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枪打仗 第三章 围歼 第一节 二月二龙抬头3

韦一笑765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2.html[/size][/URL] 忽然驶来一辆日军军车,径直冲进站台,跳下全副武装的日军。 为首的一名日军官在车上端起喇叭喊话:“军事重地,闲杂人等不得逗留,立刻出站。” 一时间鸡飞狗跳。 那烟摊小贩,卖汤元的,烙春饼的,炒爆玉米花的,被日军赶兔子般撵的东奔西跑。 抄起货担挑起篮,被日兵围着赶进一条出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2.html


忽然驶来一辆日军军车,径直冲进站台,跳下全副武装的日军。

为首的一名日军官在车上端起喇叭喊话:“军事重地,闲杂人等不得逗留,立刻出站。”

一时间鸡飞狗跳。

那烟摊小贩,卖汤元的,烙春饼的,炒爆玉米花的,被日军赶兔子般撵的东奔西跑。

抄起货担挑起篮,被日兵围着赶进一条出站的通道。

刘一刀不禁神色一紧,奔到车下,对日军官道:“今天是二月二龙抬头,中国人的节日。大家不能回家过节便罢了,在火车站吃些春饼炸糕,也不许吗?”

日军官道:“你的混蛋的,给我滚!”

刘一刀道:“以前从来没有清过站,那些烟贩、小吃摊以此谋生,借节日的机会赚一点生活开销,你把他们赶走了,他们固然赚不到钱,车站的节日气氛也没有啦。太君行行好。”

说着将两块银元递了过去。

日军官一把将那两块银元打飞,指着刘一刀的鼻子喝道:“你的再胡搅蛮缠,死啦死啦的!”

毛师爷赶紧跑将过来,将刘一刀拉到一边。

蔡钟离扮的是个货郎,担架里红头绳、发夹的日用百货。被驱赶地随大潮直往出站的楼里走去。

那楼木门一扇,带弹簧自动开合,进去的人一撞,门就开了,进去后门打了借力,便又关了。

里面绑身塞嘴的坐了一堆人,赫然是刚才入得门里的各类摊贩,眼上蒙了眼,绳结儿臂腿一体,捆的直如棕子一般,在地上挣扎蠕动,口中发出呜呜微声。

门边站着十几个大汉,赶进来一个小贩,便扑将上去塞了嘴,五花大绑蒙上眼,蹬到一旁。

又有一群日兵端枪看守,不住用枪托砸将下去那挣扎不服的。

渡边康弘也在其间。

见到蔡钟离进来,十几个大汉正要扑上去四人按倒他,抢上前去把蔡钟离拉了过来。直向蔡钟离使眼色。

蔡钟离发出呜呜的声音,扔倒了货担,无声无息地跟渡边康弘从侧门出去。

穿弯绕廊,来到一个有着百叶窗的遮光房间,吉野太郎正在里面。

蔡钟离见了吉野太郎,鞠了一躬。

吉野太郎道:“你的用心做事,我的是不会亏待你的。”

蔡钟离道:“小的份内当为,至于亏待不亏待的,倒没放在心上。”

吉野点了点头。

蔡钟离来到窗边,扒开百叶窗的帘缝向外瞧。只见刘一刀、毛师爷那群搬运工茫然失措,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对吉野太郎指道:“那白布裹头的便是刘一刀。”

吉野太郎顺着蔡钟离的指点看去,点了点头。

渡边康弘也自一边观望。

蔡钟离又道:“那戴毡帽的便是毛师爷。”

吉野太郎笑道:“如此甚好,坂田君杀来打去,搞了一年狐狸尾巴是红是白都分不清,今天一网打尽。”

渡边康弘道:“那是吉野君官运亨通,吉星高照。”

蔡钟离又指那些穿铁路工作制服的哪些是湖匪所扮。

刘一刀道:“怎地马老三他们还不放冲天炮?”

毛师爷沉吟片刻,道:“按说马老三该放了,他详攻宪兵司令部,我主攻火车站,不是一来都说好的吗?”

刘一刀道:“我总觉得今天透着那么点古怪。”

毛师爷道:“怎讲?”

