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做守护部队财产的‘看门犬’

623145708 收藏 0 132
导读:“胆子太大了,计划投资才900万元,送审标底居然超出整整700万。”汪锡广一看资料,气就不打一处来:不用说,肯定是虚报材料价格。 汪锡广,南京军区联勤某分部审计办主任、高级审计师。在汪锡广的审计生涯中,类似的事情时常会遇到。 2004年2月,汪锡广带队对某国防工程六标段预算进行审计。对“不按套路出牌”的承包商来说,汪锡广就是个办案经验丰富的“老公安”。他暗地里到当地建材市场调查取证,对每一种材料进行核价。他发现,仅“彩钢夹心板”一项,承包商就比市场价多报了400多万元。

“胆子太大了,计划投资才900万元,送审标底居然超出整整700万。”汪锡广一看资料,气就不打一处来:不用说,肯定是虚报材料价格。


汪锡广,南京军区联勤某分部审计办主任、高级审计师。在汪锡广的审计生涯中,类似的事情时常会遇到。


2004年2月,汪锡广带队对某国防工程六标段预算进行审计。对“不按套路出牌”的承包商来说,汪锡广就是个办案经验丰富的“老公安”。他暗地里到当地建材市场调查取证,对每一种材料进行核价。他发现,仅“彩钢夹心板”一项,承包商就比市场价多报了400多万元。


找到真凭实据后,汪锡广立即要求该单位推迟开标时间,与造价事务所进行谈判。一开始,对方还以“彩钢夹心板”本地市场没有现货为由躲闪。汪锡广拿出本子,一一列出当地市场上这种材料的销售地点和价格。经过5天的忙碌,他一下子就对原定标底审减了820万元。在事实面前,承包商无话可说,只得接受。


凭着这股子“倔劲儿”,汪锡广从事审计工作12年来,先后查处和审减超预算开支和施工单位不合理收费逾亿元,创造了12年无信件、无上访、无投诉、无复审的纪录。他先后被表彰为“全军优秀共产党员”、“全军模范审计工作者”、“全军优秀纪检监察干部”、“全军党风廉政建设典型”。


汪锡广很欣赏前联邦德国审计法院院长扎维尔伯格的一句话:“审计是国家财产的看门狗。”他说:“我愿做守护部队财产的‘看门犬’!”


半路出家的审计专家


1999年8月,全军在联勤分部设立审计机构。汪锡广从营房部门调到了审计处工作。当时他就暗下决心:“半路出家也要变成审计专家”。


汪锡广所在的联勤分部处于我国经济发达的江浙沪地区,部队建设工程多,涉及金额巨大。汪锡广深知自己肩上的担子之重。


自从选择了审计行业,他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利用业余时间钻研审计专业知识,并尽可能不参加各类应酬。


2005年,在军区首届审计知识比武竞赛中,汪锡广获得了第一名。2007年,他被军队审计理论研究中心选为第四届理事。


在汪锡广看来,要成为一名优秀的审计人员,业务能力是基础,而一丝不苟的态度才是根本。


2002年4月,汪锡广带队对某国防工程进行竣工审计。从报告上看,工程各种手续齐全,定额标准全部合乎规定,一切看起来似乎无懈可击,就等着他签个字拨付200万元的工程款。


工程队老板越催得紧,汪锡广心里越觉得不安。他总觉得“无懈可击”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问题。


但发现漏洞不能只凭感觉,还必须有确凿的证据。不久,一块“水稻田”地基引起了汪锡广的警觉。原始图纸上明明标注原地基是一条乡村公路,而施工队偏偏说是“水稻田”,并以此虚报工程量。


他立即通知施工队老板到现场核查究竟。老板心虚,以“没有测量工具“等为理由搪塞,想拖延时间蒙混过关。


汪锡广从其他工程队借来工具,带领两名审计员逐段抽样检查,原来的路基很快被找到了。


老板急了:“汪审计,你这样一折腾,我可就少了30万块钱啊!”


但汪锡广心里想的是国家和军队的财产,他不仅进行了审减,还按照相关规定对施工队罚款两万元。


2004年年底,汪锡广在某单位检查时,无意中听到一名助理员说,这个单位曾经处理了两条报废趸船。出于职业习惯,汪锡广随口问了一句:“卖了多少钱?”那名助理员告诉他,一条卖了8万元,一条卖了10万元。


汪锡广立即到财务室去查,结果没有找到任何相关记载。他反复追查这笔款项的下落,最后得知这笔钱确实没有入账,而是用来购买一台18万元的摄像编辑机。按要求,这类资产是须经报批后才可购买的。


汪锡广当即要求这个单位将这18万元全部入账,再补办购买摄像编辑机的报批手续。


可当他第二次到这个单位时,发现仍没有整改到位,汪锡广再次督促落实并报告分部领导。年底,在分部党委扩大会上,这个单位被通报批评。


审计干部有时需要“一根筋”


2005年3月,按照计划,汪锡广和几位同事着手审计某部的电力安装工程。


几个回合审下来,工程队多计工程量、高套定额、材料定价过高等问题一一浮出水面。


当汪锡广向对方指出这些问题时,工程队老板和预算员说:“我们报的就是这个价。你们要改金额的话,我们就断部队的电!”


