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子戏说卡扎菲

华普小子 收藏 20 4476
导读: 小子说说卡扎菲那点事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上回小子说到利比亚,这说到利比亚就不能不说卡扎菲,这回小子也跟各位看官聊聊卡扎菲。“哈!臭小子有点胆肥吧!”各位!各位!别着急,小子对着镜子发誓:这是小子头一次背后议论这么大的官。以前最大也就是我们单位小头头,还是因为那月发奖金少给小子算了一元二毛钱。不过小子这次要说卡扎菲在我们村里我算最有发言权啦,因为小子头几年去过利比亚,见过卡扎菲(可不是小子接见他呦!是远远地望了望)。不信你可以打听打听,俺村里人都知道。

小子说说卡扎菲那点事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上回小子说到利比亚,这说到利比亚就不能不说卡扎菲,这回小子也跟各位看官聊聊卡扎菲。“哈!臭小子有点胆肥吧!”各位!各位!别着急。小子对着镜子发誓:这是小子头一次背后议论这么大的官。以前最大也就是我们单位小头头,还是因为那月发奖金少给小子算了一元二毛钱......。不过小子这次要说卡扎菲,在我们村里我算最有发言权啦,因为小子头几年去过利比亚,见过卡扎菲(可不是小子接见他呦!是远远地望了望)。不信你可以打听打听,俺村里人都知道。

其实论“阿菲”其人,长得也不招人待见,身高八尺,脸长丈二,一脸旧社会(满脸愁容),还满头卷发,活像俺村长家里养的那个“贵妇人”。夸张?!小子有图为证,列位看官请看“呼啸的斯图卡”的大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说明:漫画图片摘自铁血论坛:呼啸的斯图卡

但是,品人不能光看长相,要看他做的事、干的活怎么样?我们村长说过,他只要到地里转一圈看看地里的庄稼,再到你家院子里瞅瞅整洁不整洁,就知道你家老爷们是不是个“靠实人”。这也就是“绩效”吧,单位领导也经常对小子这样说。

“阿菲”管的的部门是利比亚国家,那就得看他把这个大院管得怎么样。首先,利比亚所在地区在历史上没有成立过国家,历来都是被外来帝国占领的属地,远的奥斯曼帝国就不说了,二战前是意大利的殖民地,二战后被英法占领,联合国托管(什么托管!联合国就是头包,英法是二包,和咱们工程队“转包”一个意思)。明白历史就能看清楚今天,为什么利比亚会有上百个酋长部落存在?因为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在“国家体”形成前都是以原始部落形式存在的。炎黄是什么?就是中华民族的两个大酋长。利比亚1951年才独立,成立君主王国,那块地才第一次有了国家。1969年被卡扎菲推翻成立现在的利比亚。推翻君主建立共和这在国家体制上也算民主的进步吧。所以“阿菲”出身“民主”没问题吧。

依小子看,虽然“阿菲”统治40年,没有民主选举,但不能说明是专制独裁统治。因为利比亚是部族社会,上百个部落需要一个凝聚中心,否则会松散开来,造成混乱。而卡扎菲在利比亚人心中就是这样有威信的人。“阿联酋”就是五六个酋长轮流坐庄组成的国家,也是没有民主选举,为什么没人说“阿联酋”独裁?所以问题不在这。

利比亚政府机构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同,因为根本没有政府机构,只有人民大议会,也没有议长只有秘书,下设各人民议会委员会主管也是秘书。卡扎菲推崇的理想社会是人民自己管理自己。这和他是部族出身的原始管理方式有关。

1977年3月,卡扎菲发表《人民权力宣言》,宣布利进入“人民直接掌握政权的民众时代”,取消各级政府代之以各级人民大会和人民委员会。(用马甲的话说,这多民主啊!)

