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

再说憨子他们,躲在南山密林里眼见山下村里冒起了浓烟,急的跟猴似的纷纷大骂,却不敢冲下去飞蛾扑火,好不容易望见鬼子们出了村向寡妇沟扑去,几十条汉子便迫不及待的咋呼朝村里窜去。

别人挂的是爹娘破房子,而憨子担心的是自己的媳妇孩子丈母娘,她们怎样了?也许没事,肯定没事,不招谁惹谁,鬼子能平白无故祸害了她们?不可能。憨子抱着侥幸的心态反复安慰着自己,第一个冲进了村。

然而,映入他眼帘的一幕却彻底击破了他忐忑的心态,大街上,孙阎王门前,三具血淋淋的尸体呈各种姿势散落在街旁沟边,一具黑衣破袄的无头躯体缩在路中间,距尸体两步远,一颗花白的头颅睁着大眼在凝视着天空。这是刘老太。

另一具血尸则是高刘氏,一双无神的大眼死死盯向东面,灰色汗褂早被撕碎,上身赤裸,肚子已破膛,肠子铺了一地,殷红的鲜血把周围的土地都浸透了。


媳妇呢,俺媳妇呢?憨子呆呆地矗在那里,直眼望着面前的一切,恍若在梦中。突然脑袋轰的一炸:“我亲娘啊。。。”

他疯了般狂吼着扑进了家门,连喊几遍没人应答,又转身冲出门向孙阎王家窜去。。。。。。

与此同时,其他汉子也在村子的各个角落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悲号。大蛋的父母被杀,二赖子的老娘上吊了,石猴子的瞎眼奶奶也赤身裸体的倒在自家的院子里。。。整个光棍屯陷入了极度悲痛之中。。。。。。

而此时,200多日伪又把寡妇沟围了个水泄不通。一场屠杀即将开始。

老鬼子前原城二骑在马上,眯眼打量着面前这个传说中的女儿国,见其四周高墙壁垒,土城楼上,一溜站满了各色妇孺。

长枪老太婆身披黑袍,手持钢枪,面色凝重,威风凛凛。她的左边大儿媳莲子二儿媳张雅芝神情肃穆,右边的三儿媳刘嘉玲和干女儿阿娇端枪并立,虎视眈眈。其他妇孺也个个昂头挺胸,目光狰狞,傲视群狼。

日军曹长三木坚强见这群娘们面对大日本皇军毫无怯意,而且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气的哇哇大叫,转身夺过一鬼子的机枪,举头要打。

忽听前原城二一声咆哮:“八个牙驴,绅士风度的保持。”他要体面的活捉这群花姑娘。要让她们在大日本皇军面前甘愿俯首做奴。

“哈伊。”三木一愣怔,眨巴着小眼疑惑的望了望长官,乖乖地退到了后面。

范本山骑在瘦驴上知道是自己开口的时候了,就笑嘻嘻的朝前原一欠腰,转身朝土楼上吆喝开了:“杨太婆,阿娇妹子,你们不要误会,我是咱藏马乡范乡长,还救过妹子的命,绝对的好人,他们,”他喊着朝身旁一划拉:“他们是大日本皇军,是来为乡亲们打抱不平的。大日本皇军是文明之师,威武之师,对咱老百姓秋毫无犯,三大政策我们的绝对不实施,你们尽管放心打开城门,热烈欢迎吧,皇军绝不会调戏花姑娘。”

“范会长说的对。”赵大脑袋也跟着吆喝开了:“皇军纪律严明爱护百姓,见了小媳妇大姑娘绝不糟蹋,更不会摸奶子!”

