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十三卷 欲擒故纵 第八十一章 奇案谜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一九四九年四月三十日,蒋介石乘军舰抵达上海为部下打气壮胆。结果保卫大上海的二十二万余精锐“国军”能逃脱的不足七万人。

国民党的大批特务潜伏下来进行暗杀,破坏。企图阻挡历史前进的车轮。

为了破案李刚带着部分同志深入各村调查访问。这一天他们去了何寨村,刚进村他们就发现村口一户人家门前围了一片人。大家看到乡政府来了人就围来上来。

“李队长。你可来了何中被人绑在屋里。”一个乡治安队员走上来说。

李刚从屋外查看。何中住一间屋子,没有窗户,只有一个门可以出进,而门又是从屋内闩上的,作案人是从什么地方进去又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呢?李刚百思不得其解。李刚叫人把门撞开。大家发现何中被五花大绑的捆住。嘴里被毛巾堵住。李刚用手夹住毛巾轻轻把毛巾拉出。

“李队长给我做主啊!半夜的时候一个大汉,嗷,就像你一样高大,进屋里进把我摁在床上。我拼命反抗。后来他们把我打昏过去,后来我什么也不知道了。这不我的手和脸李刚带人向祁寨村走去。他们路过邢家庄时村自保队员邢三迎了上来。“李队长,邢庄自保队队员邢旭一家三口在今天夜里全部被人杀害。”

“邢邢旭平时和谁家有仇?”李刚边走边问。

“他平时和邻居相处相当好。”

“再仔细想想。”

“哎,几天前秋征的时候他和邢矮子发生过争吵。”

“就是北霸天的走狗三金刚?”

“是的!”

都被打伤了。”何中没有等李刚问就自己说起来。

李刚又转到他身后去给他松绑。后来又来到他的床前把手伸进被子里。心里有了六分的底。他望了望何中没有说话,于是大步走出何中的家门。

邢都和邢矮子同村。邢都被重器从背后击中后脑勺而死,三岁的儿子死在床下,邢都的妻子死在床上,李刚掀开被子发现她赤裸着身子,身下有精液,看样子是被強奸后又被杀死。李刚走出门来拿出旱烟袋蹲在围观人群前抽起烟来。一个几岁的孩子见了说:“爹!解放军的烟袋和俺大爷的烟袋是一样的。”

“胡说啥?”大人打了小孩一巴掌。”

“本来就是么!”呜!呜!小孩委屈地哭着说。

“邢山啊,邢旭一家的后事找几个民兵帮忙办一办,有困难去乡政府找邢乡长解决。”李刚把烟袋在地上磕了磕说。“乡亲们,敌人在暗中搞暗杀,你们一定注意防范,发现有可疑的人及时向乡政府报告。嗷,邢山同志你过来我有事要问你。”他们来到远离人群的地方李刚问:“刚才那个打小孩的人叫什么名字?”

“他叫邢取,三金刚的弟弟。这人和他哥哥一样坏。”

此时李刚心中有了九分把握。

在返回乡政府的路上,李刚陷入沉重的思考之中。他深深感到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脑海中浮现出一双双无形的魔爪在暗中伸向革命的干部和群众。这是对新政权的挑衅,这是看不见的生死搏斗,这是正义和邪恶,光明和黑暗的较量;这是敌人在借尸还魂。这看不见的魔掌要尽快斩断;否则无法向人民群众交代。

当李刚带人回到乡政府时,郭川蒋英孔妮也从邢武家回到乡政府。李刚听说邢武和钟玉好多了又匆匆地去了邢武家。钟美正在为钟玉换药。这时去镇东的李木陈东也来到邢武家。李木报告说:“治安队员姜勇的母亲和孩子被杀一案初步调查与吴灵各有关。还有吴家寨魏庄魏老汉的儿子魏东被杀一案,魏东是魏庄自保大队长,秋征的时候他带领民兵拒交吴灵各的地租。不久就被人杀害。”

去镇南的何可和张川也向李刚汇报了他们调查林木被杀一案。这时钟美把饭做好,李刚等人也不客气狼吞虎咽的吃了点东西又匆匆带人去了吴家寨。

姜勇人高马大,是乡治安大队的民兵。据调查,他自从参加乡治安大队,把吴灵各的黄学会的人动员到乡治安大队好几十。吴灵各仇恨有加。案发的那一天,姜勇的母亲因自家的牛跑到吴灵各的寨门前竹林里被吴家人打死。姜勇的母亲和吴家人大吵了一场。当天夜里就被人杀死。

此案非吴灵各无他人所为,李刚判断。

李刚又来到魏东家。魏老汉说:出事的那一天我已经睡了,听见有人叫魏东,我以为他又要去开会也没有在意,可后来再也没有回来。李刚带人来到现场。

魏东是被绳子勒死后填进水井里的李刚仔细检查了魏东的尸体。勒在脖子上的绳子是禾麻皮搓成的,绳子里隐藏着黄丝带的丝线。李刚对此案心中有了十分的把握。

死的更惨的是黄新庄自保队队员黄天书,一家五口人全部用枪从口中射进从脑后出来,几乎分不清人的面目。李刚分析,此案不是一个人所为;是一帮人合力所为。李刚蹲在黄天书身边查看,他的嘴里含着一块东西。李刚用力把它拔了出来,发现是人的一块耳朵。他用纸包好装进口袋里。

“走!去吴灵各家。”李刚带人火速来到吴家寨。这时从寨里走出一个人,此人神色慌张,头戴一个筒帽,帽子把脖子也罩住。

“站住!”李刚叫住那人。那人下意识的把帽子往下拉了拉。李刚一把拉下那人的帽子。果不出李刚所料,那人的耳朵用纱布缠着。“抓起来!”李刚大声命令。李木等人迅速上前把他捆起来。

“为啥抓我?凭啥抓我?”

