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曝光新四军的一个团“叛变投敌”内幕

狐狼001 收藏 6 13845
导读:更新时间:2011-03-25 16:19 互动:米尔论坛 文字大小:大中小次 -   本文摘自《中国抗日战争纪实丛书》 作者:顾保孜 出版社: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汤景延奉命率一个团“投敌”,隐蔽167天。几经惊险,终于完璧归赵,回到新四军。此行动代号:汤团行动   打开历史报纸,翻遍所有角落,才在1943年9月29日《滨海报》上看见一行简讯:   自敌汪6个月清乡失败,伪军汤景延率全团反正返我军。   这短短20多字的简讯,已经过去了50个年头,好比沉淀在史海里的一颗砂砾,

更新时间:2011-03-25 16:19 互动:米尔论坛 文字大小:大中小次

-

本文摘自《中国抗日战争纪实丛书》 作者:顾保孜 出版社: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汤景延奉命率一个团“投敌”,隐蔽167天。几经惊险,终于完璧归赵,回到新四军。此行动代号:汤团行动

打开历史报纸,翻遍所有角落,才在1943年9月29日《滨海报》上看见一行简讯:

自敌汪6个月清乡失败,伪军汤景延率全团反正返我军。

这短短20多字的简讯,已经过去了50个年头,好比沉淀在史海里的一颗砂砾,被岁月冲洗,被岁月掩埋,平静地流失着、期待着……历史长河中有多少这样闪光却永远沉在海底的砂砾?

那短短的简讯浓缩了一支特殊部队700多名官兵忍辱负重的167个日夜!

浓缩了38名共产党员顶戴“叛变投敌”罪名的痛苦煎熬!这段极其机密且酷似真实的假戏真做的特殊历程,几乎没有为后人留下什么原始资料。然而大部分不知情人的回忆录中对“一个团投降敌人当汉奸”众说纷纭,褒贬不一。给这件事情本身带来了更多的疑问和困惑,也增添了这段历史的神秘色彩和独特的史料价值。

古人云:兵不厌诈。打进敌人内部,不外乎两个可能:一为保全实力暂且苟生,这是权宜之计。再一个:瓦解敌人,假戏真做,这是离间之计。自古兵书多有使用灰色隐蔽打入敌内部,时机成熟再破腹而出重回军营的记载。

1943年初,江北“清乡”在即,被列为第一期试验“清乡”的南通形势日趋紧张。在4分区党政军领导积极组织军民秣马厉兵,枕戈待旦的紧张时刻,敌人的特务组织也加紧向根据在抛撒黑色诱饵,企图让那些意志薄弱的人上他们的钩。

这是抗战中一条看不见硝烟的战线,这是最难防御的战线!

日伪特务用他们惯用的手法,四下里招降纳叛,游说鼓动昔日有旧关系的朋友、同乡或是熟人,参加他们“以华治华”的所谓“和平运动”。这时,驻扎南通附近的通海自卫团团长汤景延收到了南通“清乡公署”主任张北生和南通特工总部站站长姜颂平的策反信,并且派人多次登门拜访。已经是中国共产党员身分的汤景延立即将这些情况向4分区领导作了汇报。

此刻,远在淮南的华中局会议桌上,大家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为什么不将计就计呢?做什么事情都要有两种准备,一是按照我们设想,顺利度过“清乡”艰难时期。还有一种,就是遇到无法逾越的困难,比如像遇到江南第6师那样的挫折,我们拿什么来有备无患,把损失降低到最小程度?如果打一两个团的兵力到敌人内部,像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那样,不说要他们的命,至少让他们哭爹喊娘不好过一阵子!形势严重,这支部队就继续隐蔽下去;形势好,部队立即破腹而出,回来!

华中局将这个计划告诉了第1师师长兼苏中军分区司令员粟裕。

粟裕将这次身处“清乡”重点区的第3旅旅长陶勇和政委吉洛找来商量。他们一讨论,发觉许多细节并不那么妙!“清乡”刚开始,新四军一个团就跑到伪军那里,这是长谁的志气灭谁的威风?再次,如果被敌人识破是假投降,一个团兵力不是等于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作无谓的牺牲吗?

“这个计划风险太大,风险太大!”吉洛连连摇摇头。

“或许险棋,是好棋……出奇制胜的棋局有时就是布险棋得来的。”陶勇不愿意马上否定来自上级的计划,试着说服自己和政委。

因为是华中局指示,大家主要还是考虑这个方案可行程度。毕竟是4分区史无前例的重大举动,粟裕和两位分区的领导人反复讨论商量了好多次,发现这个计划成败与否关键在什么人承担这个任务?

