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英雄 第五章 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


庞锐一大早就跑去了干部部,从干事口中得知傅光明几天没回家,心中隐隐作痛,看傅光明的眼神也变得复杂。

“最近工作很忙。”傅光明避开他的眼神问,“你有什么事?”

庞锐报告:“王强、小林找刘石头谈过,今天他不辞而别悄悄出院了。我认为,他在向我们表明态度。”

傅光明沉吟片刻说:“庞锐,你不再是提供建议的参谋,也不是根据上级意图制定作战计划的作训科科长。你现在是指挥员,确切地说,你是引导和争取学生走入部队、为国防事业奉献青春的导师。明白吗?”

“明白!”

傅光明说:“周政委昨晚给我打电话,对你提出了表扬,希望你再立新功。”

这完全出乎所料,庞锐暗自长吁一口气。

傅光明接着说:“放手去干,我只有一个要求,有理有利有节,为部队争取每一名能争取到的人才。”

“保证完成任务!”

庞锐离开干部部,找国防生问明情况,驱车去了数码港大厦,天狼星公司的保安以保守商业秘密为由死活不让他进去。

庞锐亮开嗓门吼:“刘石头、夏佳儿,给我出来!”

两人早在窥视应声而出,刘石头神色愧疚,夏佳儿满不在乎一脸坦然。

庞锐笑问:“是你们出来,还是我进去?”

刘石头低头不吭声,被夏佳儿推了一把,才把庞锐接进他设备先进的工作室。庞锐喧宾夺主,绕室参观啧啧称赞。

夏佳儿解释说:“庞主任,石头身体并无大碍,我们不想再给部队增加负担,所以……”

“能为部队着想,很好!”庞锐笑道。夏佳儿低下头分辩说,“我们就是这样想的……”

“即使这样,也不该不辞而别。”

夏佳儿说:“我们不是有意关机,我和石头在写程序不想被打扰,所以……”

“我来不是为了兴师问罪,而是给你们带来一个好消息。”

夏佳儿与刘石头交换一下眼神问:“什么好消息?”

“国防生C4I技术中队参演分队已接到正式命令,明日7时开赴猎豹特种大队进行战前集训,我希望能看到你们!”庞锐加重语气说,“石头,再次向你承诺,我言必行,行必果。明天见!”

随着庞锐的离去,刘石头把自己扔进椅子,苦恼地抱着头。参加演习,在媒体和大多数人眼中等于言而无信出尔反尔。不参加演习,难以平抑心中被庞锐点燃的激情,他渴望在更广阔的天地中一试身手,就如庞锐所说的那样,成为时代英雄、历史的符号。

夏佳儿注视着他的眼睛说:“石头,开心一点儿。为国是为家,为家也是为国。”

刘石头眼神迷茫,半晌才说:“我想和王先生谈谈。”

夏佳儿说:“我相信舅舅会像我一样支持你,但他不会帮你做决定,这是你的人生。”

“我必须和王先生谈谈!”刘石头倔强地去了王强办公室,但王强不在,他拨通王强的手机说明情况。王强在电话那头沉吟一会儿说:“石头,我还是那句话,你现在还是国防生。将来,无论你选择为国尽忠,还是留在天狼星公司,我都无条件地支持。”

刘石头激动了,放下电话一把抓住夏佳儿说:“佳儿,你有一个胸怀博大的舅舅!我决定了,一定尽快写好防火墙程序,将来无论留在天狼星还是走入部队,都要用这套程序聊以表达我对王先生的感激之情。”

“石头,加油!”夏佳儿兴高采烈地挥舞着小拳头。


昨晚,王强说服林雪寒来“左堡”休息,清晨特意约了她散步。面对湖光山色,林雪寒的心情好了许多。

等王强挂了电话,她主动问:“石头让你帮他决定命运?”

