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8.html


待到日军步兵被李峰吸引开,十二名敢死队员才悄悄靠近日军炮兵。

日军一个炮兵中队大约有一百二十人左右,其中有一个二十人的中队部,一名大尉军官和几名尉官围着地图比手画脚。还有几名手持小旗的尉官,随着他们的小旗舞动,日军炮手不断调整角度,拉动发射绳。二十多名炮手,有的负责打开炮闩清理炮膛;有的拉动发射绳发射炮弹;有的调整火炮角度;二十多名装填手,不断把炮弹从弹药箱内取出,塞进炮膛中;还有几十名弹药手,不断忙碌着把炮弹箱从车上搬下,搬运到火炮跟前。

这一百二十多名日军炮兵,都有一个特点:除了军官和军曹腰间挂着王八匣子之外,其余的日本人连枪都没有背。所有的步枪都堆在距离火炮十几米外的一边,日军炮手、装填手和弹药手赤手空拳在大炮跟前忙碌。

这并非是日本人太愚蠢,炮兵位于军队的纵深位置,而且周围还有一个步兵小队负责保护他们的安全,几乎没有敌人可以进入他们炮兵阵地,向炮手发起袭击。

日本人的三八式步枪,又重又长,炮手们在忙碌的时候,没必要背着一支步枪碍手碍脚。

其实国军的炮兵也一样,只有几条自卫的步枪,军官和士官装备有手枪。

总之,炮兵面对面见到步兵,就等于是见到死神。

十名勇士突然从草丛中跃起,端着冲锋枪,扑向日军炮兵。两名机枪手则趴在地上,架起轻机枪,对准日军炮兵放枪的地方,一旦有人企图去拿枪,就会遭到轻机枪无情的点射。

冲锋枪手轻轻扣动扳机,“哒哒哒”枪口吐出火光。

日军炮兵阵地后面那些扛着弹药箱来回忙碌的弹药手首当其冲遭到射杀,人群中喷起刺眼的血雾,当即倒下十多人,肩膀上扛的弹药箱纷纷砸落在地面。弹药箱落地,盖子被撞开,里面黄澄澄的炮弹滚落在草丛中。

遭到突然的袭击,这些日军炮兵居然做出一个令人震惊的动作:那些弹药手不是逃跑,却是放下弹药箱,赤手空拳向国军士兵扑过来。

“呀!”十多名赤手空拳日本人叫喊着扑来。

既然要发起自杀性冲击,勇士们也犯不着和日本人客气。

来多少杀多少!总之照单全收。

“哒哒哒”冲锋枪吐出一条条火舌。

面对冲锋枪的疯狂扫射,赤手空拳发起自杀性冲击的十多名日军炮兵一个接一个全部被打成筛子,接二连三翻倒在草丛中,被十名冲锋枪手给“照单全收”,把扑过来的十多名日本人全部送去见了天照大神。

事实上,那十多名弹药手的自杀性冲锋,是给其他炮手争取时间。

果然不出所料,其他的日军炮手纷纷停下手中的活,纷纷冲向十多米外,堆放着步枪的地方,试图去拿起武器,向敢死队发起反击。几名日军军官和军曹,纷纷拔出王八匣子,寻找隐蔽并伺机发动反击。

机枪手早已对准日本人堆放步枪的位置。

等到日军炮手即将扑到步枪堆跟前,两名机枪手同时扣动扳机。

“哒哒-哒哒哒”ZB26轻机枪发出轻快的点射声,红色绿色的曳光弹拖曳出修长的弹道,紧贴着地面,犹如流萤飞火一样飞扑而去。这种轻机枪精确度高,只要被瞄上,就根本无法躲避。更何况日军炮兵不是步兵,只要被机枪手瞄准的,就被打得身上喷起血雾,浑身上下布满冒着青烟的弹孔,一个接一个抽搐着倒在血泊中。

十名冲锋枪手和两名轻机枪手,面对一百多名几乎是手无寸铁的日军炮兵,居然形成了以少对多的一边倒的屠杀!