政治路线决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

他们不约而同想到了汤景延。

抗战初期,在国民党抗日杂牌军里担任少校团副的汤景延,看见新四军过江开辟黄桥根据地,把抗日斗争搞得红红火火,这个血性男儿有些心动了,不死不活当他妈的少校团副,还不如痛痛快快当个冲锋陷阵的小兵呢。他带了手下部分弟兄二话没说连夜投奔了新四军,两年后他加入了共产党。如果说他投奔新四军是浑身热血冲动的结果,那么他党旗下宣誓时,便真正开始了理智执着的追求。

因为他有国民党少校军衔这一段特殊经历,方方面面的关系就多。到新四军后,他利用这些老关系为部队做了不少事情。不久,昔日的“关系”们抵挡不住“曲线救国”的汹涌浪潮,一个个改换门庭,当了汉奸,随之这层关系网也给卷进了伪军队伍里。

果然,“清乡”搞策反,这些当了汉奸的昔日旧友又想起了他。

陶勇和吉洛商量,除汤景延外,再派顾复生,这是1924年入党的老同志。

他面似文弱,其实党性很强,作风正派,深得汤景延的敬服,有这样素质好的老党员跟随部队,全团就有了入泥不染的政治保证。

再一个是崇明警卫团副团长沈仲彝。他父亲是被伪军杀害的,他和伪军有不共戴天的血仇大恨。他懂军事,会带兵,打仗有一套本领,是多智多谋的指挥员。这次将他的警卫团和汤景延的自卫团合并为一个团,汤景延团长、顾复生政委、沈仲彝副团长,两个团合并后一同打进敌人内部。

此次行动称为:汤团行动。

行动人选很快得到华中局的首肯,但指示第11师:此事关系重大,不得泄密。

3月底,汤景延装扮成商人进南通城会见特工头子姜颂平。

进城的路平坦坦的,远处嫣红的桃林和脚边绿油油的农田,无声地流淌着陶渊明笔下田园诗句。可今天,汤景延心里却起伏不平,美丽的景色丝毫没有提起他的兴趣。此时此刻,他品尝了从没有品尝过的酸甜苦辣,这次进城将决定他今后或许一辈子不被人理解的命运!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记得前天,旅部首长郑重将这一特殊任务交给他和老顾、老沈3人时,他们都震惊了,许久说不出话来……他们谁也不愿意背“投敌当汉奸”的骂名,哪怕是假投敌也不愿意啊!大家都拼命想了许多理由以证实自己不是合适人选。结果他们被一句话,就一句话,说得再也没理由了。

“你们是共产党员,在民族利益和个人利益有冲突的时候,你们选择哪个?”

是啊,为了党的事业,个人荣辱得失算了什么?

可这毕竟不是上战场去流血去献身,这段历史将永远没有荣誉没有墓位甚至没有碑文。牺牲名誉,对于真正的军人来讲,比牺牲生命更难!承受这个割舍,内心充满了剧痛!

他一路上在用隐隐作痛的心,思考如何在敌人面前表演得天衣无缝,每一句话必须表达出他率部投降的真情实意,迫使敌人不得不相信他所说。

汤景延不是外交家更不是表演家,但他却有此项的艺术天分,如果他不牺牲,或许新中国的外交战线上还会多一个擅长辞令,反应敏捷的外交官呢!

见到姜颂平,俩人一番客套后,汤景延单刀直入议题,“坦率”道出自己的苦闷和想法。姜颂平也不愧是特工头子,没有投他门下他着急,投他门下又怀疑。听了汤景延一番表白,竟然没有欢天喜地,而是提醒汤景延:“你们团在新四军里吃香喝辣的,过来可不要反悔啊?”

“嗨,这你老兄有所不知,通海自卫团是新四军实行三三制保存下来的地方部队,待遇比主力差远了,这暂且不谈!如今清乡在即,我们团的命运还不知道怎样?

说甩就甩了,还不如趁早另谋出路,省得驼子跤跟头──两头不着实,抗战抗到最后连个名分都没有!”

汤景延的确能说会道,遇险不惊!

这个老特工不得不相信汤景延这番难念的苦衷经。

“那好,如果老兄真心过来,我们今天就定下起义的时间,怎样?”

“行啊,你说吧。”

“下月10号?”

