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日本捕鲸之城鲇川滨遭海啸摧毁 捕鲸业受重创


国际捕鲸禁令没有做到的海啸做到了——日本“捕鲸之城”的陷落


中国青年报 驻美国记者 杨丽明


日本地震、海啸以及随后的核泄漏,对日本一些行业造成毁灭性打击。据美国媒体报道,海啸摧毁了“捕鲸之城”,而核泄漏则使美国民众对日本出口食品产生了强烈的不信任感。


捕鲸之城陷落


“打击日本捕鲸业”这一理想,20多年来《全球禁止捕鲸公约》没有做到,国际环保组织和野生动物保护组织无休止的抗议没有做到。不过,《纽约时报》报道认为,海啸这一自然灾害却成功做到了。


日本宫城县石卷市鲇川滨,是此次日本地震和海啸的重灾区,一些幸存的日本人正聚集在一处被海啸夷为平地的房屋废墟上。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这处废墟在海啸前曾是日本捕鲸巨头“鲇川鲸业”的总部所在地。海啸摧毁了鲇川滨数百栋民宅,也摧毁了“鲇川鲸业”。


尽管国际捕鲸委员会1986年通过了《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禁止商业捕鲸,尽管全球捕鲸业因此日薄西山,但打着“科学研究”旗号的日本捕鲸业却没有受多大影响。


石卷市鲇川滨就是日本捕鲸业兴盛的缩影。以“鲇川鲸业”为核心,这个小镇的各行各业都与捕鲸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捕鲸业为当地创造了就业机会,为当地人带来了财富。


最为重要的是,捕鲸业已经成为鲇川滨文化标志之一。在海啸前,这里曾经有捕鲸博物馆;来鲇川滨的游客会听到当地人宣讲鲇川滨光辉的捕鲸史;捕鲸船员招摇过市;微笑鲸鱼这一鲇川滨标志性卡通图案随处可见,甚至在街道排水系统的井盖上也能见到。


仅仅6个月前,著名的“鲸鱼节”就在这里上演。“鲇川鲸业”把刚刚捕捞到的鲸鱼拉上解体台,进行鲸鱼的现场解体秀,并免费分发用炭火烧烤过的鲸鱼肉,现场观光客欢呼雀跃。


《纽约时报》报道说,如今“鲇川鲸业”总部已经被海啸摧毁,只剩下该公司大楼入口处他们曾经引以为豪的绿色捕鲸枪标志,以及鲸肉处理厂灾后的残垣断壁。幸存者秋本博之对此非常绝望:没有了“鲇川鲸业”,鲇川滨也就“失去了灵魂”。


由于担心海啸危害,鲇川滨未来还能否继续存在已经成了问题。“鲇川捕鲸”董事长伊藤稔说,他考虑在北海道重建捕鲸公司,但可能需要时间,而且需要政府的援助。


日本商业捕鲸有400多年的历史,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捕鲸、食鲸国。自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禁止商业捕鲸后,20世纪日本庞大的商业捕鲸活动宣告结束。不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允许用于科学研究的捕鲸,日本四大捕鲸基地正是打着科研的旗号力图延续日本捕鲸业的辉煌。


日本持续捕鲸,一直遭到国际社会的批评。一些环保组织揭露日本捕鲸的“商业”实质,并在捕鲸季节组织抗议,要求日本停止商业捕鲸。如今,日本四大捕鲸基地之一鲇川陷落了。《纽约时报》报道说,海啸给了这个捕鲸之城“最后一击”。


远离“日本出口”


海啸之后的核泄漏,对日本食品出口产生了巨大打击。


在专门销售亚洲商品的超市里记者见到,一名家庭妇女正在选购海产品。每挑选一样东西,她都仔细观看包装上的标签。她对记者说:“以前不怎么注意看东西的产地,现在怕买到日本受辐射污染的食品,所以要特别仔细地看看日期和产地。”


事实上,除了日期之外,从商标上很难看出商品产地是否属于受辐射影响的地区,因此,很多主妇和这位妇女一样,干脆将“日本产”的食品排除在外。


除了超市里的日本商品外,一些日本餐馆也受到“牵连”。在加利福尼亚州,由于一些人担心日本餐馆的食材是直接从日本进口的而不再登门用餐,因此这里日本餐馆的生意清淡了不少,以致当地日本餐馆纷纷发出声明,表明自己的食物“直接产自美国”,或者是“来自日本南部”,总之离辐射中心越远越好。


有这种担心的除了美国老百姓,还有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美国从22日起,就已经对日本食品下达“禁令”,宣布暂停进口来自日本福岛核泄漏区附近出产的农产品,特别是乳制品和新鲜蔬果。另外,FDA还对所有日本食品加强了监控,除经检测被认定为安全的食品外,其他食品一律不可进口。FDA坚持,目前美国的食品很安全,美国食品供应也不会受到影响。


尽管FDA颁布了禁令,但仍然难以消解所有美国人的担心。一位网友留言说:“这真是一场切尔诺贝利式的灾难,希望它不要随着食品到这儿来。”而加州作为抢购防辐射碘片最“积极”的地方之一,对受辐射影响食品的警觉更是异常强烈。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市当地一份报纸刊出大标题《FDA有能力监控所有从日本进口食品吗》的文章指出,美国相关部门似乎把监控重点放在海产品和点心上,但仅监控这些产品还不够,万一罐头里有被辐射污染的水呢?谁能保证这些从日本进口的食品在加工处理过程中没有接触到受辐射的物质?


本报华盛顿3月25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