所以新闻报道说,利比亚政府内务部长宣布脱离卡扎菲组成临时政府,是不了解利比亚国情的报道。利比亚根本就没有内务部,更没有部长一说。(小子查了利比亚大议会有一公安秘书阿卜杜•法塔赫•尤尼斯•奥贝迪将军(General Abdul Fatah Younis Al-Ubaydi)不知是否指的是此人)

小子悄悄告诉你,利比亚不但没有内务部连国防部都没有设。卡扎菲也不是象西方宣传的那样是总统或元首。他的职务只是“革命领导人”荣誉职务。所以卡扎菲说:美国让我辞职,我没有职务可辞,我不是总统,只是革命领导人,在政府中没有任何职务。所以卡扎菲给美国总统的信中称奥巴马为“我的孩子”。小子分析是说他“奥巴”还没长成人,什么都不知道。尽在那胡说八道,领头的尚且如此,那些“穿马甲”的就更别说了。所以现在西方不说让“阿菲”辞职了,改为让“阿菲”放弃权力。

小子游历(实际是打工)中东给小子最深的印象就是民族个人崇拜,但是“阿菲”是个例外。“阿菲”没有搞个人崇拜,我在其首都和西部的第三大城市米苏拉塔都工作过,街上几乎没有卡扎菲的画像或雕塑。只在我住的酒店里大堂边上走廊上挂一幅他的人头像,还是织的。最近看到一个中国记者报道说在地黎波里机场到市区一路看到很多卡扎菲的画像,这纯粹是在胡说,实际上是一个画像我也没看到,不像叙利亚街上到处都是总统像。(在视频上只见到利比亚人们手里的画像,(勿论烧他还是举着),没有在建筑物和街道见到固定画像或雕塑,大家可以留意一下新闻视频,有也很少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当年小子拍的利比亚的第三大城市米苏拉塔街景照片,根本见不到卡扎菲的画像。多么美丽宁静的城市啊,现在被多国“民主炸弹”炸成一片废墟了。

领导人画像在中东到处可见,尤其在叙利亚就更多了,为此小子还闹个笑话,因为叙利亚到处挂了两个总统像,一老一年轻。小子问我们带去的翻译为什么有两个总统像?翻译告诉小子:那是一个人,一个是总统年轻时的,一个是年老时的画像。后来住时间长了,小子问当地人才搞明白,那是两个人,一个是前任爸爸总统,一个是现在的儿子总统。没文化真不行啊!没钱更不行啊!小子领导图便宜,花一半钱雇来的翻译这水平也是打对折的呀!

给小子的感觉卡扎菲很亲民。我在利比亚赶上一次国庆节。看到他们的游行,没有军队护驾,卡扎菲在一个木板搭的不高 的一个小台子上。就像俺们农村草台班子来演戏搭的台子差不多。卡扎菲坐在中间一把椅子上,其他官员站在周围,观看百姓对他欢呼,一排排走过,举着象我们工地宣传栏似的展示板。正式游行很乱好像没有排练,游行结束后,人们又自由的返回来不走将台子围住欢呼和观看卡扎菲。一直到天黑才散去。(人们不散,卡扎菲不走)。节日上小子唯一看到的武装就是十几匹马载着穿阿拉伯白袍的人背着步枪挥舞着马刀,在台子前跑来跑去地表演。

现在看到说他腐败罪状之一,卡扎菲用美女当保镖。小子那次没看到美女保镖,不过小子相信这是真的,因为真正腐败的人会把美女当花瓶放到办公室里,(小子原来的领导就这样,绝不是说现在的领导);而真正自信的人才会把自己的生命不当回事,交给当摆设的美女保镖。这是何等过人的胸怀,是何等相信人们。世上那个总统或者国家领导人敢这样在公共场合置自己的性命于不顾?你举出一个?没有,小子认为世上没有第二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小子从搜狐网上下载的女保镖照片,不是小子拍的。

小子在利比亚生活那段时间感觉“阿菲”把这个大院管理的不错,是个“靠实人”。可“民主”斗士们虽然没去过利比亚却大叫:“利比亚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需要去解放他们。”那么小子介绍一下“阿菲”怎样使他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

