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英豪之还我河山 外传 夜袭兴隆(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7.html


为了搞清楚现在日军的动向,我派出了两个比较机灵的家伙化装成难民的样子去侦察,我则和付财他们继续修建我们的根据地,经过几天的努力,一个像模像样,有数层防御线的一个“根据地”算是盖好了。就在这个时候,两个派出去侦察的人回来了。


“大哥!他们回来了!”秦子才跑来找到还在修葺加固防御线的我说。“噢,我们看看去!”我把东西放下,跟着秦子才来到了所谓的前厅,我见到了两个累得够呛的侦察兵。“大队长,咳。。。。”这个叫小六的侦察兵还没说话就咳了起来。“别急!慢慢说,先喝口水!”旁边的一个弟兄端着一碗水送了上来。“我来说吧,”旁边和小六一起去的士兵说”大队长,中央和日本人签了合约,现在从喜峰口到丰台被划为非军事区,国军都已经撤走了,现在的非军事区内,到处都是日本军队和一些浪人,到处烧杀抢掠。不过我们探听到离我们最近的日本部队是一个什么营,大概有几百名鬼子,在兴隆,那里好像有个什么日军的南下补给库,这几百个鬼子就是守着这里的,我们看见路上的日军卡车都是去兴隆的,不过他们只到兴隆就不往南走了,进去没有多长时间就出来了。”“好!这就够了!你们的任务完成得很好!”“是!大队长!”“下去休息吧,我们怕是有事做了。叫二弟和三弟过来,我们商量一下!”“是!”秦子才答应一声就跑了出去。


没有多长时间,几个人就坐在了一起。“大哥,你叫我们来有什么事?”罗刚问道。“是这样!”我环视了一眼说道“我们现在想要单干,就必须要有枪有人,关键是要有枪,不光是枪还有炮,只要咱们有了家伙,就不怕没有人,有人有枪那就可以大展宏图了,可是现在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粮食,我们进山带的口粮已经快吃完了,没有吃的那还抗什么日啊!这次小六子他们回来说了一个很重要的情况,那就是在兴隆有一个日军的不给仓库,如果我们能够抢了这个仓库,估计半年之内就没有问题了。”“兴隆?”罗刚说了一声。“那个镇子不小啊,有多少鬼子?”“听小六他们说大概有几百名鬼子!”“啊?”几个人同时惊叫了一声。


听说有几百名鬼子,大家都一声惊呼,尤其是和日军打过仗的罗刚,他明白日军的战斗力,几百个鬼子,要是野战的话,大概要一个国军旅才能对付。“大哥,这活不好干吧,咱们就这一百多号人,对方几百人,日本人虽然不是东西,不过那战斗力确实不是吹出来的,能行吗?”其他两个人也点点头,表示同意罗刚的看法。


“咱们可以不打野战嘛,”我说道“日本人向来骄狂,看不起中国军队,现在刚获大胜,会更加不可一世,防守必然松懈,我们可以组织一支精干的队伍,搞偷袭,只要把东西抢出来就行。咱们队伍里有多少会开车的?”“这个,”罗刚思索了一下“大概有几十个吧,我以前是干过东北军的汽车连,有几十个弟兄都是汽车连的,他们和我一起投靠的二十九军,这次干咱们出来的,有二十几个,应该都会!”“那就好,把这二十几个人带上,我来带队,罗刚你和我去。”罗刚看我很自信的样子,没有怎么犹豫就喊道“是!”。


我之所以这么自信,是因为我就是侦察兵出身,对偷袭渗透那是行家里手,不过最大的仰仗还是日军的骄狂,这一点我是很有把握的。留下了付财和秦子才看守,我和罗刚还有那二十多个人一气化装成难民的样子离开五指山,去了兴隆。


经过一天多的行军,一行人来到了兴隆,兴隆这个镇子不算太小,城头上插着日本膏药旗,还有几个日本兵在巡逻,城下还有几个伪军和便衣在盘查进城的人。我绕着兴隆转了一圈,发现兴隆的东门的城门已经被炮火毁掉了,还没有修好。“小六,你过来!”我把小六叫了过来。“日军的仓库在那里?”我问道。“就在东门进去不远的地方,是一片仓库,仓库的外面有汽车停着,我上次来的时候看到日本人的运输卡车都是从东门进去,卸了东西然后再返出来,那片空地上的车则是装好后向西门和南部开走了!”我知道了,这好似日本人的一个物资中转基地,听完小六子的话,一个夜袭的计划出现在我的脑子里。

接下来我做了安排,二十多个人分成十个组,分散进城,进城后在日军的基地东边集合,等到晚上的时候,开始行动!二十多个人分成了十个组,化装成难民陆陆续续的进了城,进了城之后,在城里日军仓库东边聚集在一起。

进了城之后,和我想的一样,日军的防守不是十分严密,甚至有些松懈,就是仓库附近的日军防守也很是松懈。和小六子说的一样,不时的有汽车从东门开进来,卸了东西之后,再由抓来的劳工,装上仓库外等候的汽车,装上车之后再向西门和南门开去。我看了看仓库的防守,一共有几十名日军哨兵,门口有一挺九二式,其他的都是一些游哨,这样的防守可以说是十分松懈的。不过对于日军来说,中国军队已经南撤,现在的兴隆已经是皇军的天下,兴隆周围也都是日军的部队,胆小的中国军队恐怕还在拼命地逃跑,实在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我看着日军的仓库笑了笑,决心不光要抢几十车的物资,还要把这个中转仓库给干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