“是的,彷徨了。”王强笑笑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去部队看看也好。”

林雪寒的手机响了,她看眼号码按了拒听键,很快手机再次叫起来,她索性关机,咬咬嘴唇发誓似的说:“我不会放弃刘石头。”

“我们给刘石头最大的诚意,相信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王强猜到电话是庞锐打来的,林雪寒的态度让他决定展开攻势,“林总,后山的景色很美,我们骑马巡游如何?”

山色苍翠,山脚繁花似锦,远远看去赏心悦目,林雪寒点头答应。

王强心头一沉,林雪寒敢骑马证明并未像他期待的那样去流产。他吹了声口哨,一匹披挂整齐的骏马昂首阔步地跑过来。

林雪寒惊慌躲闪,王强爱抚着马头说:“不要怕,玛丽很温顺。”

“它的名字是玛丽?”

马听到有人喊它,歪过头来看着林雪寒,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甚是可爱。

“太可爱了!”林雪寒喜欢上了玛丽。王强说:“你应该抚摸玛丽,增进你们之间的感情和信任。”

林雪寒有些惧怕,王强握住她的手轻轻抚摸玛丽宽大的额头。被王强握住了手,林雪寒脸红心跳,额头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王强似乎察觉到了,但并没有松手:“玛丽很温顺,我说的没错吧?”

林雪寒胡乱答应着,暗自为自己的紧张纳闷。

“林总,玛丽已经接受你了。”王强抓住缰绳示意林雪寒上马。林雪寒第一次骑马,不知道扳马鞍借力连试几次没有成功。王强弓起右腿说:“踩我的腿上马!”

“这好吗?”林雪寒脸更红了。王强很自然地说:“帮女士上马是男人的职责,来吧!”

林雪寒左脚踏上王强的膝头,他指挥说:“双手拉马鞍借力,左脚用力蹬,好!起!”

等林雪寒坐稳,王强轻拍玛丽臀部,玛丽小步起跑。

“好,双手握住马鞍环,身体挺直双腿夹住马腹部,合上马的节奏。”王强边说边放长引导绳,引导玛丽环形奔跑,“好,很好。可以用脚跟叩击马腹,命令它加速。”

林雪寒身体起伏慢慢合上节奏,人马之间配合得越来越有默契,很快能独自驾马在草坪上小跑。

芳草如茵,马蹄声响,阵阵清风迎面拂来,林雪寒心中的阴霾逐渐消散,串串银铃般的笑声撒满院落。王强目光含蓄笑得矜持,像一位长者在注视自己的女儿,又像一位绅士在伺候心仪的情人。林雪寒目光数次与他相碰,均如小女孩儿般羞涩一笑。

看门老者从马厩中牵出一匹黑色骏马。马儿咴儿咴儿叫着仰头挣缰,老者像抚慰孩子般爱抚着马头。

王强介绍说:“这是汤姆,玛丽的亲密爱人。”

林雪寒勒住玛丽大笑起来:“马世界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你可真会开玩笑。”

王强很认真,又带些一语双关的味道说:“任何生灵都有享受爱情的权利,它们可是一对儿恩爱夫妻。”

黑马抖着缎子般油亮的毛皮跑过来,与玛丽交颈亲昵。林雪寒看着耳鬓厮磨的两匹马若有所思,一丝懊恼从王强脸上滑过,他还没有完全了解林雪寒的内心世界,让黑马出现显然是个败笔。

王强拉开汤姆,拍拍它的头说:“好了,好了,我们一会儿就回来。”

拟人的口气,让林雪寒轻笑起来,眼波流转间向远方的城市瞟了一眼,王强心头又是一沉。

王强与林雪寒沿别墅后的小河,信马由缰地向山里走去。两条纽波利顿犬追上来,跑前面戏弄花草,不时停止前进嗅嗅空气打个响鼻,等他们走近后才继续前进。

林雪寒本来有些惧怕,见它们如此善解人意不由多了几分喜欢:“这两条狗真讨人喜欢,它们有名字吗?”

“应该叫犬!”王强先显示他对犬的重视与喜欢,然后说:“没有名字,看门老伯给他们编了号,这两条是1号和2号。”

林雪寒挺奇怪地问:“犬与狗,这两个称呼有区别吗?”