“带回乡政府!”李刚怒不可遏。

李刚把那人带到乡政府立刻进行突审。那人十分狡猾,无论怎么审就是不开口。李刚从腰里掏出纸包放在那人眼前。“你认识这是什么东西吗?那人打开一看,“啊!”一屁股蹲在地上。几个回合下来那人终于开口了。“我叫吴已,是吴灵各的堂侄,姜勇的母亲和魏东都是吴灵各让我们去杀的,还有黄天书一家都是他让我们干的。杀害林家寨的林木也是他的主意。你们饶了我吧!我也是迫不得已呀!”

“林木和吴灵各有什么过节?”李刚问。

“他说,林奇已经被镇压,林之东不在家,杀了林木有好处。一是林木是民兵队长,又和林之东有过节杀了他可以转移你们的视綫,同时嫁祸于林之东。二是在全乡造成多起血案震慑民兵及干部的亲共言行,让人对新政权的怀疑。三是吴灵各要看看你们破案的能耐。”

“和你一起杀害人的还有什么人?”

“我大叔……哦,吴灵各,他的堂弟吴灵活,吴灵加,堂侄,吴好。”

“就你们四个?”

“就我们四个,这都是吴灵各让我们干的。”

“邢乡长让他画押!”吴已在口供上按了“把他押下去!”李刚喝道。

原来魏东被害的当天夜里,吴灵各命吴已秘密地把他绑架到吴家寨。魏东被高高地吊在梁头上。吴灵各亲自审问。

“魏东,老夫本不想置你于死地,上次让你逃脱。实指望你能收敛一下你的放荡行为。不料你死不悔改。屡屡与我作对,你竟敢与我吴家寨公开对抗!看来你是不可再留了!来人啊!送他去见阎王!”东霸天命令吴已把魏东活活勒死。他们把魏东勒死后绳子也顾不得解下就匆匆把他填在井里。

黄天书是黄新庄民兵,一家五口人,没有一分田地。多年来租种吴灵各的五亩薄田。因家中父母残疾卧床不起。每年的租子交不了。几年下来黄天书已经欠吴家寨上千斤粮租。东霸天派人讨要黄天书不但不给还说要把他们逼他的事告诉乡政府。还说,如今解放了,租子我也不用交了。这下可气坏了东霸天。于是东霸天就派人杀了黄天书一家。在上方争斗时黄天书咬掉了吴已的一只耳朵。

这一天忙下来,李刚感到非常疲倦。晚饭后,他躺在办公室的椅子上闭着双眼脑海里梳理着近几天的血案。几个案子的凶手已经浮出水面。为了进一步找到证据他托着疲倦的身子又来到邢武家。刚一进门李刚开玩笑的说:“你邢武真不够朋友,敌人要你的脑袋你怎么不给呢?”李刚的话说的大家都笑起来。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钟美端来一盘子瓜子让大家吃。李刚他们边嗑瓜子边讨论案子。钟玉也好多了。说道:“这些天把你累坏了。”

“你能说说当天的情况吗?”李刚问。

“当天的夜里,我听见有人敲门,我以为是义他爹回来了,我就去开门。那人就从后面开两枪。枪声不太响,当时我的腿一热就趴在地上,我知道我没有死,我害怕那人再开枪,我就躺在地上没敢动。后来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那就对了!”

夜已经很深了,邢文,李刚,郭川,小春,李木,张川,刘文,陈东,胡兵,何可,蒋英,孔妮等干部还在研究案子。李刚说着,刘文不停的记录着。会议决定:把案子呈报县委,后天召开公审大会。

第三天天刚亮,胡兵和李木分别带着一队战士向祁家寨和吴家寨奔去。乡政府门前坐满了前来开会的人们,李刚为了安全进行了严密的部署。郭川带领一中队把守镇北,小春带领二中队把守镇南,张川带领三中队把守镇东。孔妮带领女子中队把守铓镇西,对来往的人进行严密的监视。主席台前挂着“中共息县防胡乡公审大会。”在主席台上就座的有:李刚,邢文,何可,刘文,蒋英,邢武带伤也参加了大会。各村的民兵自保队也都参加了会议。乡政府门前人山人海,人们议论纷纷,互相揣测着今天要公审的人是谁。邢文首先讲话,他说:“乡亲们,今天我们要开一个公审大会,我们的政府要向全乡人民交待多日来发生的血案调查结果和处理意见……”

“*产党万岁!”

“毛主席万岁!”

“解放军万岁!”

“人民政权万岁!”

这时,去祁家寨的胡兵押着邢矮子何中返回乡政府。

“把罪犯押上来!”李刚大声命令。

“枪毙北霸天!”

“枪毙邢矮子!”

“枪毙他!枪毙他!”

会场上空响彻群众的呼声。这时,李木匆匆走上主席台在李刚的耳边低声说:“大队长,吴灵各逃跑了。李刚点点头没有说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