我说道:“好了,是我错怪你了,别怕,我们是好人……”


就在这个时候,小超市的后门传来“碰”的一声巨响,我急忙转身,就看见小超市的后门上被什么东西撞开了一个大洞,一只血淋淋的脑袋从洞里探了进来,他瞪着血红的眼睛,向着我们三个看了一眼,立刻嘶嘶怪叫起来,奋力的向超市里面爬。


“妈呀!是粽子!”胖子惨叫一声,也顾不得再收拾罐头了,跨着大兜子就冲到了我的面前,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胖子已经扭着肥肥的屁股躲到了我的身后,伸出一根肥肥短短的手指,指着那个正奋力往屋子里钻的怪物,沙哑着嗓子嚷嚷:“婉姐快动手,胖子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我顺着他的指头仔细一看,心里也忍不住咯噔一下!那怪物也的确只能用怪物两个字来形容:那东西没有头皮,白惨惨的脑盖骨露在外面,血红的眼睛里,不断的往外渗出黏糊糊的黑液,鼻子已经烂掉了大半,硕大的鼻孔下面是一张血盆大口,两腮撕裂,大嘴一张,所有的牙齿都露了出来,看上去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那怪物使劲的往门里面拱,看那架势,分明是想咬死我们。


那女警察也不说话,举枪开火,“碰”的一下,霰弹枪的枪口窜出一道老长的火舌。因为距离很近,所以霰弹枪的威力也被发挥的淋漓尽致,只一下就把那怪物的脑袋打的稀巴烂。


霰弹枪都是双筒的,一枪之后,枪里面还有一发子弹,女警察一动不动的举枪站着,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怎么回事儿?”我结结巴巴的手指那怪物,问道:“那是什么鬼东西?”


“看样子是个耍单儿的粽子。”胖子呼出一口气,随手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说道:“把衣服穿上吧,大冷的天儿,再过一会儿清鼻涕都出来了。”


我赶紧手忙脚乱的把衣服套上,一边听胖子默默唧唧的说道:“你别怪婉姐,她也是好心救你,不好好检查一下,谁知道你小子是不是一个新出锅儿的粽子。”


我听胖子一直在说粽子,忍不住问道:“什么是粽子?就是刚刚那样的么?那是什么东西?以前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吓的,一双手哆嗦的厉害,说什么也找不到拉锁的插孔。


胖子人不错,看出来我抖的厉害,伸手替我把羽绒服的拉锁拉好,然后像打量白痴一样看了我一眼,说道:“老大,你时空穿越过来的?”


我给他问蒙了,下意识的问道:“今天是哪年了?”


胖子叹了口气,说道:“现在已经是2013年一月七日了。”她看了看我身上穿的那件羽绒服,不免惋惜的说道:“你是哪年来的?05年还是06年?”


我几乎笑了出来,不过听他问的一本正经,不像是在开玩笑,不由得又有些纳闷,转念一想,自己这羽绒服的确是05年冬天的时候大学放寒假,回家的时候老妈给买的……难怪他把我当成了穿越客。


胖子还在感慨:“你运气不好,要是穿越到了清朝扎辫子那会儿,说不定还能混个王爷当当……”这哥们儿肯定是网络小说看多了,毒害太深,只顾自己想的痛快,全然没有注意到我的大牙都要笑掉了。


“你别胡扯了,我就是这个年代的人!”我刚说完,胖子就瞪圆了那双可笑的小眼睛,愕然问道:“你是这个时代的人,怎么还问我粽子是什么?”


那女警察估计我的衣服应该穿的差不多了,转回头来问道:“刚刚过去的这个星期,你在哪里?都做什么了?”她的口气已经明显的缓和了下来,不过还是一股咄咄逼人的架势,听的我心里很不爽,心想一个大美人,干什么老是那么凶巴巴的?这样的老婆谁要啊!


结果瞥眼一看,人家右手的无名指上,分明带着一个白亮亮的钻戒。


我干咳了一声,心想她老公估计现在正在家里跪搓衣板儿呢。因为这小娘们儿言语无理口气蛮横,我也就没好气的答道:“我一个礼拜都在家里码字写书呢,怎么了?犯国法么?”


胖子一听就来了精神,小眼睛瞪的雪亮,我以为他要要我的签名呢,哪知道这家伙开口问道:“当写手很来钱吧?”


我低头看了一眼8年前老妈给买的羽绒服,苦笑道:“你看我这样儿,像是很来钱的人么?”