我靠,这是啦的啥屁话呀,范本山扭头斥了他一句。转身刚想再喊,却听到土楼上的老太婆开口了:“范乡长,既然你们爱护百姓,那就请回吧,乡里若征粮交税,你们下个通知,俺会一分不少的交上去。”

咿?她还当真了。范本山啊啊两句答不上了,又转眼瞅瞅前原城二,这家伙是半个中国通,也能大体听明白老太婆说的啥,想让皇军吊毛没逮着就撤?八个牙驴想的太天真了。花姑娘的今天必须米西米西。

他昂起瘦头,望着土楼哈哈大笑:“你们良心大大的忠诚,我们的进村,绝不烧杀抢掠,只进去看看就走,你的尽管放心。皇天乐土,大东亚共荣,我们的合作大大的有前途。”

范本山见前原还没有怒意,心里暗叹这哥们太有教养了,看看人家多仁义啊,这就是素质。他斜眼望向土楼,发现那群臭娘们依然无动于衷,心下大火,妈个巴子的,皇军给你们这么大的面子还不识抬举?真是活腻歪了。

他气吼吼的道:“杨太婆,你的听清楚了吗?赶紧地开门,否则皇军就不客气了。”

“范乡长,我说不能进就不能进,这是我们村几百年来的老规矩,外人尤其是男人,俺决不能放进一个,你应该是知道的,也请你理解。”长枪老太婆不紧不慢,不卑不亢的说完这话,又压低嗓音对身旁的小辈们道:“注意隐蔽,大炮准备。”

几个女人闻声齐应,伏身散开。她们知道今天是非要干一场了,既激动又紧张。

前原见那群女人没有半点松动的迹象,反而都躲起来了,气的迷眼一咬牙:“八个牙驴,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给她们点厉害尝尝还他娘的不知我皇军勇猛无敌。”

他抖动着蛋子皮脸,慢腾腾的从腰间抽出指挥刀,突然寒光一闪,嘶声狂吼:“大日本武士们,寡妇村的兔子跟跟!”

“兔子跟跟———”200多日伪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随着一声爆吼,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呼啦啦就向前面的大门洞冲去。

长枪老太婆见鬼子终于露出了狰狞面目,黄压压的身影齐刷刷的扑了过来,忙身子一矮,手里的钢枪搂动的同时,发出了一声振聋发聩的怒吼:“开炮!!!”

话刚落,张柏芝和刘嘉玲同时点燃了架在围墙上的土炮,焰火闪处,大地突然一颤,轰隆隆。。。两条火龙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挟着一股巨大的狂风,铺天盖地的窜向了鬼子群。

我娘哎,10多个日伪军还没看清是啥东东,就被扑面而来的巨浪掀上了半空,随即连翻几滚,惨嚎着咣咣地砸进人群里。

后面的鬼子被这突如其来的魔术吓懵了,惊见同类漫空乱窜,以为脑袋出现了幻觉,正在羡慕这几位半仙呢,突见眼前一黑,紧接着咕咚咕咚的夯击接二连三地迎头砸下,还没明白是咋回事,就嗷嗷惨叫着跟半仙们一同钻进了阎王殿。

其他鬼子一看昏了,惊吼着调头纷纷朝后窜去。前原老鬼子更是惊了个半死,他万万没想到那群支那女人会拥有杀伤力巨大的火炮,眼见同类鬼哭狼嚎纷纷惨死,怒火轰地窜了上来。刚要举刀咆哮,忽听赵大脑袋吆喝上了。

这小子光头赤膊,瞪着血红的牛眼,挥舞着一把破盒子枪站在人群后面连连大吼:“兄弟们,火车不是推的,泰山不是磊的,大日本皇军一个是一个,冲,给我冲!冲进去花姑娘的猛逮呀!”

鬼子们一听花姑娘,佝偻的小短身子象突然吃了春药似的立马伸长了半截,互相望望,复又咋呼着要向前面冲。

前原可不乐意了,娘希匹的,一点指挥艺术都没有,这不是去送死吗?他脸一沉,咆哮道:“八个牙驴,横着亲了!“(日语:卧倒)

话刚落,全体日伪咣咣扑倒一片,纷纷埋头缩脖举枪朝着土楼就砰砰啪啪乱射起来。

“大炮的轰击!”

前原城二又一声令下,三门小钢炮就咕咚开了,炮弹挟着尖利的哨音呼啸着飞向了门洞,只听轰轰几声巨响,冲天的烟雾中,土木结构的大门洞摇晃两下,轰然垮塌。天堑变通途。传说中的女儿国就在眼前,鬼子们疯了。

“抓活的,兔子跟跟!”

“兔子跟跟———”

几百日伪狂吼着从地上跳起来,争先恐后的涌向了神秘的寡妇村,一场血腥杀戮正式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