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4.html


小竹听到了他们的叫喊,从他们的叫喊中,她又得到了些许力气。她用力抿抿了嘴巴,试图抬起右手,但是没有成功。

“动了,动了,那小姑娘抿了嘴巴,手指也动了。”监控人员盯着屏幕再次兴奋的叫喊道。

“有反映就好,那男的没反映吗?”王国庆问道

“男的没反映。”监控员答道

“快放软管下去,输送糖水和盐水,直接放到那姑娘的嘴里,注意控制好流量,不要大了。”王国庆下达了指令。

“小姑娘,我们给你输送糖水补充体力,你轻轻地吸我们等下放到你嘴上的软管。我们很快就会救你出来的,坚持住,很快地。”

一根软管被放置到了小竹的嘴唇上,甜甜的,小竹又舔了添,确实是甜的。小竹贪婪的吮吸着。。。。。。

“小姑娘,主动进食了。”监控员及时的汇报情况。

“好,非常好,一定要注意控制好流量,别让她呛着,一包糖水过后换盐水。”王国庆指挥道。

小竹喝了一些糖水和盐水后,体力得到了一些恢复,她试图睁开眼睛,但是光线太刺眼,她赶紧闭上了。不过在这一瞬间,她还是用余光发现身边的唐剑羽没有软管输送糖水和盐水。

“剑羽哥哥,一定没事的。。。。。。没事的。。。。。。”小竹心中祈祷着,但是泪水却滑过了眼角。

“各位观众,这里是国家电视台在为您做直播报导,我们来继续关注隔概镇的救援情况。现在是下午17点25分,离发现被困者到现在已经6个多小时了,我们得到的最新进展是:被困的小姑娘已经通过软管进食了一些糖水和盐水,小伙子依然昏迷中。通过户籍调取和对周边幸存者的访问,小姑娘和小伙子的身份,已经大概查清了,两人是兄妹,小伙子叫李式20岁,小姑娘叫李晓竹15岁。他们已经在被埋207个小时了,真是一个生命的奇迹啊,哦不,是两个生命奇迹。。。。。。”

“观众朋友们,观众朋友们,我们刚刚得到的最新消息,现在救援的通道的打通工作已经到了最后关头,马上我们就可以把被困者救出来了。。。。。。。”

“噢。。。。。。”随着救援人员的一阵阵欢呼,小竹被绑在担架上抬了出来,眼睛上蒙着一块毛巾。

“观众朋友们,观众朋友们。第一个被困者,李晓竹已经被抬出来了,她已经奄奄一息了,她将马上被送往。。。。。”

小竹被在一旁等待的医务工作者迅速的抬上了救护车。。。。。。。

“噢。。。。。。”救援人员又发出一阵阵欢呼,唐剑羽被绑在担架上抬了出来,眼睛上蒙着一块毛巾。

“。。。。。。第二个第一个被困者,李式已也经被抬出来了,他将和李晓竹一起到临时起飞点,乘坐直升飞机立刻前往陆军A医院。。。。。。”

唐剑羽也被在一旁等待的另一批医务工作者,迅速的抬上了第二辆救护车。两辆救护车拉着警报,在现场人员的欢呼声和祝福中,风驰电掣般地开走了。

“观众朋友们,让我们一起为这两兄妹祈祷,祝愿他们早日康复。他们让我们感受到了生命的坚强和对生命的坚持。。。。。。。”

“下面我们让现场救援指挥长王国庆指挥长,总结一下整个救援的情况。。。。。。。”

躺在救护车上的小竹,意识稍稍有些清醒了,她知道自己得救了,虽然她什么也看不见,睁开眼睛依然还是一片黑暗,但是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身边有好几人在为她忙碌。

小竹现在最关心的是唐剑羽的生死。她想问问身边的医务人员,但是她依然没有说话的力气,而且她也感觉到嘴巴和鼻子被一个东西罩住了,呼吸虽然顺畅,但是呼进的空气中夹杂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难闻,难怪剑羽哥哥总是说桃花源里的空气是多么的清新,外面的环境已经被什么工业生产搞得乌烟瘴气了。”小竹心想。其实小竹闻到的是塑料的味道,塑料的氧气面罩和管子,对于小竹来说总是闻得到其中散发出的塑料味。

“心跳55,血压100/70,呼吸12。。。。。。”身边的人总是反复说着一些听不懂的名词和数字,就是没有提到哪怕一点点关于唐剑羽的消息。

“剑羽哥哥一定还活着,他不会。。。。。。不会的。。。。。。”“如果剑羽哥哥真的。。。。。。,不,不会有这种如果的。。。。。。。”小竹心中无比地纠结。

小竹心中很是焦急。“剑羽哥哥到底怎样了,你们到是快说说看呀。。。。。。”她反复在心中默念,似乎是想通过意念来问讯身边的医务人员。

“这两兄妹真是命大啊,埋在下面七八天还没死。”护士小美感慨的说道。

“是啊,这个小姑娘,应该是拣回一条命了,就是不知道那男的怎样?好像一直昏迷。”护士小张说道。

“嗯,是一直昏迷,小琴在后面那台车上,刚才发信息来说,那男的深度昏迷,心跳、血压、呼吸这些生命体征虽然比较弱,但还平稳。。。。。。”护士小戴回答道。

“深度昏迷、体征较弱、还算平稳。。。。。。”小竹听到了这些词,心中悲喜交加。喜的是剑羽哥哥没有死,还算平稳;悲的是剑羽哥哥现在深度昏迷,情况难料。。。。。。

小竹心中在祈祷,“剑羽哥哥一定会醒的,他还要带我去坐那能飞的飞机。。。。。。”小竹实在是在想得太多了,思想活动也是要耗费体力的,想着想着她又睡着了。。。。。。

陆军A医院ICU重症监护室里,小竹静静地躺在洁白的病床上。眼睛上遮着洁白的纱布,口鼻上罩着氧气罩,身上布满了连接各种监控仪器的线缆。一瓶特别配制的营养液正缓缓的输入到她的血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