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药家鑫案写给法官的几句话

药家鑫案引起了全国民众的巨大关注,足以证明这个案件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杀人案件,而是一个既具有普遍性、又具有特殊性的非常重大的案件。法官肩上的担子之沉重不言而喻。


案件必须以“国案”的最高层次审判


所有案件的审判,实质都是某些社会法律关系的调整。一个普通离婚案件的审判,调整的是一个小范围的法律关系;一个普通杀人案件的审判,调整的法律关系往往也局限于很小的地理范围;药家鑫杀人案件,不自觉的上升到全国的法律关系范围,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其中原因取决于案件性质的普遍性和特殊性。所以说,药家鑫案的审理和判决,必须覆盖全国范围的法律关系范畴来予以调整。审判已经不是一市县的案件,也不是一省的案件,而是国家案件,这是指导思想之一。


案件的审判所要平衡的社会法律关系涵盖全国


案件审理的法条、证据以及所有相关内容,实质都是某些社会法律关系的平衡。一般的案件,从审理,到依据法条,到人证物证,直至最后的审判,所要平衡的社会法律关系,很少。可能是几个家庭及其亲朋好友;也可能是一个或几个村子的范围;范围有的再宽一些,如一县一市,等等。药家鑫案,已经不仅仅是平衡一个县城,一个地区,甚至一个省的社会法律关系,已经上升到必须平衡全国社会的整个法律关系,如果不是这样审判,必然会造成某些社会法律关系的紊乱、矛盾、负面反弹或强烈反弹。所谓民意,绝不是有些学者或人们所理解的那样是与审判无法律关系、无直接关系的因素,或者是非理性因素,这样理解完全是错误的.


所有案件不能一律看待,有的案件具有判例的示范效应


所谓判例,就是一些具有普遍性标准又具有特殊性标准的案件审理的过程和结果。英美法系为什么重视判例效应,就是这个道理。具有判例效应的案件,就是所谓风向标,判得好,类似案件得以通用,相关社会范畴就会得到正向效应;判得不好,类似案件照葫芦画瓢,相关社会范畴就会得到负面效应。南京彭宇案件一审就是一个具有风向标的典型判例,而且是一个法官没有意识到它是一个具有普遍社会范畴的案例,是一个判决根本性错判的案例,是一个具有负面结果的判例。目前,药家鑫案件,恰恰又是一个具有全国风向标的典型案例,判得如何,或正或反都具有非常重大、深远影响、非常示范、连带复杂的后果。这里认为,如果法官以药家鑫案作为孤立个案来审判,那么,个案审判也许非常准确,但是作为一种示范判例,作为全国性案例,却是一种错判。而其中的关键,取决于判处死刑立即执行PK除此之外的其他判决。


是否判处死刑或其他徒刑,实质不是判决某个人


所有的法律案件,虽然实际上是针对具体人的判决,实质上或者说法律层面上都不是针对具体的人,具体说,法官审判案件是在审理一种平衡。范围限于当事方的,要取得围绕法条的当事各方的平衡;范围延伸至某种社会范畴的,又要取得某种社会关系的平衡;范围扩大至深远范围的,必然要取得深远社会范围的平衡。否则,法官将国家层面的案件按照个案或低社会范畴层次案件来审判,即使依个案而言审判得再完美、公正、准确,也是一个错判。因为他平衡了很小的法律关系,却损害或失衡了远远大得多的法律关系。一个案件的社会法律关系是小还是大,不是某些人说了算,而是当时的社会结构和法律体系说了算,当时的社会结构与之具有紧密的联系和连带效应,审判该案,不能不处理这种平衡。


少杀慎杀和以往的坚决镇压一类,都与法律无关


一切取决于法律和证据,所谓少杀慎杀、坚决镇压都是非理性、无依据、无法治观念的思维和做法,只能说是一种呼声,或者是一种需要,或者是一种宣传。如何判决,法官独立,超越任何影响,只依据案件的性质(就是社会法律关系)、法条、证据、相关要件,得出自己对案件的判断(审判)。当下全国法律系统,依然具有依政治需要判案的主流意识。上面一说严打重判,不管法律规定如何,到处都是一刀切的严打重判;上面一说少杀慎杀,又是一窝蜂的不杀,或往上推。尤其是大案要案,往往造成深远的负面影响。因此,审理此案的法官,应该是具有全局观念的法官,才能较好的把握案件的审判。


简单谈一下本文对药家鑫案的看法


药家鑫杀人,有的人认为其性质轻于抢劫杀人案、报复杀人案等,这些案件恶性程度高,主观危害大。本文同意抢劫报复杀人案的恶性程度高,主观危害大,但是这些案犯针对的是特定的人或是一种职业犯罪。药家鑫案件是起点非常低的因素触发恶性行为,如果不加以遏制或警示,有可能触发或鼓励更多或更广泛的低起点因素的恶性案件。药家鑫侵害的是不能轻易就可以杀人的广泛社会规范,具有轻易就杀人的恶性示范作用。


药家鑫是否具有杀人恶性,肯定具有。他一共反复刺杀了八刀,必致死对方不可。而有些被判死刑的杀人犯,不少是为了逃跑、抢夺财物、强奸等其他原因(手重或顺带)才致对方于死命,并非犯意一定要夺对方的性命。在这里,药家鑫要取人性命的恶意,比为了逃跑等原因取人性命要恶劣的多。


药家鑫算自首,因为他还具有逃跑的机会但是没有逃跑(不管他逃不逃得掉)。只是这种自首属于最低档那一类的自首,是一种走投无路地被迫自首,与那种公安机关尚未找到目标人的自首,不可相提并论。也就是说这种自首所具有影响判案的功能,对于该杀人案件几乎可以忽略。


药家鑫不属于激情杀人。所谓激情犯案或激情杀人,是指被人激怒、与人冲突升级而采取的过激行为。具体而言,必须是人的情感或理智瞬间被人激发,瞬间走极端。注意,引发激情的不是事物,而是人。药家鑫完全不存在被人激发走极端的因素,因为被撞者不存在任何激发他的言行。他是被突发的事件引发,事件能引发应激反应,但引发不了激情。该事件引发了药家鑫周密的思考,而且是恶性的周密思考:如何逃逸?对方是否看出自己的面貌?对方是否在力图认出车牌或自己的面貌?如何消除痕迹?如何最佳的消除痕迹?如何确保自己一点事都像没有发生?周围有没有人?等等。说他杀人没有经过考虑(不论长短),绝对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符合人的行为的。所以激情杀人是歪曲视听。


赦免药家鑫,就等于放低杀人底线。赦免不该赦免的罪犯,罪罚不当,都是审判结果对社会的犯罪或侵害,反过来等同于鼓励相应的犯罪。所有审判的最终目的不是审判哪个人的问题,而是审判、调节社会行为规范或准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杀人偿命,自古尽然,如果这混蛋不处死,我对中国的司法制度彻底失望了。

药家鑫可以免死刑,哪么死刑也差不过可以废除了,现在谈这个还早。

如果说一个学生操作失误撞死了人,我们可以谅解他,可以考虑从轻。

但他撞了人之后,又下车用刀把伤者刺死,我想不到任何理由不判处他死刑。

如果法官不判药犯死刑,就让全国人民将那法官杀掉!谁保护它,全国人民就革谁的命!!1

如果他不死所有法官都可以下岗回家抱孩子了.中国也不需要法律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