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同时遭受西方侵略 中国日本为何结局不同

我们常说要总结胜利的经验与失败的教训。这里有一个隐含的假设,那就是只要是胜利了,我们就是成功者,我们所做的基本上就是正确的,所需要的是总结其中的成功经验,并将其保持并进一步发扬光大。只有失败的时候,我们才需要痛定思痛,反躬内省,寻找改革图强之路。长久以来,我们国家反思历史基本上就是按照“胜利——保持与发扬,失败——反思与改进”的逻辑脉络来进行的。然而,我们的东邻日本,有时对这个逻辑却有着不同的看法,从而也导致对胜利不同的应对方式和不同的结果。萨英战争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萨英战争指的是1863年8月在日本萨摩藩(日本幕府统治下的一个地方诸侯,在今九州岛鹿儿岛县)与英国之间爆发的战争。这次战争的导火索是1862年9月的“生麦事件”。当时有4个英国人在横滨附近的生麦村游玩时马匹受惊,撞上了萨摩藩大名岛津久光的队伍,结果被积极“攘夷”的日本武士砍死1人,砍伤2人,只有唯一英国女性得以幸免。为此,1863年8月11日,英国舰队开到鹿儿岛同岛津久光谈判,要求赔偿25000英镑,同时要求逮捕惩罚肇事者。据说可能是翻译不当的缘故,岛津久光以为英国人要求惩罚自己,于是予以断然拒绝。8月13日,萨摩藩计划奇袭英国舰队,因引起英军警惕而失败。8月15日,英国舰队扣住了萨摩藩的三艘蒸汽船。中午,装有80门大炮的萨摩藩岸防炮台先发制人,开始炮击英舰。英国舰队被打得措手不及,到下午2点才开始使用其装备的100门舰炮还击。由于萨摩藩占有天时地利(开战当时暴风雨来临,英国舰队摇晃严重、准备不足的火炮命中率极低。而英国舰队停泊的地方正好是萨摩常常军演训练的地方,且海域狭小,不利于发挥英军火炮射程远的优势),加之英军由于刚刚取得第二次鸦片战争的胜利而盲目自大,未做充分战斗准备,导致尽管英军在武器装备上占有明显优势,但在战斗中却未能占到多大便宜。开战后不久,萨摩军的大炮就命中了英军旗舰舰长室,击毙旗舰舰长与大副以下多人。经过激战,英国舰队不得不撤退到樱岛附近,停止了作战行为。次日,双方再次发生炮战,英军依然未能压倒萨摩军。到8月17日,英国舰队弹药几乎耗尽,被迫从战场上撤退。


从近代西方殖民史的标准来看,落后的一方在抗击西方殖民者的战斗中能够打出如此战绩已经是相当了不起了,堪称大捷。按说岛津久光应该因此而额手称庆,好好开开庆功大会,封赏将士,然后再宣布对英夷采取更为严厉的政策才对。然而,岛津久光却做出了一个几乎让所有人都惊呆了的举动,原本是坚定的“攘夷派”的他于10月主动派出使节去江户向英国公使谢罪求和,不但拿出了25000英镑的赔偿款,还作出惩处“生麦事件”凶手的承诺。作为胜利的一方,萨摩藩居然主动屈膝投降了!

原来,尽管取得了战斗的胜利,岛津久光却在胜利中看到了萨摩藩与英国之间的巨大差距。岛津久光发现对方的大炮的射程和威力远远超过萨摩藩的大炮。这次虽然萨摩军依靠各种有利条件,侥幸伤亡较小,但装备设施损坏却很严重——萨摩藩苦心经营多年的集成馆(近代工厂区)和铸币局被严重破坏,鹿儿岛城城门、箭楼被毁,房屋被毁者达500多间。萨摩藩实力损失惨重。如果英军休整后再第二次、第三次来犯,萨摩藩终将败北。因此,萨摩藩若要继续抱残守缺,拒绝改革,与西方搞对抗,是绝没有出路的。


