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为留职跟外商玩假暧昧

平复那本 收藏 0 940
导读:我叫韦兰,20岁。我姿色中等,初中毕业。我又没什么背景,在深圳混,原本只能混个中等。幸运的是,我在一家美国连锁超市工作不到一年,结识了一铁姐,她好吃懒做、不学无术,却在公司上下处处吃香,后来她结婚离职了,临走时告诉我关于职场混得开的一秘诀,我深得要领。   这以后,我在公司也混得游刃有余,工作数我最轻松,调到办公室帮着整理货单,各项奖金、先进都少不了我,迟到、休假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中头目、小头目、底下员工都对我客气恭敬有加,公司最好色的欧阳事务长从来没有骚扰过我,最严厉的柜台总管马小姐也从来没给我

我叫韦兰,20岁。我姿色中等,初中毕业。我又没什么背景,在深圳混,原本只能混个中等。幸运的是,我在一家美国连锁超市工作不到一年,结识了一铁姐,她好吃懒做、不学无术,却在公司上下处处吃香,后来她结婚离职了,临走时告诉我关于职场混得开的一秘诀,我深得要领。


这以后,我在公司也混得游刃有余,工作数我最轻松,调到办公室帮着整理货单,各项奖金、先进都少不了我,迟到、休假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中头目、小头目、底下员工都对我客气恭敬有加,公司最好色的欧阳事务长从来没有骚扰过我,最严厉的柜台总管马小姐也从来没给我脸色看。


究其原因很简单,因为人们都知道:韦兰和总经理杰利有一腿。总经理的小三谁敢不敬?谁还敢打她的主意占她的便宜呢?这就是我处处吃香的原因,也是我那铁姐教授的秘诀。


能和老总有一腿,本应无上荣耀,只是这杰利四十七岁,腰围一米,一脸横肉,一身的茸毛仿佛欧洲版山顶洞人,工作狂却不甚解风情,对我向来冷淡,其妻偶然会来,也是肥壮如牛。我虽虚荣,倒也真不想做他的小三,为了金钱利益糟蹋了我这20岁的如花妙龄。


但做山寨版小三,我倒是极其乐意。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杰利对此毫不知情,底下员工对这老外向来敬而远之,无人敢当面说他什么。


谁也不知道,我和杰利有一腿是怎么传出来的,只有我心知肚明。


杰利上任后,就有人传他喜欢我,传得绘声绘色,连好友阿离也神秘兮兮地问我怎么回事,得到的也是我欲盖弥彰、自相矛盾、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于是,传言越来越凶。


其实,那不过是一次偶然我发现杰利给女儿买了一件米色名牌雪纺裙,是我主动抢着要帮日理万机的他邮寄的,杰利深为感谢。他去买雪纺裙时,周围跟随着好几名中层员工,他们都是看到的,我提着雪纺裙提袋招摇于楼层间,看到的人更多。


我把裙子邮寄后,立刻去买了一件一模一样的,为防止穿帮,我只在杰利出差或晚上穿,立刻,“杰利打着给女儿买裙子的名义给韦兰买礼物,他在追求她”的谣言四起,越传越玄。看着人们怪异的眼神,听着底下的私语,我得意洋洋。后来演变成我们虽然表面正经,但私下交往甚密,经常开宾馆私会。


那开宾馆也不过是我的“阴谋”。我跟踪过杰利,知道他晚上有去一家KTV酒吧独饮、欣赏歌舞的爱好,那个时间段,他是连手机都不开的。那个时间段,我也会“神秘失踪”,或流连于廉价影院,或徘徊在偏远夜市,回来时,必是过了零点,并“一副倦容”,甚至于,我还假装过生理反应:呕吐。


平日里,我偶然进杰利的办公室汇报工作,出来时,必是一脸“陶醉幸福”,且头发略有零乱,提及杰利时,总是崇拜赞赏状。情人节,我从街边捡来一束被人丢弃的玫瑰,卡片上写“J”放置床头,晚上在被窝里发“神秘短信”,借助多嘴多舌的舍友阿离,让别人尽情地猜去吧。


世上的人本来就好无中生有、传色情谣言,他们怎么会放过我露出的这些“马脚”呢?于是,不管我和杰利表面如何一本正经,“我们是一对”的传言已是铁的事实,传言成真的同时,就是我能潇潇洒洒、轻轻松松地混日子。


2010年8月的一天,舍友阿离一脸媚笑地给我送上一款时尚水晶手链,那是我们一起逛街时,我看中了,但嫌太贵没有买。阿离果然是图谋不轨:“韦兰,听说要裁员呢?到时您得帮忙说说好话。”是啊,在她眼里,我随便吹吹枕头风也就搞定了,可我心虚了,其实我和杰利关系一般,我平时就只是个可有可无的闲职,大家看在杰利的面上才让我玩着拿钱,假如下岗名单由杰利来定呢?我有点发毛。


半个月后,裁员名单下来了,我和阿离却留下了。阿离欣喜若狂,当晚请我吃了火锅,可我吃得没滋没味,因为我压根一点忙也没帮,全赖她的造化,可戏还得演不是吗?我要装得吃得理直气壮,好像我真的帮她说了好话才留下的,也能证明我的确和杰利关系非同一般。


裁员风波后,我的日子外表依然过得逍遥自在、十分滋润,但内心时常打小鼓,忐忑不安。


可是好日子没有过到2011年,我就收到了一笔遣散金,要让我滚蛋了。最丢人的是:这次裁员的,只有我一个人。


我冲进了杰利的办公室,要讨个说法。在只有我和他的办公室里,我装不出小三的妖媚。


杰利态度温和地放下鼠标,对我说:“韦小姐,你的职务一直是个闲职,现在生意不好,只好忍痛。其实,这是我太太的意思。”


我瞪大了眼睛,隐隐感到天边的雷声传来,杰利站了起来:“不知道我太太听了什么风言风语,一定要我把你解雇,你很年轻漂亮,相信你会有更大的空间。”


我像足球一样被人踢了出去。收拾东西的时候,阿离无限同情地说:“男人就是这样,翻脸无情,找女人像换衣服一样。”在他们眼中,是杰利厌倦了我才会赶走我,我真想说:我们什么也不是,我是清白的,可我什么也说不出了,一个要滚蛋的人,解释再多又有什么用呢?世人的脑子没那么容易转过来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