汤景延想4月1日是鬼子“清乡”的开始日子,10天后带部队走,“投敌”

也投得理由充分,至少在别人眼里是一种经不起考验的行为,就点头同意了。

没有想到汤景延回到驻地,敌人的“清乡”日子因为“扫荡”和“清乡”的矛盾而延迟10天,这不正是他“投敌”的时间吗?这时“投敌”显然不妥!陶旅长也不同意这一天拉部队走,这样副作用太大。

汤景延就借口部队内部工作没有做好,4分区有人在部队里巡视,如果鲁莽行事会坏大事,要求宽限几天。姜颂平也怕小不忍而乱大谋,就同意再给3天宽限时间。

可这3天是不能满足“投敌”准备的。汤景延又亲自到南通,再次要求延期。

本来敌人就疑心重重,见汤景延老是拖延,更加不快,但又没有证据说汤景延在搞鬼。

姜颂平眼珠子一转,想了个激将的点子。

晚上他设宴请汤景延,让小林师团情报科长高木陪宴。宴席上,姜颂平借醉发难:“你两次失约,说明你没有诚意,如没有,我不为难你,今晚就放你走,咱们以后战场见,枪对枪刀对刀干,到时你别说我不讲……交情!”

汤景延心想,我巴不得呢!鹿死谁手,天才知道!可他哪能说出心想的话,这戏还要演下去。他也趁机发酒疯,一口一个“他妈的”连骂带诉苦:“你他妈的以为把部队统一到‘和运’阵线上是件容易的事情,你怎么就知道没他妈的人打小报告?心急吃不得热豆腐,你他妈的心急什么,自古多少事情不是毁在心太急上?难道你他妈的还要实践一次,来个前功尽弃……嗯?你叫老子走,老子马上就走……这罪也不是人受的……”说着就摇摇晃晃站起身,要走。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吵了。为这区区小事伤了弟兄们的和气。不值得!大家喝酒。来来,坐下。我们相信你有难处。姜站长,你必须向汤先生道歉!”

今天专职演圆场戏的高木这时出来打哈哈了。

第二天,他们又谈了一次,汤景延答应15日凌晨带部队过来。戏已经演到这个份上,没有再退场的理由了。

当夜,汤景延回到部队向全体党员提出“变换斗争方式,坚持原地斗争。”向党外提出:“变换斗争方式,保住团身,保卫家乡”的斗争任务。这个口号引起了许多战士强烈反感,当即4名战士不辞而别,离开了汤景延。留下的战士想不通,涌向团部。

为什么要投敌?为什么要当汉奸?

面对战士们的质问,知情的3位领导人心酸得不行,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恨不得也放声痛哭一场才好。

汤团长当即决定召集全团38名党员开会,他们有权知道真实情况!接着,沈副团长召集排以上干部会议,告诉大家现在全团处在敌人“清乡”最前沿,是敌人首先打击的目标。我们当前要保存团体,保存实力,穿伪军衣服是暂时的。干部们听出了弦外的意思,愤怒的情绪才渐渐平息下来。党员、干部稳定了情绪,战士的情绪也就稳定了。

终于这个肩负“反叛”使命的队伍成功地走出第一步!

15日凌晨,通海自卫团驻地响起密集的枪声。

汤景延带领全团官兵正在表演脱离队伍一场戏,如果只是做做样子,敌人要是在附近派了耳目,那么这场戏就要露馅,前功尽弃。如果不做样子,真打,就伤害自己的兄弟。这可难坏了汤景延。还是陶勇想了个绝妙的主意,汤团离开驻地的那天,当场将3个等待枪决的真叛徒,给枪毙了,让他们的尸体为“反叛”部队提供和新四军拼搏的证据。

等汤景延拉部队到南通时,一个个气喘吁吁。满脸硝烟,那模样真像经过激烈战斗死里逃生一般。一查,果然有3个新四军的人被汤团消灭了,谁能舍得如此苦肉计?姜颂平对此深信不疑。

汤景延的部队被编为“苏北清乡公署外勤警卫团”,属特工部队,团部移住茅镇。这儿离港口据点很远,汤景延想:不让部队接触沿江的港口,说明敌人对我们有戒心。部队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不就为了打入敌人心脏,如果最后被他们牵制,此“投敌”的意义就丧失了,说什么也要想办法打入港口地带!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红灯亮,绕着走,你怕我兵力进入港口,那么我换个身分,经商总可以吧。汤景延找到姜颂平商议,他出面开商行,合伙在港口做生意。

这正合特工站长的口味,他早就想发财了,就是苦于没有合适人选为他撑门面。

汤老板一定能行!