“算是尊称吧!”王强指指两条犬,又拍拍胯下骏马说:“我在国内没什么朋友,除了去打打高尔夫球,大部分时间就与它们厮混在一起,有感情了。”

王强用马鞭指指山脚下一处绿树环抱芳草萋萋的高地说:“那儿是我给它们买的墓地。”

“墓地?”

“它们都是我的朋友,当然要为他们准备墓地。”王强语气略微沉重地说,“当年我把它们带回家之前,他们原来的主人就对我说,你做好准备了吗?它们会在你之前去上帝那儿。想起来真有点儿伤感!”

“王先生很重感情。”

“人是感情动物嘛!”王强笑了笑,指指小河边的岔道说:“走这边,前面景色优美,堪称世外桃源。”

林雪寒有些笨拙地牵缰引马,王强打了声唿哨指指岔道口。两条纽波利顿犬跑了过去,一只野兔受惊仓皇跑进深山。两条猛犬回头看王强没有让它们追捕的意思,便继续它们的游戏。

林雪寒惊奇地注视两条猛犬。

王强解释说:“我把它们当成朋友,它们自然也会接受我做朋友。时间久了,能看懂我的手势不足为奇。每次我骑马,它们都会跟上来开路,汤姆胆小容易受惊,摔过我一次。”

林雪寒被这位宽厚重情的男人打动,用柔和的目光注视着他说:“为什么不结婚呢?你一定会是最优秀的丈夫。”

“结过一次婚。”王强伤感地说,“但我的爱人在一次车祸后被上帝带走了。”

“对不起。”

王强大度地笑笑:“没什么,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那你不准备再婚了?”

“准备啊,我的爱人在走之前告诉我一定要再找一位妻子,她会在天堂中注视我帮助我给我启示。”王强抬头望望天空说,“遇到几个,可能我的爱人不满意,最后都没有结果。”

林雪寒眼中起了一层薄雾,女人心中最柔弱的部位被击中了。

四野幽静,空气中飘着淡淡的野花香。两岸入眼之处皆是绿色,一株株大树的树冠向河面探伸,形成一道蔽日长廊,浅浅的河水在石缝中涓涓流淌,偶尔能听到叮咚声响。

王强夹夹马腹,头前带路,转过一片高大的蓬草,如锦繁花让林雪寒眼前一亮。在商海中漂泊多年,林雪寒早已对花花草草失去兴趣。但原生态的环境,王强刻意营造出来的浪漫氛围又让她回到了从前。

林雪寒跳下马跑进草地,嗅着花草的清香,满眼渴望却不忍心去掐一朵把玩。王强笑着说:“摘几朵吧,鲜花也许明天就会凋谢,在短暂的生命中应该发挥它们最大的价值。”

林雪寒蓦然一呆,她听出些一语双关的意思,王强在暗暗表达什么。

王强掐了一把鲜艳的野花,坐在草地上编制花冠。两条纽波利顿犬蹲坐在他身边好奇观望,两匹马儿又在耳鬓厮磨。好一副居家田园的温馨场面,林雪寒看得有些痴了。

王强把花冠戴在林雪寒头上,退后一步端详一阵说:“如果再有一袭白裙,我一定会误认遇到了天使。”

少男少女才应该有的浪漫,毫无含蓄的称赞,让一直在商海打拼,从未享受过浪漫青春的林雪寒,回到了少女时代,不禁低头忸怩。

王强胸有成竹地轻松一笑,他轻施手段就把林雪寒带回少女时代,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傻子,他需要的就是傻女人。

两只纽波利顿犬走过来,讨好地嗅嗅林雪寒的鞋子。林雪寒没有丝毫的惊恐,自然地看着它们,就好像是它们的女主人。林雪寒心头猛地一跳,清醒过来,惊诧地责问自己,你这是怎么了?

“王先生。”林雪寒抬头平静地说,“我想我该回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