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25 21:20:37.0



2011年3月11日星期五下午2:46分,人们和往常一样过着平静的生活。要说不一样的话,就是到了周末下午,工作在各行各业的人们都期望把这一天的工作顺利完成,下班后和朋友们度过一个愉快周末。这种并不算大的、一点小小的计划和期待,往往是多数工薪阶层周末出勤时的一种精神鼓舞。可以想象不少人会为了周末更开心,工作时的热情也会高于往常。然而,就在这周末期望放松一下的时候,一个不幸的、让人类历史永远铭记的天灾、人祸同时向日本列岛袭来。


这一天,我在家整理多年来的收藏,对每一件藏品进行拍照,作最后一次甄别,将价值不大的藏品加以淘汰。边干着活边看着“洋画(西方电影)”,记得是洋画刚结束,正准备稍稍休息一下的时候,脚跟开始摇晃了起来。据多年的经验,感到这次摇晃不同以往,加上已经拍完的几幅画框正好放在房门口,挡住了自己的出路,本能的意识到不妙,立刻将其移开的同时,房屋摇晃的声音大了起来,很有力量,不容分说,我马上破门而出来到停车场空地。



大约是十余秒钟之后,眼前出现的是地动山摇的光景。看到所有的房屋、电线杆在急剧地摆动,我视觉前方好几间房顶上的瓦哗哗往下掉,停车场的车一起摇摆得几乎要翻过来,地低下发出嘎嘎的响声和房屋摇动产生的嘎嘎声混在一起,脚下地皮晃动得让人感到头晕。这时候刚放学回家的一群小学生路过这里,感到地震后全体就地爬了下来,看得出他们是在按老师教的方法避难。



震动持续了两分多钟,我赶快回到家里一看,门口一米多高的白石观音立像倒下来挡住了入口,柜子上的瓷器掉下来四、五件,破得已经不能再修补,书架上的东西也都垮了下来,金鱼缸的水被晃出来洒了一地。所有的被害就是这么多,心想下次可得注意了,好多瓷器因为搬家时间不长,还没有来得及上架,算是万幸。正想着,下一波、接着又一波的强烈余震接连不断地袭来,每隔两三分钟就震一次。为了了解地震情况,我习惯地打开电视,但几乎没法持续看下去,一会儿外出避难,一会儿进屋看电视,来回折腾了一个下午。



晚上,附近的超市很早就提前闭店了,可能是货架上的东西掉下太多没法营业的缘故。我家还好,水电、煤气都能使用,生活上没有太多不便。只是白天受了较大的惊吓,加上频繁的强烈余震,几个晚上都没能睡得安稳。据统计几天来六、七级以上的余震有7次,五级以上的余震有226次,五级以下的余震不计其数,应该是数千次。就这样,好几个晚上可以说是在警觉与恐惧中度过。后来干脆就不管了,较大的余震来时也照样睡觉,不再理会,因为实在是太困了。有时候刚一入睡,手机就发出大声地震警报,说是几秒钟之后将有强烈余震,要求做好防护准备,我只好赶紧穿好衣服并打开电视,等待。结果等了好一会,没有任何感觉,只看到电视上的字幕告知,刚才的地震是2.8级,这么点震级谁能感觉得到阿,让人哭笑不得,再次钻进被窝。相反在没有任何警报的时候,房屋的摇晃会让你从惊梦中醒来。


当初我只知道发生了8.8级的特大地震,电视上及时发出了海啸警报,但除了房屋摇晃的画面以外,没有任何实际影像资料,这一点和往常不大一样。我的住地距9级震中直线距离大约有三百公里左右,居然震度能达到五强,周围不少地区是六弱,多少预感到震中地区情况会不妙。由于已经习惯了日本的地震,最初我没有把这次地震灾情估计得很糟。总体来说日本房屋的防震性较好,就算是倒塌,那些木房也不会像砖墙那样倒得一塌糊涂,还是会有不少逃生机会的。至于海啸,我想前几天已经有过一次先兆性地震,强度也不小,这次人们多少会有所警觉。



随着地震区域受灾情况不断传来,尤其是海啸的映像放送,核电站发生故障等,这才明确意识到发生了远超出我们想象的巨大灾难。几天后,日本气象厅将地震级别由8.8级提升为9.0级,似乎也是在灾情逐渐明朗之后作出的修改。那么,在这次特大灾难中日本政府、媒体、自卫队、消防队以及相关部门是如何表现的呢?灾情是否得到及时把握?二次灾难是否得到及时控制?灾民们是否得到了很好的救助?救援物资是否充足?中央及地方政府在赈灾中是怎样起到指挥、调动、调控作用的呢?了解这个多震国家的救灾措施及实战过程,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参考价值。我想他们常年防灾救灾的丰富经验,应该有不少东西值得我们借鉴。



