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掉麦田种烟叶 当下流行"逼农致富"

据河南省洛阳市嵩县九店乡陶庄村村民反映,3月16日、17日两天,有人开着三辆犁地用的车,闯进他们的麦田,将刚刚返青的麦苗毁掉近200亩。而毁掉村民麦田的原因是:让村民种植烟叶,以完成县政府布置的7000亩烟叶种植面积的指标。(2011年03月25日中国青年报)



有资料显示,河南是我国最大的烤烟产区,嵩县是烟叶的重要种植区。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种植烟叶,十几年了,为什么还要被强制呢?原来“种烟投资大,收成低,扣除各种费用,一年忙下来挣不到什么钱!”陶庄村农民张宜仁(化名)感慨说:“种烟最孬孙,还不如出去捡破烂儿!”



种烟不如种红薯,是陶庄很多村民的一致看法。烟叶种植费工时、技术要求高,特别是炕烟环节难度非常大,从而风险也大。而种红薯不仅产量高,而且工序简单。“种红薯不用像种烟那样,到烟站卖烟时得等上两三天,还得发愁住的地方”。种上红薯后,还能外出打散工挣钱。



但当地的官员却不那么想。“让你种烟你就必须种烟!种其他的,他们给你拔了!”一位村民气愤地说。



对于此次陶庄麦田被毁,嵩县政府工作人员刘闯说,“每个村种植烟叶800亩以上,就是烟叶专业村,会有一定的奖励发展产业经费,但不强求。这是县里引导,村里自己搞的。”九店乡乡长高长伟说:“县里确实给乡里下达了7000亩种植面积的计划,乡里又根据各行政村的烟叶种植历史和基础设施建设情况,给各行政村下了计划。不过这些计划都只是指导性意见,并不强制实施,就算完不成也不会采取什么强制措施。”村干部却说,“种烟是造福群众,为了完成指标,还要继续毁地。”



国家明确规定,农民有按照自己的意愿种植的自由。陶庄村的村干部为什么非要“逼农致富”,强制毁麦呢?显然是有“利”可图!嵩县九店乡政府的一份材料显示:“规定哪个村发展500亩以上连片种植,就能得到每亩地20元的补助,在烟叶收购结束后补助到村。”这,无疑调动了村干部的积极性。



更重要的是,种烟需要缴纳烟叶农业特产税。在烟叶收购环节,国家规定,20%的烟叶农业特产税直接转归地方财政。从《2010年嵩县人民政府工作报告》中发现,该县烟叶种植面积达4.15万亩,完成烟叶收购772万斤,实现烟草税收970万元。这个数字对于一些发达地区可能看不到眼里,但在如嵩县这样的落后地区可就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从而也就转化为毁麦种烟的动力。



为了毁麦种烟,陶庄村还使出了“杀手锏“,“村干部要求所有低保户去毁麦田,不去的话就取消低保资格!”陶庄村一位村民说。对于已经毁掉的麦田,老实巴脚的村民们愿望很简单。“我们也不要赔偿,只想以后能够按我们自己的意愿种庄稼。”然而,3月24日下午,陶庄村一位村民再次反映,“中午,村干部来到我家,说如果今年我家不种烟,就取消我爸的低保资格!”



近年来,各地“逼农致富”的怪象时见报端,一些“逼农致富”反“遭穷”、丰产不丰收、卖不出好价钱的惨状,极易引起农民不满,叫农民束手无策,又哭笑不得。更有地方从独断专行到“逼农致富”,再到逼出人命,在“逼农致富”过程中,违背规律,急功近利,搞形式主义,不仅造成了人财物的巨大浪费,而且严重挫伤了农民的积极性,进而影响党群关系、干群关系,其教训十分惨痛。



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具体到种什么,怎样种,必须让农民自己说了算。能够致富的事情,根本用不着“逼”。在一定程度上说,“逼农致富”是对农民生产经营自主权的侵犯。对“逼农致富”的干部,笔者宁愿相信他们有着良好的初衷,但看到他们制造出来的严重后果,对农民来说那就是祸而不是福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血击 在第2楼的发言:
一看就是楼主在造谣,连还乡团也没有这么坏,难道那里的干部比还乡团还要坏吗?那他们不就是一群王八蛋吗?楼主如果不是造谣就是喝多了,难道楼主现在连王八蛋和公仆都分不清了?其实是很好分的。

事实就是如此

 以下是引用日夜日 在第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血击 在第2楼的发言:
一看就是楼主在造谣,连还乡团也没有这么坏,难道那里的干部比还乡团还要坏吗?那他们不就是一群王八蛋吗?楼主如果不是造谣就是喝多了,难道楼主现在连王八蛋和公仆都分不清了?其实是很好分的。

事实就是如此

别跟他计较,此人不是80岁以上,就是8岁以下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