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已死,怀念胡适

关于北京大学的堕落,我已经写过多篇文章了。然而,北大似乎觉得自己的堕落速度还不够快,于是又宣布了一条令人吃惊的消息:北大将对“思想偏激”等十类学生进行会商。


对北大此做法,人们进行了猛烈的抨击。我的意思,是请北大首长解释一下什么叫“思想偏激”?比如,是支持卡扎菲叫偏激,还是反对卡扎菲叫偏激?那些北大历史上光荣的人物,陈独秀思想偏激吗?蔡元培思想偏激吗?林昭思想偏激吗?


北大首长所说的思想偏激,其实大家心领神会。


“思想偏激”的学生要被谈话,那思想偏激的老师呢?贺卫方被北大排挤,是众所周知的事。而那个眼邪心歪的傻子孔庆东,为什么竟然能在北大当老师呢?难道,北大自甘堕落地把当年的“兼容并蓄”阉割为兼容孔庆东这种傻子,却排斥贺卫方这样有良知的知识分子?


我不是北大学生,也不是北大老师,所以北大没有资格找我谈话,我也没有资格接受北大谈话。我真希望双方有这个资格,然后我可以赶紧打报告给北大首长:我思想偏激,恳求您来找我谈话吧。


司徒雷登的燕京大学已经死了,蔡元培的北大已经死了,胡适先生的的北大,更是早已经死了。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北大,早已经死了。


五四中高举“民主自由”火炬的北大,早已经死了。


北大已经死了至少60年。如今的北大,是肮脏可耻、奴颜卑膝的北大。当年我们尚可对北大说一句“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如今的北大,已经没有资格承受我们的期望。我们早已经不对北大抱有任何幻想。


在一个全民堕落的社会,我们也并不指望北大出淤泥而不染,我们只是希望北大成为芸芸众生中最普通的一员。如今的北大,只不过是红旗下的一个蛋。我们只希望北大这个蛋像其他蛋一样,跟随圣旨扯扯蛋就行了。可是,这个小小要求也得不到满足,北大楞是要冲在前排,争当出头的奴才。


既然北大下定决心排除万难要堕落,那么我们还有最后一个小小的要求:您要当婊子尽管去当,能否在当婊子的同时,把北大西门的牌匾摘下来?


我们希望能对着一块稍微干净一点牌匾,怀念司徒雷登先生,怀念蔡元培先生,怀念胡适先生。尤其是怀念那位60年前没有把北大老师全都接走的胡适先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