刘一刀左右观瞧,只见散布在车站四周的搬运工三三两两被车站调度叫去一个房间,再也不见出来。

和毛师爷面面相觑。

蔡钟离道:“刘一刀的计划是由马老三的队伍,也就是那伙抬花轿的在宪兵司令部制造混乱,摆出一副猛攻模样,打下宪兵司令部里头的监狱,放走里面的关押重犯。这样吉野太君布置在火车站的重兵不得不回防,声东击西,刘一刀亲自离队在车站劫银元。不等银元下车,直接劫夺火车头将火车开出罗县,到野外聚歼车上的守兵,劫夺银元。野外还有一队刘一刀的伏兵。”

吉野太郎不禁开郎大笑,道:“渡边君安排的这一招釜底抽薪,果然厉害。”

渡边康弘道:“为天皇效命,在所不辞。”

再看那穿铁路制服的假扮众人,正自彷徨,也被车站调度逐一叫走。

五个日兵,向刘一刀和毛师爷径直走来。

刘一刀和毛师爷对视一眼,立刻转身,径直向他们停摆粮袋的所在走去。走到麻袋堆前,向那两个麻袋口袋里一掏,大惊失色,撕开麻袋一看,里面真是大米。

撕开一袋袋的大米,哪里找的到刚才放在这里的那袋盒子炮枪弹。

那五个日兵已至刘一刀和毛师爷身前了。将两人团团围住。

那车站调度飞奔而来,奔至跟前,朝刘一刀道:“你到你们班头那里去一趟。”

刘一刀道:“何事?”

车站调度道:“你们得到5号仓去卸粮。”

刘一刀道:“不是马上火车就要来吗?”

车站调度道:“今天不来了。”

正说着,远处传来一声火车的长笛。

刘一刀看着车站调度,车站调度脸色微变。

刘一刀道:“好,我这就去。”

朝毛师爷使了使眼色,毛师爷点点头。

两个人一瞬间如滑鱼般相互交换位置,在五个日兵围的铁桶的方寸之间,纵跃借力,刘一刀一拳击在毛师爷身侧的日兵丹田,毛师爷一拳击在刘一刀身侧的日兵丹田。

两个日兵受了这奔来一击,顿时猝然吸气,脸色煞白,腰弯都不弯地软倒了身子向地上瘫去。两个人各自握住日兵手中的枪,迅捷幻影般下了枪尖的刺刀,双臂互勾,一使力身子飞转起来,只见刘一刀的左臂勾着毛师爷的左臂,以此为中心,向心力飞转,一圈360度回到原地,恍若身子未动,而剩下的三名日兵,已脖颈处一线红,张口结舌,“呜”不出声,那线红迅速泛滥成潮,汩汩流下,赫然是颈中鲜血。

车站调度眼中只看的呆了,浑不知恐惧为何物。

张口结舌。

刘一刀和毛师爷只不理他,一人继续从死去的日兵身上下了一把三八大盖,扛在肩上。为首的日兵穿着官服,腰间一把佩枪,刘一刀顺手摘下。死去的三个日兵这才倒了。

直到这时,车站调度才从喉咙深处崩出一声惨烈的尖呼。

却被一声尖锐刺耳的火车长笛掩没。

一列冒着蒸汽的火车疾驰入站,哐哐驶来。

刘一刀和毛师爷又弯腰从死去的日兵身上捡了几颗手雷,大步向站台奔去。

这一切发生在迅雷不及掩耳的一瞬间,只到日兵倒地,火车入站,刘一刀和毛师爷背着枪弯腰捡手雷,吉野太郎才看了个一清二楚。

那站在窗边的渡边康弘和蔡钟离,也看的呆了。

只见刘一刀和毛师爷迅疾冲过铁轨,从铁轨越过的时候,刚摘的那几颗手雷叮叮当当地落在铁轨上,将将冲过铁路一侧,呼啸的火车身影便将他们吞没了。

吉野太郎目瞪口呆地看着缓缓停在站台的火车,眼中透出一丝无助和绝望,越张越大,在一声轰然而起的爆炸声中,猝然紧闭。

只见轰轰爆炸声阵阵响起,那辆火车的两节被炸的轰然上天,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被爆炸冲击波发散的银元满天飞,火车站的玻璃尤如受了弹雨一击般齐然炸裂,站台上的日兵被飓风猝然刮倒,抱头掩面,鲜血淋漓。

火光冲天,硝烟弥漫。狼籍不堪,一地银元。

好一阵,仍有天上遥遥降下的银元铮然落在地面,跳跃有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