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者》:你的妄语,我的地狱

《守望者:罪恶迷途》由时空倒转的三段故事组成。如果把现在的1、2、3段反过来成3、2、1的顺序播放,它会是一部比较正常的商业片,刑满释放的陈志辉(任达华)遇到了种种暴力和诱导事件,完成了变态心理的层层铺垫,最后上演了封闭空间内的大虐杀。导演兼编剧非行采用了现在的非线性叙事,看上去是高潮前置了,实则好戏在后头。这让影片呈现出一种层峦叠嶂的神秘感,天意弄人和因果业报的思索也会绵绵不绝。

相对而言,第一段有些平淡了。只要看一眼影片的海报,想一想任达华以前演过的变态杀手,你就猜得到开头,也猜得中结尾,而且过程也毫不离谱。有《沉默的羔羊》《七宗罪》《十二宫杀手》这些极度残忍血腥的电影打底,这个故事基本上是小儿科。而且有一处必是做了重大修改,一个处心积虑报复仇家的凶手,所做的不过是依据中医理论在仇家的神经里楔入一颗钉子,让所有的人陷入昏睡。他把他们麻醉了干什么,是要给他们唱儿歌吗?这显然是有人自欺欺人地认为:即使一个虚构的凶手杀人如麻,也会影响现实中的其乐融融,必欲减少死者而后快。这就是当下文艺现实,你懂的。

恐怖电影的一个秘诀是你明知道门后会飞出一把斧头,当斧头真的剁到剧中人头上时,你还是会惊怖万分。可是在我们无限向往光明美好的审查制度下,这部电影的刺激镜头甚至声响都被“去势”。于是,你看不见铁钉入脑,看不见尸横遍地,甚至看不见一星血迹。凶手杀人基本上是用台词来完成的,纵然任达华二十年前就是香江银幕屠夫,可在这部电影里空有气场并无大动作。恐怖电影另一个秘诀是演员要足够神经质,眉头耸动、眼睛开合之间就把观众吓得半死。任达华是有压迫力的,往那里一站宛如死神。其他年轻演员就不太合格,他们像是青春偶像剧的主人公偶尔从都市来到乡下,嘻嘻哈哈无所用心,即使到了生死一念之间,还是没有从内而外的张皇失措。直到最后黄圣依和任达华在黑暗中一对一时,传统戏曲《三岔口》的魅力才开始显现,最后邪不压正的翻转也算是妙笔。

因为套路熟悉,青年演员散淡,第一段看得不太起劲。但是剧情一旦进入第二单元,戏剧张力陡然提升。从时间上来说,第二段故事在第一段之前。从逻辑上来说,第二段是因,第一段是果。陈志辉为什么展开杀戮?二十年前的恩怨在他心中本已转淡,可在听信了一个人穿花蝴蝶般的言说之后,他怀揣利刃,杀心顿起。这只不负责任的蝴蝶就是陈思成扮演的周栋。这个据说遭遇了妻子背叛的浪子,一边和张静初扮演的老板娘热舞,一边说着“在公平的世界里,不能欠债不还”。

张静初迸发出了从影以来从未有过的性感热力和女人风情,陈思成也把一个有口无心的花花公子演绎得优雅而不靠谱。教人学坏,你以为他是个心藏大恶的家伙吧,其实他真的面对前妻时心软得像一块年糕。这就看出点意思来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你只是呈口舌之利开了个恶毒的玩笑,对方却把它奉为圭臬起而行之。在微博上,在论坛里,在讲台上,在酒桌旁,多少惊天话语滚滚而来,又导致了多少会错的意和做错的事?世界和人生都是算不清的糊涂帐,每个人都有冷汗直冒和后悔不迭的时刻。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别人被偏执和愚蠢左右,我们至少应该克制自己无因的妄语。

第三段又在第二段之前。这一段寓意更浓。左边是“孟楼”,家里人在等着他。右边是“潘家镇”,杀戮的不归路。陈志辉本来是倾向于孟楼的,并提前通知了家人。一场意外的刑事案件打乱了他的计划。那不过是个精心策划的计谋,他却只听到了女子对丈夫的无情。往事重上心头,冲动难以抑制,他选择了潘家镇。巍子只有十分钟的戏,奉献的是影帝级的表演。那眼睛红的,嗓门扯的,青筋暴突的,仿佛他就是戏中那个走投无路的男人。这一段告诉我们,眼见未必是实,谁都是用别人的酒浇自己的块垒,张三家的干柴可能无意间点燃了李四的烈火。谁也别轻易向别人倾倒心灵的垃圾,当你自己得到解脱时,别人却成了汉江怪物。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想象中这是一部小成本恐怖片,来的是一部很有想法的不乏商业元素的寓言片。恐怖和惊悚是为包装,歌舞片的片段和黑色电影的影子也在,更重要的是,它不会让观众带着空空如也的心离去,而是心有所动、情有所系、若有所悟。春节档过后,电影市场持续低迷,国产烂片来来往往,好莱坞大片也不给劲儿,《守望者:罪恶迷途》厕身其中有着绝对竞争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