两名敢死队员冲到一门山炮跟前,躲在后面的一个日军军官提着王八匣子跳出,瞄准一名敢死队员扣动扳机。谁知,那支王八匣子却卡壳没能射出子弹。这其实很正常,王八匣子这种枪可靠性就很差。

敢死队员没再给那个日本人机会,一梭子就撂倒那家伙。

第二名日军军官双手握着指挥刀,嘴里发出“呀呀”的叫声扑了出来,还没有冲到敢死队员们跟前,就被打成马蜂窝。

失去生命的躯体,在惯性作用下,一直冲到一名敢死队员跟前两米外,才不甘心的倒下。

日军炮兵人数虽多,但没有能够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靠近手持冲锋枪的敢死队员。十名敢死队员,以五人一组,轮番装填子弹。手中冲锋枪的火力从来就没有停息过,冲过之处血肉横飞。不时还有人摸出手榴弹,投入敌群中。

两名机枪手交替射击,打得那些靠近步枪的日军炮兵一个个倒在枪堆跟前,没有一个日本人能够拿起枪反击。

日军炮兵大尉中队长挥舞着指挥刀,带着两名携带着指挥刀的少尉军官和十多名赤手空拳的炮兵,向敢死队发起一次反冲锋,但没有人能够冲得到敢死队员面前,就全部被打成马蜂窝。

就算是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再“神勇”,那也是要有武器才能“神勇”,现在他们连拿起武器的机会都没有,被人像是割杂草一样屠杀,即便是再“英勇”的“帝国勇士”,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纷纷扭头就跑。

少数几个死命保护火炮的日军,随即就被打成筛子。

活着的,一轰而散。

“炸掉这些大炮!”一名敢死队员说了句。

其中一人负责爆破,他摸出手榴弹,从日军尸体的绑腿上扯下一长截布,把手榴弹捆在一起,捆成一大捆集束手榴弹。把集束手榴弹丢在炮弹箱中,再以绑腿的布连接在手榴弹拉弦上,拉出足够的长度。

在他动手干活的时候,其他十一人在边上担任警戒任务。

此时有人喊了声:“鬼子来了!”

“不要恋战!准备撤退!”一名敢死队员说道。

回来的日本人,正在原先追赶李峰的那些日军。他们听到身后传来的枪声,才知道中了调虎离山计,于是赶回来,企图挽救他们炮兵中队覆灭的命运。

那名负责爆破的战士已经完工,敢死队迅速开始撤退。那名负责爆破的战士猛然一拉长度长达五十多米的布带,随后他就跟着其他敢死队员,飞快的向河岸奔跑。大约七秒钟之后,手榴弹发生爆炸。

“快卧倒!”有人喊了声。

十二名敢死队员全部趴在地上。

“轰”一声巨响,炮弹堆上腾起一团火球。集束手榴弹发生爆炸,倏然引爆了弹药箱里的炮弹。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大地就像是发生了剧烈地震一样,一团巨大的火球骤然从炮弹堆上腾起。以爆炸点为中心,周围席卷起一阵金属风暴,沉重的野炮犹如顽童手中的玩具一样被气浪吹起,被卷到空中被撕扯成碎片,零件四处飞散。比野炮轻得多的山炮,更是整个被掀到空中,被气浪向远处吹出去,在半空中翻滚着解体,也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零件天女散花一样落地四散落地。

爆炸场周围那些日军炮兵的尸体,被炸得连骨头渣子都找不到了。

那些逃出去不远,发现自己的步兵回头,于是又赶回来的日军士兵成了一批倒霉者。

刚刚扭头回来的日军炮兵,尽管他们已经趴在地上,可是七八十米外的爆炸,强大的气浪还是波及到他们。趴在地上的日军炮兵就像是被弹簧弹起来一样,从地面被弹起,又被冲击波吹出七八米之外。在气浪中翻了几个滚,重重摔在地上。

有人当场毙命,活着的也被吓傻了。

一百多米外的敢死队也受到冲击波的波及,尽管他们死死的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但是大地抖得筛子一样,人趴在地上,五脏六腑都被震得一阵阵生疼,感觉胃里翻江倒海,耳边发出“嗡嗡”蜂鸣声,头都被震得发晕。

混合了火炮零件的泥土碎片,土疙瘩下雨一样落地。

爆炸声一直传出十几公里,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冲上天空。远在守军阵地上的唐德,亲眼目睹了远处发生的这场大爆炸,他心里估算着:肯定是我们的敢死队得手了!

等到暴雨一样的泥土落地后,趴在地上的敢死队员才纷纷站起。

“李长官不知道怎么样了?”有人问了句。

不过现在来不及考虑这些了,日军小队已经折返回来对付他们。

“我们撤!他应该没事的!”一名敢死队员说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