利比亚农牧产品50%需要进口,但利比亚是零关税国家。无论进口的还是国产的粮食、肉食、蔬菜都是一个价(政府将石油收入50%直接补贴于民生,最近在动乱前“阿菲”又宣布将是有的收入90%直接补贴民生),贫民百姓和官员商人吃的、穿的都差不多。因为利比亚没有饭店酒馆和任何娱乐场所。所有人只能在自己家里做饭吃。市场卖的东西都一样,谁都能买得起。我们吃饭只能在我们住的酒店里的餐厅里吃,过了时间没饭吃。咖啡馆只卖咖啡,打工的人也能进去喝,很便宜。

米苏拉塔市60万人口汽车保有量70万辆,几乎家家都有轿车。汽油合人民币0.9元一升,普通人只要有工作一般都在人民币2000-2500元的工资,政府下面一个公司贸易主管月薪3500元左右(和我直接打交道的人)算最高的了。剩下福利都一样住房、上学、医病都是免费的。大多女人比男人文化高,因为利比亚男人工作女人一般不工作,所以享受免费教育的时间就多。

东西贵吗?人民能负担得起吗?说道这,小子又要骂那个“半价翻译”了,小子初到利比亚是和领导一起去的,这个领导是走裙带关系进来的,没出过国。听说小子要出国,也要跟来见识见识。小子觉得中东地区没什么特产,不过水果特甜,一路飞机坐来小子一顿神侃,使领导口水淌了一地。到了利比亚第二天领导匆忙把我们叫上街,去买水果,他请客。结果到了水果店,那西瓜又大又圆,真是羡煞人也。领导叫“半价翻译”上前去问西瓜多少钱一斤?结果“半价翻译”问完价跟领导一嘀咕,领导一挥手,…撤了。一头雾水的小子出了店门忙问“半价翻译”:“什么情况?”“半价翻译”说:西瓜15第纳尔一斤,一第纳尔合人民币6元,那就合90元人民币一斤,一个西瓜二十多斤,那就是2000多元一个西瓜。西瓜都这价,别的水果就更贵了。结果领导在利比亚呆了三天,一口水果没吃着,干巴巴地走了,“半价翻译”也跟着领导回去了。小子越想越觉得不对,利比亚虽然是头一次来,但小子在中东地区也混了很久了,其他国家没这个价呀!我和其他哥几个一商量,肯定又是那个“半价翻译”给弄错了。明天杀向水果店,到中东不吃水果那不白来了吗。结果到那买了一个大西瓜(不用挑,中东水果个个甜)一算账二十多斤的西瓜才2个第纳尔,一看电子称我们才知道是0.15第纳尔一公斤,合人民币0.45元一斤。所以利比亚物价并不贵,人人买得起,并不像有些人说的,一部分部落享受物价优惠;一部分部落人享受不到。加油站遍布全国各地,到哪加油都一个价,都是0.15元合人民币0.9元。(利比亚大量出口原油也大量进口燃油)人家进口汽油都那个价,小子羡慕哇!啊?什么?西瓜的事后来跟领导说了没有?哈!问这个呀,小子可以告诉你,小子回国后向领导汇报工作,顺便提了一下西瓜的事,领导一声不吭脸色立变,突然大吼一声,从办公室的门冲了出去……,把小子一个人晾在那了。后果如何小子无从知晓,不过从那以后,小子再也没见到过那个“半价翻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哦嘢!利比亚水果店里的水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即使是利比亚国庆期间街道旁也看不到卡扎菲的画像,只是挂满了利比亚绿色的国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在市中心装饰的国庆花坛上小子看到的唯一一处卡扎菲的画像。