正是基于这样的清醒认识,岛津久光决定放弃“攘夷”的观点,改为采取“开国”的政策,全面进行现代化改革,向西方学习。而“开国”的第一步,就是放下胜利者的架子,谋求与英国人的和解。而英国也因萨摩藩的强硬反击而重新评价其实力。这次事件反而发展成萨摩藩与英国的合作契机。于是,就在萨英战争硝烟刚刚散去,萨摩藩就开始启动再改革——重建集成馆。半年之后,1864年6月,萨摩藩创办了西学(日本称“兰学”)学校——开诚所藩校。1865年4月,萨摩藩向英国派出了日本第一代赴西方国家的留学生。1866年11月,萨摩藩从英国引进了日本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近代纺织工厂——鹿儿岛纺织所。不过几年时间,萨摩藩就走在了日本甚至是整个亚洲近代化运动的最前列。在1868年开始的明治维新中,萨摩藩作为日本最强大、最近代化的地方势力,坚决地站在明治政府的一边,成为击败幕府政权,建立维新政府的主力军。而经历过萨英战争和近代化改革洗礼的萨摩藩藩士们,如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等则都成为了明治维新的领袖人物。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以萨英战争为契机的萨摩藩改革就是日本明治维新的先声!


说到这里,有人可能不禁要感慨:日本人运气真好,只付出了这么少的“学费”就启动了近代化运动。然而,殊不知,这样的运气,中国得到的比日本更早、也更多!就在萨英战争的前4年,1859年(咸丰九年),在中国大沽口就发生了跟萨英战争几乎一模一样的事情。在第二次大沽之战中,轻敌冒进的英法联军同样被占有天时地利的清军侥幸击败。可是,沉浸在中国上国的美梦之中的大清朝廷越发加强了盲目自信,认为英夷法夷终究不是中国的对手,以前得逞几次不过是一时侥幸,只要中国任用得人、迎头痛剿,那些妖魔小丑是完全可以击败的。从而中国这头睡狮又放弃了一个醒来的机会,翻个身子又沉沉睡去。


要知道,这还远不是中国第一次因为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而放弃改革的机会。早在萨英战争170多年前(1685年,康熙二十二年),中国军队就在雅克萨与沙俄军队发生过战斗。早在萨英战争200年前(1661年,顺治十八年),中国地方军队就在台湾与荷兰的海陆军都发生过激战。在这些时候,欧洲已经进入了近代社会,荷兰业已成立资产阶级共和国,正以海上马车夫的形象纵横大洋之上,俄国的彼得大帝也即位3年,正在酝酿一场伟大的改革。虽然还没有到后来鸦片战争时完全一边倒的程度,但此时的俄国、荷兰军队在组织、装备、训练等方面已比仍处于封建社会的中国军队有着明显的优势,坚船利炮的形象已经建立。可是,由于中国军队最终取得了这些战斗的胜利,在战斗中发现的双方差距就被胜利的光环所掩盖了,睡狮再一次躺下,进入中国上国的香甜梦乡。与萨英战争做一个对比,人们不禁要喟然长叹:如果中国的皇帝们能有岛津久光那样的眼力和胸怀,中国何至于要到1861年圆明园化为灰烬之后才成立总理衙门,使得自己的近代化进程如此姗姗来迟而又代价巨大呢?


在经历了无数曲折,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之后,中国终于走上了现代化的大道。在近年来国际金融风暴的考验下,中国更是一枝独秀,在西方国家纷纷在经济衰退和债务危机的泥坑中挣扎的时候,依然保持了快速增长的经济发展势头。一时间,各种类似北京共识、中美共治,乃至中国很快就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说法纷至沓来。如果用战争来比喻,毫无疑问,中国现在是打赢了一仗,而且赢得相当漂亮!然而,从萨英战争的历史经验中我们可以看出,胜利者未必就是不应受到指责的,他也可能有着许多内在的缺点问题需要向失败者学习。然而,这些问题很容易被胜利欢呼声所掩盖,从而隐藏下来,成为身上的暗伤。从这个角度来看,胜利其实比失败更值得警惕!因为失败时,人们比较容易保持清醒的头脑,会努力寻找自己的缺点问题和改进之道,从而为后来的胜利打下坚实的基础,所谓“失败是成功之母”就是这个道理。而胜利,则恰恰相反,可能会让人们冲昏头脑,自以为是。如果没有岛津久光那样的眼光,胜利反而很可能会成为失败之母!因此,让我们向岛津久光学习,深刻的总结胜利的教训,时刻保持谦虚谨慎的态度,不断反省自己、改进自己,不要让今天的胜利变成明天的失败,而是要让今天的胜利变成明天更多更大的胜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