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市场担心“持久战”


能源市场遭遇了一个夙敌:中东富油国家的战争。

随着西方国家的战机周一再次轰炸利比亚——这是2003年入侵伊拉克以来,西方对阿拉伯国家规模最大的军事打击——石油市场慢慢接受了一个不祥之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利比亚是全球第12大石油出口国,也是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的成员国之一。根据监督组织国际能源机构(IEA)的数据,危机前,该国石油日产量达158万桶,而现如今,石油生产已几近中断。

现在,市场担心产出可能需要数月才能恢复,更糟糕的是,战争可能会破坏石油设施——无论是意外还是有意为之。

咨询机构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分析师穆罕默德(Mohammed El-Katiri)表示:“目前这场战争看上去可能会是一场持久战。”他表示,这场愈演愈烈的冲突无论发展为哪一种结局,“利比亚石油出口都不会很快复苏”。

除了划定禁飞区和空袭威胁,联合国安理会(Security Council)上周四通过的第1973号决议还规定实施制裁,包括冻结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National Oil Company)的资产。资产冻结对利比亚构成了事实上的禁运,现政府和反对派都会受到影响。

标准银行(Standard Bank)驻伦敦的石油分析师Jinzhong Zhang补充道:“市场在短期内不会看到利比亚石油生产的恢复。”

迄今为止,沙特阿拉伯及其它重要的欧佩克成员国已增加本国产量,以弥补利比亚造成的短缺。尽管如此,石油市场仍极度紧张。周一,在战机轰炸利比亚的同时,全球基准布伦特原油价格盘中升至每桶116.22美元,接近2月下旬创下的每桶119.79美元的两年半高点。

随着交易员抬高市场的风险溢价,且考虑到最糟糕的情况——沙特及其它国家被迫填补利比亚产出缺口的时间,可能超出之前的预期——油价可能会进一步上涨。

美国一些高级官员暗示,最糟糕的一种结果是利比亚分裂为由穆阿迈尔•卡扎菲( Muammer Gaddafi)控制的西部,以及由反对派力量控制的东部。根据划分边界的位置,位于富裕的锡尔特(Sirte)盆地的油田可能会被不同派系割据。交易员表示,这种可能性令人不安。

还有一种结果:卡扎菲攻击石油产业,实施“焦土政策”——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 在1991年初下令伊军从科威特撤离时,就曾施行过这一政策。但分析师和交易员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小。

Zhang表示:“市场还记得科威特油井着火的情景。卡扎菲已发出警告,不会让西方大国染指利比亚石油。”

在卡扎菲军队与驻扎在班加西的反对派军队之间的战斗中,最为重要的争夺目标就是对该国石油行业的控制权。3周前,反对派军队在起义的第一阶段便迅速取得成果,夺取了该国东部最大的萨里尔(Sarir)油田以及最大油港锡德尔港(Es Sider)等数个出口油港的控制权。

这些进展赋予了反对派军队足够的自信,考虑通过总部位于班加西的海湾石油公司(Agoco),启动自己的石油出口项目。

处于海湾石油公司控制下的地区,通常日产量约42万桶——海湾石油公司是总部位于的黎波里的国有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的子公司,目前双方已断绝关系。班加西官员表示,在Nafoora等数个油田被关闭后,海湾石油公司的日产量已降至10万桶左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