剩下的50%石油收入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叫卡扎菲贪污了?也许“马甲”会这样问。据小子了解“阿菲”将石油收入还于国民,除了国家机构军队开销之外,可能是人们还不知道,以为中国三峡工程是世界最大水利工程,其实不然。按投资大小算,最大水利工程在利比亚,利比亚国土面积90%是沙漠(撒哈拉大沙漠),全国的人口居住在地中海沿岸的10%国土上。卡扎菲上台后就开展了将90%国土的沙漠地区地下面布下接水网络(那叫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呀),收集沙漠中的少的可怜的降雨的淡水形成的地下水,集中起来输送到北部沿海供全国居民免费使用。当时预算耗资300亿美元(按当时的比价合人民币2500多亿元,三峡工程才实际耗资1000亿多点人民币)历时40年(都是包给外国公司韩国和日本、意大利等国施工,不用本国国民)。小子在时,第三期已完工,正在进行第四期工程(一共四期)。小子在叙利亚等中东地区喝的都是淡化的海水。只有在利比亚喝的是真正的淡水。所以说有报道说:利比亚内乱是因为部族之间不满意卡扎菲亲戚部族掌握石油贸易贪腐造成的。这是不了解利比亚国情的臆测,反正人们反抗肯定是对当局独裁和贪腐不满,扣上这帽子不会错。其实是错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子分析利比亚暴乱的原因(哈哈,这话说得有点大了也,…别见笑)是卡扎菲一味还政于民忽略了对国家机器的控制,尤其是对军队的控制(“阿菲”连国防部都不设)。认为人民对他很拥护(“阿菲”用美女当保镖向世人展示他对百姓的信任)而忽略了一些政治野心家及狂热分子对权力的欲望。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阿菲”就是靠政变推翻了利比亚君主统治,没想到美英法支持的反卡扎菲的民主斗士打出的却是利比亚已被推翻了的封建专治君主的旗号。这说明利比亚的局势并不是民主之争而是权力之争。是美国及法国等西方原殖民主义国家想重回利比亚,铲除中东阿拉伯世界异己领袖的阴谋的结果。

当美国及北约部队实施军事打击利比亚之后,利比亚反对派组织立刻从“过度管理委员会”改称为“过度临时政府”,迅速完成了从“民主”到“民权”的急不可耐的跨越。其口号也撕下一切“民主”伪装,反对派发言人昨天直接呼出这次动乱的目的:“新的政府将致力于建设一个没有卡扎菲的、统一的利比亚。”废话!利比亚原来就是统一的,关键是要“没有卡扎菲的”,至于什么民主、民生统统扔到地中海去了!只要换人就行。换谁?嘻嘻!小子不说,列为看官,想必你们也明白。

本文内容于 2011/3/26 11:41:20 被华普小子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看了楼主的文章,很实在有道理,个人看法。现转载另一实地接触卡扎菲的人对卡扎菲的评价的一篇文章,为楼主佐证。


中国前驻利大使谈卡扎菲:并非疯子 不好女色

中国前驻利比亚大使 王厚立


提起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不少人马上会想到骆驼、帐篷、女保镖,还有他的种种惊人之举。这难道能代表真实的、全部的卡扎菲吗?笔者在担任驻利比亚大使期间,曾多次与卡扎菲单独会面,并与他成为朋友。说到底,卡扎菲并不是个疯子,而是一个个性独特、不甘寂寞的革命理想主义者。

特立独行拒绝官职头衔 打破惯例折腾外国使节

1989年夏,笔者出任驻利比亚大使。当时国内很少有人知道盛产石油的北非富国利比亚,却大都知道卡扎菲,这主要是从西方媒体上获得的信息。比如:卡扎菲是个“疯子”,他有许多年轻漂亮的贴身女保镖,可以随意选择情人;卡扎菲是个怪人,即使出国访问也带着帐篷和骆驼,等等。因此,有些亲友对笔者此行既表示不安,又感到新奇。那么,卡扎菲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带着这个疑问,笔者踏上了前往利比亚的旅程。

