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作为一个大国来说,实际上拥有什么武器都不值得大惊小怪。受赫鲁晓夫的相关论述的影响,本人在高中以前长时间是一个航母的反对派。但是在看清楚航母的优势和必要性之后我就从心眼里支持中国建造航母了。不过本文所探讨的不是中国是否应该建造航母。因为这个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怎么说双方都有一定道理,现在论谁对谁错还是很不靠谱的。本文论的是从茅于轼老先生的一片文章说起。

关于茅于轼老先生的问题,本人专门拜读了老先生的一本书才斗胆写此敝文。文中有失偏颇之处,还请多多指正,多多批评。

在我看来茅老先生完全是个学术骗子,他在其本业经济学方面的造诣很浅,以至于我这样一个学与经济学隔着几座大山几条大河的专业的非专业菜鸟都能看出其文章中的百般漏洞和逻辑混乱。而且此人的修养极差,缺乏最基本的普世观念和人文情怀。在经济学这个研究人类社会资源分配优化的学科的时候,完全缺乏对于人的关怀。看似有些见解,实际上对经济学的看法十分浅薄和流于表面。而且尤其提到的一点,也就是本文的主要论述对象——此人的法律修养更差,缺乏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所必须的最基本的法律修养。

茅先生反对建造航母这件事本身我并不反对,因为我相信我国现在肯定有很多人从不同的角度提出对于航母的反对意见。这是很好的,而且也不必要压制,完全谈不上违法,但是茅先生在其文章中的一个逻辑性错误实际上跳跃出了其作为一个公民所应该有的权利红线。

茅先生反对将其税款用于航母的建造,就这就话来说,就等于是直接挑战了国家作为独立法人履行其契约义务的权利,构成了对于国家的侵权。

大家知道,我们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是需要纳税的。从我们出生所交的接生费,乃至于孕期我们父母购买的孕期物品开始我们就已经在间接的制造税款了。但是作为交换,国家给我们和我们的父母提供工作机会,社会福利并保障我安全的工作和享受社会福利的权利。后者从狭义上来说就是一支警察和国防军组成的保证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的强制性力量。而国家通过(虽然并没有完全做到民主原则,但是我们默认法律的合法性。)立法来确立税款的合理使用路径。也就是用于促进社会繁荣创造工作机会,保障社会福利并且建立和维持一支安全力量。这一切的资金需要国库支出,而通过表决和通过法案来确立其合法性(同上,但我们同样默认其合法性。)民主的行使权力的方式在于对于资金的使用方式的决策、使用过程的监督和使用结果的评估。在那个地方使用了税款?使用税款的过程是什么样的?使用后的效果如何?

但是茅于轼的问题不包括在以上三点以内,他想要控制其个人税款的流通方向。这一点是违背社会契约原则的。就比如你向一个保镖公司定制了安全业务并支付了服务费用,但是指明这笔钱是不能用于买汽车的。这是对于契约对方法人的侵权行为,是非法的和不合现代基本法律理论,甚至不合基本经济学规律的。这是一种滥权行为,而直接目的就在于哗众取宠来抬高自己的知名度。当然,现代中国来说茅于轼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缩影而已,为了出名不惜破坏学术声誉和严谨性。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我相信茅先生还是读过几年书的,早年进行了很多考察,与很多我想都不敢想的人物接洽过,他的水平应该不止于此,犯这种低级错误的原因无非有两个:

1:他就是一个学术骗子,靠出了几本照抄的书(个人感觉茅于轼书中的观点与郎咸平先生早年的观点完全相反,不排除有相关反向抄袭倾向。)来扩大知名度捞得利益。

2:他实际上连学术骗子都不如,就那点水平,随便从书上看了几个名人的演讲(本观点与与亚当斯·密和约翰·亨利的一些言论重合,但是他们说的是反对将“本人和大众的”而不是“本人的”税款和自由用于什么什么方面。)就敢于信口开河。

就合法途径而言,他想要阻止航母的建造就在于在决策之前陈明利害,而在我看来他没这个水平。在投票过程中阻止,这点更不可能。就算是反对也要借公众力量而不是以这样一个完全不经推敲的观点来说明。

从这件事身上,我感觉中国的社会真的就像柏杨先生《丑陋的中国人》所描绘的:一个大酱缸。这缸酱油到底多浓,多深,多脏,谁都说不清楚。我倒更想听听这件事情大家的看法。当然,拒绝恶言辱骂。

发表相关观点和引用如有不周,敬请指正,谢谢。

本文内容于 2011/3/26 9:27:22 被荷尔斯泰因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