胖子腆着肚子打量了我一下,鄙视道:“看你这样儿,混滴不咋地啊!”


“行了,别东拉西扯的了。”女警察打断了我和胖子的攀谈,说道:“我叫苏婉,是名巡警,以后就叫我婉姐吧。”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在你闭关的日子里,咱们的城市受到了不明病毒的袭击,沾染者一旦发病,就会失去理智,成为丧心病狂的僵尸,而后不顾一切的去攻击那些没有中毒的人……这种病毒传播的非常快,现在的大连,已经是座空城了……”苏婉痛苦的闭上了双眼,两颗大滴的泪水滚出了眼眶,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俏丽可人的脸颊一直滑落到地上,摔成了碎片。


“空城?!”我吓了一跳,嘎然问道:“现在整个大连市就我们三个了?”


胖子安慰我道:“你别着急,应该还有别的幸存者。”他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显然他对那些幸存者的生存几率也不乐观。


我还是不敢相信他们说的话,一步一步的往小超市的大门口蹭,嘴里说道:“我不信……我不信……你们一定是《生化危机》看多了……”


苏婉向我身后看了一眼,说道:“你小心点,现在外面到处都是粽子——就是病毒感染者。”她不无悲哀的看着我,说道:“我们的运气可能更差点,这里的粽子,似乎留有些许的智慧。”


看了一眼后门上的半截怪物尸体,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胖子大咧咧的说道:“你要是想活命,从现在开始,最好和我们寸步不离,虽然你小子挺窝囊废的,不过我们学雷锋做好事,也不指望你报答。”


苏婉盯着我看了一会儿,问道:“会用枪么?”


“不会。”


她点了点头,还是把肩膀上背着的霰弹枪摘了下来,抖手抛给了我,然后端枪走到了我的面前,飞快的打开保险,退膛、退弹壳、装弹、上膛、拉枪栓……她用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做完了上述动作,然后问我:“看清楚了没有?”


“饿……没有……”


她翻着眼睛白了我一眼,放慢速度又做了一遍,然后从口袋里摸出四发子弹,放进了我上衣的口袋里,也不问我是不是看明白了,就从旁边的货架子上拎起来一箱瓶装水,塞到了我的手里,然后把小超市门口摆着的那一大桶饮用水也搬了下来,封好口,也一起丢给了我。


子弹虽然没什么分量,可是那三件家伙却一件比一件沉重,压得我几乎直不起腰来,苏婉却看也不看我一眼,自顾自的把一只鼓鼓囊囊的大包挎着肩膀上,然后用命令的口气说道:“胖子开路,我殿后,你在中间……你叫什么名字?”


我喘着粗气说道:“我姓沈,叫……叫沈问……我笔名叫花千芳……”


苏婉没什么表示,胖子却“啊!”的轻呼一声,啼笑皆非的问道:“你就是那个写书老太监的花千芳?”


我不由得有些惭愧,点头称是——其实哪个写手愿意写太监书啊?每本作品都像是写手的孩子,我们巴不得它们可以茁壮成长,可是很多时候事与愿违,不得不中途断更烂尾,或者直接停笔不写了。


对于写手来说,那是一种痛苦,撕心裂肺般的痛楚。


胖子胖手一伸,在我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十分豪爽的说道:“我叫杨蝌,蝌蚪的蝌,以后叫我杨蛤蟆就行。”


很多人都不会理解写手们的这种痛苦,苏婉显然就是其中的一个,她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催促道:“快点,现在是正午,粽子们惧怕阳光,不会轻易出现。再耽搁一会儿的话,太阳一旦西沉,就会有数不清的粽子涌上街头,到了那个时候,想不死都难。”


胖子他从后背上取出一把特大号的菜刀,就是那种用来剁排骨专用的菜刀,明晃晃的寒气逼人,一言不发的打开门就走了出去,我赶忙跟了出去,悄声问道:“咱们这是去哪里?”胖子一边仔细的打量四周,一边说道:“你放心,是个绝对安全的地方,你做梦都想去那个地方睡觉的。”


我们三个人排成一排,走在空旷的大街上,那感觉和午夜做贼差不多,别提多差劲儿了。甬路边、大街上那些大滩的黑色印记分外醒目,起先我还以为是汽车的机油外泄,走进了一看,才知道那些都是干巴巴的血迹。有些地方的血迹连接成片,把整个马路都染红了。