在途中,我们就感受到了卡扎菲鲜明的个性。当时,我们从巴黎转乘利比亚国际航班。那是一架改装了座位的波音737,没有头等舱、公务舱和经济舱之分,全是一样的座位。据说这是为了体现“大阿拉伯利比亚社会主义民众国”一律平等的制度。在飞行过程中,利比亚空姐递给我们入境登记卡,但上面只有阿拉伯文,没有英文或其他国际通用文字。原来,这是卡扎菲在利比亚进行“文化革命”期间,强调阿拉伯化、取缔西方文化的一种体现。

到达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不久,利比亚“对外联络和国际合作办事处”(我们简称其为“外联办”,即外交部)礼宾司很快通知使馆,安排中国大使递交国书。

按照国际法和外交惯例,大使递交的国书是派遣国国家元首致接受国国家元首的信件,因此,应由接受国国家元首接受。而利比亚却由外联办人民委员会秘书(即外交部长)接受外国大使递交的国书,显然不符合外交惯例。

据说,这与卡扎菲在利比亚的特殊地位有关。因为卡扎菲一再声称,他既非国家元首,又非行政首脑,只是“9•1 革命领导人”(1969年9月1日,年仅27岁的卡扎菲率领一群年轻军官推翻了伊德利思王朝,成为利比亚国家领袖)。

当时,利比亚对新闻控制极严,官员和百姓很少同外国人谈论国是,因此外国使团之间交往比较多。笔者曾听到任较早的外国大使们说,在利比亚,卡扎菲是唯一的权威,许多独特的制度都是卡扎菲的思想和理论的实践。比如,利比亚的大型集会和参观旅游活动往往被安排到几百公里、甚至一千公里以外的地方举行。尽管主人免去使团的食宿交通费用,有时还派专机接送,但由于组织工作混乱,随意更改行程,结果往往是一场活动下来,参加者都被弄得疲惫不堪。

有的大使不由感叹说:到利比亚当大使,第一要有好身体,经得住折腾;第二要有好耐性,没脾气不发火。

多处帐篷密会中国大使 彬彬有礼言谈闪动火花

卡扎菲一般不单独接见外国大使,但却多次单独接见笔者,这引起了所有驻利比亚使团的瞩目。利比亚外长蒙德赛尔曾私下对笔者说,这是卡扎菲给中国大使的“特殊荣誉”。

不过,这种接见很有意思。每次都是利比亚礼宾司临时通知有会见,但不说是什么事和谁要见笔者,只是催促笔者带一名阿拉伯语译员尽快到礼宾司,换上他们的车直接到会见地或上飞机。有时上了飞机,笔者才知道要与卡扎菲见面,但陪同人员仍不说飞往何地。

卡扎菲单独会见笔者,有时是在的黎波里市的“阿齐齐亚门”(也称卡扎菲兵营)的帐篷里或办公室里;有时是在的黎波里以东约600公里的锡尔特海湾边的一个帐篷里;有时是在距的黎波里1100公里远的班加西市郊外的帐篷里。


资料图:卡扎菲在黎波里郊外的帐篷内会见布莱尔

卡扎菲在“阿齐齐亚门”的办公室陈设很简单:一张办公桌,一张小会议桌,一张普通靠椅,几张供客人坐的小靠背椅,办公桌上一部电话机,一枝笔,几张纸,此外什么都没有了。会见时,卡扎菲身边一般很少有陪同人员,有时只有外长蒙德赛尔一人在座。

如果会见是在帐篷里进行,那么陈设是这样:帐篷内铺有地毯,放着一张桌子,几张轻便椅,或有沙发和电视机。这些帐篷并非卡扎菲的住所,只是用于休息或接见客人。

卡扎菲每次接见笔者时,都显得很有礼貌,微笑着迎送,没有傲气。他极少打断客人的讲话。从他的谈吐中,笔者能看出他很有思想,对国际上发生的大事都很了解。而且他的讲话颇有煽动性,常用特有的方式和语气表达他对事物的看法;有时还很生动,带点幽默,这与他在大型集会上声嘶力竭、挥舞拳头抨击美帝国主义和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的举动判若两人。

