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大明夜 血色紫禁城 27孙承宗

hxgazhy 收藏 3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size][/URL] 万历四十八年腊月二十。 北京紫禁城。 西北风呼呼的刮,左庶子孙承宗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跟在太监王安的引领之下一路小跑来到了影月轩中,在这里,他新的学生天启皇帝朱由校正在等他,这是天启皇帝登基第一次召见他。 五十八岁的孙承宗一直在注意着这位新任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万历四十八年腊月二十。

北京紫禁城。

西北风呼呼的刮,左庶子孙承宗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跟在太监王安的引领之下一路小跑来到了影月轩中,在这里,他新的学生天启皇帝朱由校正在等他,这是天启皇帝登基第一次召见他。

五十八岁的孙承宗一直在注意着这位新任的皇帝,这位新皇帝自从九月初十上过一次朝之后就再也没了动静,但是全大明都知道这位皇帝很忙很忙,这四个月里新皇帝一口气送福王,郑贵妃,李选侍等人去追随先帝了,顺便一次性将近八万名皇亲国戚给贬为庶民并软禁了起来,没收了大量的土地财产充公,这位新皇帝并没有像他爷爷那样把钱收归内库而是把钱给了户部补充国库,现在户部尚书整天眉开眼笑只为了终于手里有钱一次。

当九月初十朝堂上的一幕上演的时候孙承宗就感觉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之后朱由栩下令河南等四省皇亲国戚一起进京的时候孙承宗就知道这是要对宗室下手了,但之后的事还是让孙承宗惊讶不已,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三个黄毛小子好大的胃口,一口气把将近八万皇亲国戚贬为庶民,孙承宗迫切的想要了解这兄弟三人到底盘算的什么。

进入影月轩之后孙承宗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被外面的人传说称人间地狱的地方,这里简单的装修显示出主人喜欢安静简单的生活,没有皇宫中其他地方的富丽堂皇,正厅里除了几把椅子以外没有任何装饰物品,地上到处都是书和奏章,正厅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沙盘。而传闻中的魔王朱由栩此刻正躺在靠墙的一把躺椅上呼呼大睡。

孙承宗向他的学生行礼的时候被朱由校一把阻止了,朱由校一行学生之礼:“朕自登基之后一直忙于杂事,今天才和先生一见实在是唐突了。”

然后一指背后的沙盘:“先生认为如何?”

孙承宗上前仔细一看;“微臣见过很多沙盘,但是如此巨大详细的却是第一次见。”

朱由校听后一笑:“这是朕和王弟们在小时候玩的时候一时兴起做的,让先生见笑了。”

孙承宗一听是朱由校三兄弟所做在心里对这三个孩子评价又上了一层。

朱由校接着说:“小时候我们三兄弟就在这个沙盘之上互相厮杀,可是朕和信王每次都输给翼王,身为兄长实在是惭愧啊。朕听翼王对先生推崇备至,说先生是现今大明军事第一人,来来来,我们在这沙盘之上厮杀一番。”

孙承宗一听赶紧推脱:“微臣才学疏浅怎敢当翼王如此厚爱,如陛下不弃,微臣愿意与陛下演练一局。”

朱由校一指沙盘上的辽东地区:“现在朕是努尔哈赤,先生是蓟辽总督,让我们决战于辽东吧。”

朱由检坏坏一笑:“那本王也来凑个热闹吧,我居中扮演皇兄,孙先生放心,我不会干涉你的。”

朱由校也不废话,一上来就到处骚扰孙承宗的防线,孙承宗就像没看见一样地都只顾自己的发展,不管朱由校如何挑衅就是不出城,反而在朱由校不注意的时候派出小股骑兵偷袭朱由校,一口一口的慢慢蚕食朱由校的地盘,慢慢的朱由校的活动地盘越来越小,渐渐的朱由校满头大汗就差要低头认输了,这时一直在呼呼大睡朱由栩站起来伸个懒腰,走到沙盘伸手从喀尔喀部,经插汉部,走蒙古,攻下喜峰口,相继攻陷遵化、迂安、滦州、永平,直指北京城下,这一步让孙承宗大惊星夜驰援北京,在北京外围又被占据地利的朱由栩敲了一棍子,朱由栩也不恋战,抢完就跑,在北京外面绕了个圈,也不攻城,随后就在孙承宗的追击之下大摇大摆的从原路返回,返回的路上朱由栩摧毁了他所能看得到的一切并且不停地用小股精锐骑兵骚扰孙承宗的大部队,虽然朱由栩被孙承宗给赶出了关外但孙承宗满头大汗的看着朱由检,朱由检此刻正冷冰冰的注视着他:“孙爱卿,你在辽东消灭建奴为何建奴还是跑到北京城下了。”

孙承宗面如死灰:“微臣罪该万死,微臣无话可说。”

朱由栩伸手扶起孙承宗:“根据锦衣卫的密报努尔哈赤被熊大人逼得几乎走投无路,现在正在结好旁边的蒙古诸部,我料定他一定会绕过熊大人的防区从蒙古进攻中原,还望孙先生注意蒙古方向。”

孙承宗此刻心灰意冷:“微臣回去就会上书辞呈,告老还乡,大明有翼王千岁那还怕建奴不灭。”

朱由栩苦苦一笑:“本王只会纸上谈兵,如果真的让本王上阵领兵只会祸国殃民,本王听闻先生年轻之时曾经游历边关,熟读兵书,刚才先生与皇兄的对局本王也看在眼里,如果不是本王淘气先生此刻已经平定辽东,还望先生见谅不要责怪与我。”说完朱由栩一躬到底。

孙承宗赶紧侧身避让,孙承宗一躬身回礼:“如果王爷不嫌微臣见识浅薄那微臣愿意倾囊相授。”

随后孙承宗将他数十年边关所见所闻慢慢的讲述给这三个小兄弟听,孙承宗以前曾做过教书先生,他所讲幽默风趣,话题轻松,朱由校等三人很快就入了迷。

在孙承宗的帮助下兄弟三人进一步完善了以前只靠着皇宫内部地图所制造的屋里的沙盘,并且得以把一些错误的地方进行修改。

很快一天就要过去了,朱由校有些意犹未尽:“先生待会朕叫王安去给先生制作一个腰牌,方便先生随时进出。”

孙承宗一躬身:“只要陛下传唤微臣就到。”

看王安送走孙承宗朱由校转向朱由栩:“由栩,你怎么看这个人,我觉得这个人不错。”

朱由栩擦拭着龙泉宝剑:“他将是我完成我的承诺里最重要的一环,我需要一只强大的绝对忠诚于大明的军队做后盾才可以实行对军户制度的改革,那些只知道贪污的家伙们不会那么轻易地交出兵权,到时候就需要用武力让他们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朱由检还是有些担心:“让他当兵部尚书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我们还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那个能力,毕竟一盘棋也说明不了什么,熊廷弼在辽东不也是这做的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