一路上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我们三个人战战兢兢的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小储蓄所门前,门口还停着一辆中型的运钞车。


胖子呼出一口气,扭头对我笑道:“好了,到了,我说的没错吧?”胖子胆子虽然小,却绝对是个乐天派,只要不提粽子,他就总能心情愉快。


我在心里也不由得暗暗的信服,储蓄所再小,那也是银行,既然是银行,那么保安工作肯定做的没问题了,苏婉他们把藏身之地选择这里,不得不说十分的高明。不过我隐约的还是有点疑惑,趁着胖子开门的时间,问道:“你们怎么不选个大点的地方?比如说前面那条街上的XXX银行?那里岂不是比这里好得多?”


苏婉“哼”了一声没说话,胖子吐了吐舌头,说道:“那边好像是粽子的大本营,不到天黑,就有成千上万的粽子四处溜达。”


我听到头皮发麻,一想到那天视频里看到的情景,就感觉想吐。那时候只有一个粽子,就把大街上搞的一团乱麻,要是有成千上万的粽子……岂不是世界末日了?


“胖子小心!”我身后传来苏婉的警告,还没发现危险的来源,“啪!”的一声,苏婉的枪就已经响了,我沿着火舌喷发的方向一看,只见一个血火的小东西,正沿着廊檐下的阴影带,迅疾无伦的冲向了胖子。那小东西的速度是那样的快,以至于苏婉的枪也打空了。


我楞了一下,才看清楚,那是一只满身是血的小哈巴狗!


当胖子意识到危险的时候,那只小哈巴狗已经冲到了他的身边,张嘴就狠狠的咬向了胖子的小腿。


胖子吓的“嗷唠”一声,下意识的甩脚踢了出去,那小哈巴狗就一口咬住了胖子的鞋尖,它咬的是那样的结实,胖子甩了好几次,也没能把它甩掉。胖子的脸色都绿了,急赤白脸的喊我:“别开枪……老花,快帮忙……”


这个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就算霰弹枪在近距离击中目标时候,铁砂会集合成束。可是这个距离实在太近了,我和苏婉想要开枪的话,几乎都不用瞄准。尤其是我,我就站在杨蝌的身后,我只要一弯腰,就差不多能把枪口戳到哈巴狗的鼻子上。可是胖子因为恐惧,不停的甩腿,而咬在他鞋子尖上的哈巴狗也片刻不得安宁,扭来扭去的,要想把它打死又不连累胖子,还真不容易。


瞥眼见看见储蓄所的大门旁边有一小堆砖头,看样子是储蓄所里刚刚进行完基础设施改建。


我眼睛一亮,放手把短筒霰弹枪、桶装水、瓶装水都扔到了地上,伸手抄起一块砖头,运足了力气,就把板砖儿扔了出去,结果正赶上胖子一抬脚,砖头不偏不倚的砸在了胖子的脚面上,把胖子砸的妈呀一声,叫了出来。


胖子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冲我骂道:“你这两下子,怎么跟血精灵法师是的,准头儿这么差劲?”


我可没心情和他拌嘴,眼见情势紧急,弯腰又抄起来一块砖头。还没出手呢,胖子就吓的先把脚缩了回去,生怕脚面子再挨一砖头。那只变异的哈巴狗依旧死咬住不放,整个身子都随着胖子的脚一起离开了地面,被吊到了半空中。


“我来!”苏婉劈手把我手里的砖头抢了过去,想也不想,就一砖头拍了下去,正打在哈巴狗的脑袋上。这一下力道十分猛恶,小哈巴狗被打的向地上摔落。苏婉不等哈巴狗落地,就在半空中抢先踢出一脚,将哈巴狗远远的踢到了大街当中。


北方冬季的中午,阳光并不怎么热,哈巴狗却像是见了活鬼一样,闭着眼睛向建筑物的阴影冲去。苏婉举枪又打,这一次轰飞了哈巴狗的一条后腿。哈巴狗丝毫不停,一直冲进了建筑物的阴影里,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你没事吧?”我问胖子。


胖子乍了乍舌,先抬起脚来看了一眼鞋子,还好因为是冬天,他穿的是棉鞋,那只小哈巴狗虽然凶悍,毕竟个头太小了,只不过在鞋子尖儿上咬了几个小眼儿。他悻悻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没啥大事儿,不过我真感谢你用的是砖头而不是片儿刀。”