微服私访赶走无情医生 独自乘机出国不请自到

西方媒体曾报道说,卡扎菲独裁专制,狂妄傲慢,思想偏激。然而,据笔者了解,卡扎菲并不是个疯子,也不是颗“ 无定向导弹”,而是一个有着丰富的思想和想象力的狂热的革命理想主义者。他对当今世界有着独特的看法和表达方式,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传奇式英雄人物。

总的来说,卡扎菲在中东各国领袖中,是非常有个性的一位。不妨举几个有趣的事例:

和清朝的康熙皇帝一样,卡扎菲年轻时也喜欢微服私访,深入民间体察民情。有一次,他带着一名随从上街私访。他们来到一家诊所里。这名打扮成贫苦人的随从对医生说,他的老父病重,不能出门,恳求医生上门就诊。尽管苦苦相求,医生还是不答应。这时站在一旁的卡扎菲说:“医生,我要你因为这样对待一个垂危的老人而后悔一辈子。你必须离开利比亚,而且就在今晚。”当晚,利比亚警察就把那名医生驱逐出境。

还有一次,卡扎菲突然想起一件事要见埃及总统纳赛尔。当时负责他安全的警卫队正在南部沙漠训练。于是,卡扎菲就在未通知埃及方面的情况下,孤身一人乘坐直升机去了开罗。直到飞机在开罗上空盘旋时,纳赛尔才知道卡扎菲来了。

类似的情况,笔者在利比亚任职期间也碰到过。有一次笔者回国述职休假,在外交部遇见我国驻埃及大使詹世亮。他笑着对笔者说:“你的好朋友卡扎菲突然来到开罗,说有急事要立即会见穆巴拉克总统。当时李鹏总理正在埃及访问,穆巴拉克总统只好对李总理解释说,他实在拿这位兄弟没办法,只好立即见他,请李总理原谅。”

1990年,笔者从的黎波里驱车去班加西办事,途经一片新住宅楼。陪同的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代表告诉我,这片住宅楼是他们公司几年前承建的。楼房刚盖好,就被附近许多居民抢占入住了。当地主管部门没有办法,只好向上头反映。卡扎菲知道后接见了住户代表,并对他们说:“你们是国家的主人,房子就是为你们盖的,住下吧!”于是众人高呼:“卡扎菲万岁!”

生活简朴不好烟酒女色 重视妇女性命交女保镖

西方媒体还报道说,卡扎菲生活奢华,喜好女色。这与笔者所了解的情况也不符。卡扎菲是一名虔诚的***教徒,《古兰经》从不离身。他热爱祖国和阿拉伯民族,主张贫富均等。他本人生活比较简朴,不嗜烟酒,不好女色。

关于卡扎菲的传闻比较多的是他身边的女保镖。1989年,卡扎菲率团到南斯拉夫参加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当时,有记者抢拍到这样的镜头:两名贴身女保镖紧跟着卡扎菲走进会场时,被东道国保安人员拦住。这时一名女保镖当即把保安人员的手咬了一口,没等后者反应过来,两名女保镖就迅速进入会场,追上卡扎菲并紧随其后。

确实,卡扎菲身边的这队女保镖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国家元首女卫队。她们全都是从的黎波里女子军事学院选拔来的,经过正规的军事和格斗擒拿的训练,个个拥有运动员的强壮体格,英勇敏捷,年轻漂亮。她们执行任务时身穿迷彩服,不戴首饰,只在胸前别一枚卡扎菲小像章。

曾有媒体报道说她们都是卡扎菲的情人,其实不然。卡扎菲在女色方面很严谨。他非常重视妇女的地位和作用。他常说,之所以带着女保镖,把生命安全交给她们,说明信任她们。而这些女卫队队员也对领袖非常忠诚,富有献身精神,尽职尽责。

(世界新闻报 2005年7月15日)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