正如大家通过各种报道所知道的那样,这次地震造成的损失和伤亡在日本乃至人类历史上都是罕见的,正因为如此,日本政府的所作所为必然受到世界各国的关注。基于上述想法,我特意尽可能留意了赈灾中的各种报道,整天守在电视旁通过多个频道关注事态进展,一有空就出去买来报纸阅览。结果这次赈灾过程中日本政府、自卫队等有关方面的表现,尤其是核电站高层面对事故的态度和处理能力,不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不得不让人大失所望。



一周时间过去了,海啸之后的大海恢复了平静,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被冲垮的房屋残骸、各种物品及尸体零散地、一动不动地飘浮在海面,看到这种景象我的喉咙哽住了。说实话,我平生第一次产生了憎恨大海的念头,这时候的大海给我的印象是无情、凶残和厚颜无耻。



一周时间过去了,当我逐渐冷静下来,脑海里浮现出这次灾难发生后的每一个场面,地震、海啸、火灾、核遗漏事故、逃离、救援、避难、二次灾难的发生等等,这里有自然灾害也有人自为祸,不能都怪地震、怪大海。至今我们人类还没法阻止自然灾害的发生,所能做到的只是预防和尽可能减少自然灾害发生后所带来的损失,减少或避免人为灾难。从学习借鉴和吸取教训的角度,我将这次灾难发生后自己所经历的、收看到的事实加以了整理,发现这次人祸大于天灾,许多方面值得反省。




日本政府将此次地震命名为“东北关东大地震”,我觉得有斟酌的余地,单从范围上来讲,地震区域涉及到整个东日本,似乎“东日本大地震”的命名更为妥当。



这次灾情不同于以往的是灾害的多重性。



第一是地震,如果只是震级强一些,对日本这样防震设施较好的国家来说,不会伤及筋骨。



第二是海啸,这次海啸为百年不遇,有人说是千年一遇,总之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和防备范围,是造成这次大灾大难的主要祸首。



第三是火灾,在海啸来的同时和退去之后,引发了多处、大面积的火灾。由于燃油的作用,这次火灾面积史无前例。最为惨重的要算气仙市,成了一片火海,连续烧了两天。当时有个解说员说“只能任其烧下去了,无法救助”。



第四是核辐射,由于二号炉燃料棒的溶解,温度高到2700度以上,半衰期达三十年的铯(熔点为600多度)被溶解,遗漏到空气中,这给日本及世界带来的污染将是长期的。据知,铯很轻,可以随风远达700公里半径,如此小小的国家,这方圆七百公里的概念意味着这次核辐射将殃及三分之一的日本国土。



第五是人祸,我把人祸列为这次灾害之首。上文提到的多处问题其实都是人祸所至。严格的讲,这次人祸不少应该追溯到许多建筑物当初的设计。这次有一个参与核电站建筑的专家说,曾指出用于冷却燃料棒而备用的柴油发电机不能应对大的地震、海啸所带来的毁灭性打击,应该还要有其他备用电源。比如从更远一点的发电站铺设电缆,紧急情况时更为可靠。遗憾的是东京电力方面对此建议不以为然,认为不至于有那么大的灾难。看到现在的情形,他不无悲哀的叹气道“人祸啊!”



此外,这次发生大火的市原市油料加工场,我想大家都看到了,那一排排巨大而密集的油罐,一旦着火,就是毁灭性的。这在设计上就算没有问题,也至少是在设计当初没有危机意识。


正因为有了这么些隐患,再加上上文提到的指挥调动不力、信息交通受阻、危机意识低下、勇气与能力欠缺、互救互助精神不够等等,才一发不可收拾,终成千年遗恨。



既然已经都发生了,只有集中全国的智慧面向未来才是世界各国希望看到的。往后除了重建家园,还有一个极大的困难就是要消除核辐射带来的危害。目前日本政府所持态度令我这个旁人甚为担忧。对于核污染日本政府和以往处理其他危机一样,采取双重标准。原本日本迄今不存在放射线污染的数值标准,这次事故发生后,厚生省临时制定了“暂定标准”。相关机构对可能被污染地区(包括东京圈)的牛奶、菠菜、水源等进行的检测发现均已超标。对此,官房长官和媒体解说都似乎是在为污染开脱,称“暂定标准”是相对严格的数值,即使吃了超标农作物也不至于马上影响健康,“只是相当于做了一次CT扫描”。试问,居住在被污染地区的居民,有谁经得起这天天“扫描”?



让我们回想一下他们前些年为了阻止中国蔬菜进口日本,提高农药标准时的情形,对于微量农药的恐怖宣传几乎让吃过中国进口蔬菜的人惶惶不可终日。我们暂且不说微量农药和微量核辐射哪个对人体影响更大,至少不能说“即使吃了核污染农作物也不会马上得病”。这好像是在鼓励日本国民去吃被核辐射污染过的农作物,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必要制定核污染标准呢?不如放开吃好了。日本政府以这种态度对待核辐射问题,其实又将制造一个危害国民健康、医疗费用暴升的“人祸”。



楚人



于名古屋避难



2011年3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