汪锡广强压住心里的火,冷静地告诉对方:“垄断行业也要遵纪守法。不是你们的钱,一分也别想从这里拿走!”


一听这话,对方的口气有点软了,但还是指着账本,很不服气地说:“你看,这是你们能卡住的吗?”


汪锡广没说话,而是认真地进行核实取证工作。经过几天几夜的辛勤工作,终于发现已埋设的6个管道只有部分完全用在部队,另外的被地方单位占用,但费用却全部算在部队头上,仅此一项就多报了近百万元。


铁证如山,僵持一个月后,这个老板极不情愿地在结算单上签了字,经费从273.78万元审减到了141.45万元,并另外罚款5万元。


在工作上,汪锡广不怕别人说自己“一根筋”。有段时间,汪锡广接连碰到威胁恐吓,有的发短信,有的甚至把电话打到他家里。虽然家人很担心,他自己压力也很大,但汪锡广却从来没有退缩过。


一次,汪锡广到某单位进行工程结算审计。刚进招待所,施工队老板就敲开汪锡广的门,把一个厚厚的信封往他枕头底下塞。


汪锡广让对方马上把红包拿走,不然就交到纪委去。老板见软的不行,就开始耍“横”了,放出话来:“这是我的地盘,谁敢审掉我一分钱,我就要他一条腿!”


面对威胁,汪锡广丝毫没有退缩:“自从我干上审计,就没怕过什么邪。不信你试试!”


老板越横,汪锡广和审计组审计得越仔细,该审减的一分不让。他们连续3天工作到深夜,审查了9大本资料,最后审减经费50余万元,审减率达28%。在事实面前,曾经蛮横的老板变得哑口无言。


建立健康的机制是根本


在汪锡广看来,审计工作只当查处问题的“马后炮”远远不够,更需要通过建章立制强化预警功能。


2001年9月,汪锡广对某仓库新修道路工程进行审计时,遇到了“新情况”:这个仓库营区道路本来是一项造价50万元的整体工程,却变成了6个10万元以下的零星工程。他一想就明白了:分部规定10万元以下的工程可不经审计直接结账,他们这样做是想逃避审计监督。


“这可不是个小问题,千方百计逃避监督就为个别人出现经济问题提供了方便。”汪锡广想到有的单位长年累月使用同一个工程队施工,有的单位在同一时间找来多家工程队把项目“化整为零”施工等现象,果断向分部建议:对各单位同一施工项目、同一施工单位、同一施工期间的“三同”工程,必须经过审计后方可报销出账,防止中间出现问题。


很快,分部“‘三同’工程必审”的机制出台了。这一制度从根本上杜绝了个别单位在工程建设中规避审计打“擦边球”的现象。


几年前,国家审计署在全国掀起了“审计风暴”。刚担任审计处长没多久的汪锡广深受启发:有的单位对审计出来的问题屡审屡犯,说到底是因为他们没有感到压力。如果对各单位审计出来的问题进行曝光,就可以充分利用舆论的力量进行监督。


随后,他向分部党委呈报了推行“审计结果讲评制度”的建议:以定期、不定期的形式在分部党委全委会上实名讲评各单位审计出来的问题,限定他们的整改时间,并下发通报。


分部党委接受了这一建议,在当年的党委扩大会上,分部领导根据汪锡广提交的审计报告,对有的单位工程建设“三超”、接待费超限额、打“擦边球”超标准发放福利、党委理财制度不落实等问题,指名道姓地逐一讲评。与会人员受到强烈震撼,许多单位领导听得都坐不住了。这些问题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


有一段时期,分部所属医院竞相展开医疗合作项目,医疗毛收入激增,按毛收入比例提发的奖金也大幅增加。汪锡广在审计中发现,虽然“蛋糕”做大了,但医院的实际效益提升并不大。


经过深入的思考和调研,汪锡广大胆提出“对医疗合作项目进行规范管控、实行以纯收入提成发放奖金并封顶、在医院推行全成本核算”等建议,被分部党委采纳推广。


这些创新举措有力地促进了分部所属医院建设的科学发展,质量效益得到大幅提升,自2007年以来,纯收益按年均23%以上的速度递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