特工头子笑容满面点着大把大把的票子,新四军也一船船清点着军需物资。敌人封锁严密的运输网上被汤景延这个老板鬼不知神不觉拉了个大口子,军需物资源源不断运往4分区。

文质彬彬的顾复生政委摇身一变成了帐房先生,他鼻梁上那圆溜溜的眼镜还真有帐房先生那股子迂腐顶真的味道。以后许多情报都是通过他手中那本帐本来传递的。

机智地打开港口,这是汤团打入敌人内部第一个会合的胜利,和以后惊心动魄的突发事件相比,只能算是一次排练。

更严峻的考验接踵而至!

特工头子和清乡公署主任张北生一向明争暗斗,各自暗中发展势力。张北生看见姜颂平手下猛然增加六七百人,心里马上不平衡起来。他想在汤团身上打开缺口,找到把柄,借以给特工头子姜颂平戴上投敌通匪的罪名,击垮对手。

汤团的处境更加险恶起来,不仅要提防特工,还要警惕南通清乡公署。睡觉都要睁着眼睛,稍有疏忽,全团700多人的性命就全完了。汤景延多次召开党员会议,要求党员加倍小心,一言一行关系重大,容不得半点疏忽,党员带头,全团要绝对服从命令听从指挥。

正在张北生和姜颂平矛盾加剧时。伪省长李士群从中突然横出一杠子,他利用特工是他亲信这层特殊关系,也参加了争夺汤团的阴谋斗争。并且先下手为强,召集汤景延到苏州,亲自加官晋爵,想拉拢这支部队投入他的门下。汤景延明白,李士群招兵买马是想和“清乡”的小林师团和南通“清乡”公署主任张北生抗衡。反正怎样做有利于敌人之间狗咬狗,就怎样做!他接受了李士群建议,编为“清乡”

警察大队。

果不出汤景延所料,他从苏州一回来。小林和张北生就气急败坏质问姜颂平,特工为什么要拥有武装?要他交出汤景延部队归他们管理。

奴才最终是斗不过主子的,姜颂平让出了汤团。但他们之间的仇结越结越紧。

狡猾的张北生只是给了汤团“苏北清乡主任公署保安司令部教导第2大队”取代原来“外勤警卫团”番号外,几乎就将汤团冷落在一边,好像被遗忘一般。

这是什么意思?

顾政委、沈副团长和汤景延3人闷头吸烟,琢磨了好久没有头绪。预感告诉大家这平静中一定隐藏着风暴,可这风暴何时来?风力多少?大家心里没有底。顾政委过一天要以帐房名义进货,实际是去4分区开会。

汤景延内心很忧虑,吉凶未卜,动情地对顾政委说:“如果我们遇到什么不测,你一定请党组织告白天下,替我们洗刷汉奸的罪名,否则我们九泉下不能瞑目!”

顾政委走的第二天,张北生派人通知汤团到茅镇验枪。

验枪?这不是缴械吗?前不多久,启东投敌的陆洲舫就是中了张北生验枪的圈套而被杀害的。此时张北生又来一个验枪?会不会向考验陆洲舫那样考验我们?真投敌敢去,假投敌不敢去?我们如果不去就中敌人的圈套。

关键时刻,汤景延没有慌乱。他沉稳地想了个以防万一的办法,用减少人数和枪支办法,隐蔽起一些重武器。即使所有枪支被缴械,仍有部分武器掌握在手里。

到验枪地点,又叫副官给验枪的人偷偷塞红纸包。结果验枪极快。

大家看见到手的枪这才松口气,好悬!

张北生见验枪没发现什么破绽。但还是不甘心,又带走汤团进南通训练。

汤团一走,新四军就接到情报,主力连续袭击通海地区。特工头子更加怨恨张北生,俩人之间争斗愈演愈烈。可是汤团到南通后,杳无音信。这时外面谣言四起。

说汉奸汤景延被鬼子缴械了,还有人说汤团认贼为父,反被咬了一口,全团打散重新编制,汤景延落了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群众这些风风雨雨的传说,把留守商行的“帐房先生”顾复生可急坏了,派人去打听也打听不到汤团的下落。