胖子打开了储蓄所的卷帘门,我们三个人鱼贯而入,胖子赶紧又把卷帘门放了下来,储蓄所的大厅里面立刻暗了下来。


这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储蓄所,就和我们平时见到的那些小储蓄所一样,外面是一个拱储户使用的大厅,说是大厅,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个二十来平米的大厅。大厅四周的墙壁上,悬挂着各种时间段内储蓄的基本利率,甚至还有外汇与人民币之间的兑换利率表。再就是一副大大的员工简介表,五六张红色背影的彩照粘贴在上面,估计就是这里的上班的人。


大厅里面就是储蓄所工作人员的办公间,也有将近二十个平方。


胖子用钥匙打开了大厅与工作间之间的双层防盗门,我们三个人就都进入了工作间。工作间里的座椅用具显然已经被苏婉和胖子搬动过了,东墙下摆了两张桌子,上面还铺了几张报纸,苏婉走过去坐在了桌子上,看样子那地方就是她的临时行军床了。回头看看,西墙下同样摆了两张桌子,估计是胖子的地盘。此时胖子的床上,赫然铺着厚厚的一层百元大钞,看样子是被胖子当成褥子了。


苏婉的“床”头,摆着一个体型不小的保险柜,保险柜的旁边有一道小门。我还以为小门后面是地下室什么的呢,走过去一看,才知道是个小小的卫生间。整个工作间包括卫生间的墙壁都是密封的,没有窗户。


“我早就检查过了,”苏婉看起来像是在安慰我,更像是在安慰自己一样,说道:“四周的墙壁都是混凝土浇筑的,绝对结实。粽子虽然力大无比,不过370公分厚的混凝土墙壁,足以抵挡他们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道:“一个礼拜之前还是好好的,怎么几天的功夫,就变成了这样?”


“来来来,边吃边谈,边吃边谈……人是铁饭是钢……”胖子从大兜子里摸出来三个玻璃瓶装的午餐肉罐头,给我和苏婉一人递了一个,然后就把自己的那份儿打开,先闻了闻肉香,然后就忍不住诱惑的又舔了一下,就皱着眉头嘟囔道:“这味道真不怎么样,白瞎这么好的肉了……”


苏婉看着自己左手上的戒子发了一会儿楞,然后头也不抬的说道:“你还记得前几天网上疯传的那个抓疯子的视频吧?”


我当然记得,“是的,为了那个视频,我还被我们编辑训斥了一顿……我就只好拔掉了网线专心码字了。”胖子嘴里嚼着肉,含糊不清的问道:“你们编辑训你干什么?”


我挥了挥手,让他别打岔,就听苏婉继续说道:“当时我们抓住了那个疯子之后,领导见我累得够呛,就先打发我回家休息了。队里其他的同志护送李严(就是那个男警察)和那几位受伤的群众去医院救护……”


我点了点头,心想她们领导还挺体贴人的。


苏婉继续说道:“大约是凌晨五点多钟的时候,我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然后我就听到我妈问:‘小华,你怎么现在才回来?都几点了。’小华是我弟弟,大学二年级学生,这几天放假回家,总和他们的本地同学聚会玩乐,经常很晚才回家。不过像那天一样彻夜不归的情况还是头一次发生,我正觉得生气的时候,突然之间就听到我妈惨叫了一声……”


我听到这里忍不住也是一哆嗦,暗自猜测当时发生了什么不幸。胖子显然听过这个故事,本来使劲儿的吧唧嘴,这个时候也知趣的闭上了嘴巴,


苏婉喊着眼泪说道:“我听到惨叫声就觉得不妙,赶紧跳下床,打开房门一看,只见我弟弟……我弟弟正带着十几个浑身是血的人……活活的把我妈妈咬死了……呜呜……呜呜……”女警察再坚强,说到这里还是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道:“我真不明白,小华怎么会下得去那个手……我爸爸死的早,家里全靠妈妈一个人支撑着,她省吃俭用的把我们姐弟两人抚养长大,结果小华他……”


我听的脊背发凉,母亲被亲生儿子活活咬死,那是怎样的一种人间惨剧?其行为不但令人发指,简直是十恶不赦!


苏婉咬着牙说道:“当时我一看就急了,推开门就闯了出去,喝骂小华你疯了?小华他们都抬起了头,等着血红的眼睛看着我,我刚意识到不对,他们就放脱了我妈妈的尸体,一起向我扑了过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