过了10来天,汤景延派人送来了消息,顾政委才一块石头落地。

原来汤团一到南通就失去了行动的自由,部队全部关在郊外一座学校里,四周是伪军把守。训练时,张北生又命令官兵分开训练;训练全部徒手进行;教官由“清乡公署”派人担任。

敌人用心良苦,意在瓦解汤团。

汤景延和沈副团长秘密进行外交活动,请吃请喝,让张北生周围的人站在他们一边说话,张北生这才渐渐放松对汤团的严格控制。

但争夺汤团的斗争在敌人内部越演越烈。不甘心失败的李士群又召集汤景延到苏州,这次加官晋爵更加慷慨,给汤景延一个伪中央调查部少将专员,月津贴数万元。

汤景延知道这次苏州之行,张北生会更加吃醋,说不定又要实施报复手段。

一天,张北生宴请汤景延,笑容满面告诉汤景延,因为他极力推荐,为汤大队长谋了一个县长的肥缺。

汤景延和张北生交往不是一天,已经把住他的筋了。你越软他越凶,如果你硬他就软,属狗的。“主任推荐我就不怕丢你的面子?我不过是弄枪舞刀的一介武夫,何以能坐镇得了一个县。主任这不是寻人开心吗?”

“我了解你,你不仅是武夫,还是杰出的政治家。就不要谦让了。”

“好!主任,我丑话说在前面,我的部队是我一手拉起来的,不敢说是家族军,也差不多是支手足军。只要我一离开这个部队,不出3天,你连一半人都留不下来。

到时休怪我没有把话说清楚。”

张北生听出话中要挟的分量。他有点怕了,万一部队散了,他的乌纱帽也保不住了。就连忙说:“不愿意去当县令就算了,何必言重呢!来,喝酒,莫谈国事。”

从张宅出来,也不知是天气炎热,还是心火重,出了一身汗。他觉得好累好累,虽说这次又化险为夷,粉碎了瓦解汤团的阴谋。可以后张北生还不知又要耍什么把戏?

他心思重重回到团部驻扎的据点,沈副团长告诉说,一个排长最近整夜不归,和特工站的几个人关系亲密,常常在一起吃喝嫖赌。汤景延一听,这事马虎不得,排长是知道“投敌”真相的,万一透露出去,纰漏就大了。马上找到这个排长,严格控制起来,不让他和敌人往来,堵住了这个蚁穴。

9月,敌人试验“清乡”失败,伪省长李士群被毒死,成为争权夺利的牺牲品,并且殃及池鱼,李士群手下的特工全部遭软禁,唯恐他们为怨死的主子谋反。

汤团又一次面临危险!

这次4分区决定不再让700官兵继续在敌营里冒风险。敌人试验“清乡”已宣告失败,反“清乡”形势也已明朗,汤团不必再灰色隐蔽。

“好,时机成熟,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可以回娘家了!”陶勇果断下达命令。

接到命令这一天,许多党员、干部都流下了热泪,这泪水的苦涩只有他们的心灵才能品尝到。

29日,在汤团据点的牌桌上,汤景延打响了“投敌”以来最痛快一枪,击毙特工站6个人。随后带领全团战士同时在几个地方集体动手,一连拔了10多个据点和区公所。

在3旅的接应下,大姑娘没有掉一根头发,顺利回到娘家。

这回张北生的泪落得更惨,谁叫他抢夺汤团,包子没有吃上反而烫了嘴,被撤职、记过,还外带小林信男10来个响亮的嘴巴子。姜颂平要幸运些,推诿汤团不归他管理,没有领导责任。他还事后诸葛亮,刺激倒霉的张北生说:“如果在我手下。也不至于捅这么大的乱子!”

4分区为汤团召开了隆重的欢迎会。高度赞扬了全体官后入污泥而不染的情操和团领导坚强的党性。

这支经受了特殊考验的部队,被编入新四军联“联抗”2团。汤景延提升为“联抗”副司令,顾复生为政治处主任。沈仲彝为2团团长。继续在抗战统一战线挥写自己的荣辱人生。

貌不惊人的汤景延,1948年用生命又一次填写了悲壮人生,他率领解放军苏浙边区游击队和国民党作战,陷入重兵包围,司令员阵亡,任党委书记兼政委的他,被捕投入上海监狱,在狱中和王孝和同室,相互砥砺,结为知己。

3个月后被敌人枪杀在上海江湾刑场。

汤团其他人员在以后的岁月中经受了更多的考验,有的甚至是终身的误解。在历次运动中,他们的命运总是被冲击,心灵饱受冤屈。有的老战士,一生都得不到历史公正的待遇,有的人为此而失去了生命。

今天,这段历史终于洗去尘埃,人们用心灵去面对这段特殊岁月,才发现,167天多么的漫长,不是每个人才能从容走到头,这时间隧道里的暗礁实在太多。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