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的战争 卷二《撤退与坚守》 第6章 除奸(1)

南国平民 收藏 2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67.html[/size][/URL] 第6章 除奸(1) 蓝刚回到连里,他现在最关心的事,就是看那母女俩是否被安顿好,这二人,母亲叫陈喜善,女孩叫贺思敏,对于蓝刚等人的帮助,她们两人感谢得眼泪汪汪,每天,深圳被占领区内,光是活活饿死的,就不下5人,这母女如果没有蓝刚的伸手援助,最终的结果也可想而知,蓝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67.html

第6章 除奸(1)

蓝刚回到连里,他现在最关心的事,就是看那母女俩是否被安顿好,这二人,母亲叫陈喜善,女孩叫贺思敏,对于蓝刚等人的帮助,她们两人感谢得眼泪汪汪,每天,深圳被占领区内,光是活活饿死的,就不下5人,这母女如果没有蓝刚的伸手援助,最终的结果也可想而知,蓝刚,等于又挽救回了两条生命。

但是,蓝刚,却因此而苦恼起来,他能救回两个,其它的呢,怎么办?

“大家说说,我们应该如何做?”

蓝刚在房子里抽着闷烟,李友斌、宝音等几个主要干部也是默不作声。

以侦察连目前的处境,要光明正大的去帮助百姓,显然是很勉强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凭什么啊,而且,自己没有物资,如何帮助?

正当几人都处于沉思中时,响起了敲门声,警卫员轻声地说:

“连长,通讯员来了。”

蓝刚打开房门,通讯员对各位敬了一个礼后,向蓝刚递上一张纸条,展开一看,只有七个字:

处理汉奸王仁位!

“连长,这是地区指挥所传来的,据说,还是集团军传来的!”

其实,对于王仁位这个在国际上大肆诋毁中国的汉奸,是集团军的更上一级下令的,当然仅是有限的人才知道。

李友斌看着纸条良久,猛地一拍大腿:

“机会来了!”

蓝刚有些迷惑地看着李友斌,有什么好点子?

“同志们,我们不能再进行没有多大意义的地下活动了,我们,要马上走向台面,这就是机会,除掉王仁位!最终夺取“安乡自卫队”的领导权,如果茍自安与明春潮不配合我们,我们就只能采取激进一点的方式。”李友斌顿了顿,笑着说:

“这种方式宝音同志已经很熟络了,我就不多说。

迅速取得领导权之后,我们要在短时间内扩充自己力量,当然,表面上,我们是服从“自治中心”甚至联军鬼子的。

我们这次扩充的重点,是将仍在深圳市内从事抵抗的的友军吸收进来,或者吸引过来,大家都应该知道的,驻港部队装甲旅,是一支有着光荣历史的部队,他们,信息战还是敌后作战等,都是很在行的。我们与之互相配合,同时,大量吸收被占领区内的有志青年。

扩充的目的有二,增强我们的力量,并保护人民,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民没有饭吃,没有地方住,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保护他们是理所当然的。”

李友斌一说完,蓝刚的脸色也好看起来,几个主要领导讨论了一会,大家都觉得可行。

“好,我们就利用这个机会,发展自己,壮大力量。下面,我们就讨论一下细节问题。。。”

最终,决定由未公开露面的特别小组来执行。

特别小组的成立,是蓝刚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决定的,毕竟,到时进入到“自卫队”后,有些事情不适应出面,必须有一支精干力量去执行,这就样,特别小组就应用而生了。

这个特别小组,目前只有6个成员,都是政治上绝对可靠,技术上出色的好手。包括了上官浩、张至申等人,几乎清一色的狙击手。而上官浩则因为射击技术优秀,成为了副组长,张至申则成了他的独臂观察手。

上官浩经过超强度的训练,其已具备了一般士兵的耐力,体力稍差一点,与侦察兵的差距还是很明显,这也难怪,时间这么短,一步到位是不可能的。

但有一点,经过这段时间的反复练习,他已经达到了举枪就发的境界,脸部的肌肉已形成有记忆功能的组织,这于一个狙击手而言,这又是一个突破,有些人需要花上半年甚至数年才能达到,上官浩才一个月不到,就练成了,当然,这与其不断的训练也是分不开的。

听到又要行动,上官浩有些兴奋,每天都是练练练,终于有机会出去透口气了,而且,这种行动还可以检阅自己的能力。

鉴于任务的重要性,特别小组全部出动,两人搭配,又相互掩护,除了不着军装外,武器装备更是优先,是蓝刚的一支尖兵。

这些人中,没有人认识王仁位,这个家伙,估计也猜到自己对中国说了太多的坏话,担心被“斩首”,现在已经基本上不出现在公众场合,“自治中心”这个安全度比较低的地方,也不常来,来的时候也是带着四至八个在“安乡自卫队”唯一配枪的硬汉,乘着专车,速来速去。

平常,他就是在联军司令部及防守严密的自己家里办公,据说,他自己养了几个训练有素的跟班,还有一个班全副武装的印尼士兵看家,想要从他家进行袭击有些难度。

要干掉他不是太难,难就难如何找到他,因为,连见过他的人都很少。但是,通过宝音与益田虎、一杆枪的有意“闲聊”,掌握到重要的一个线索,尽管王仁位站在一堆人中,除了有点胖外,其它无论身高、相貌,并无明显的不一样,但他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走八字路。

这件事是不能跟益田虎这些外人说的,要不然,直接带上他们,指认就可以了。现在,人心还不稳,保不准这些人中就有投机分子,万一有人向联军报告,那一切都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就算知道这个事情的,也只有几个连部领导及特别小组的人知道。

上官浩与张至申一组,潜伏在福保大厦对面圆梦园小区的一间三居室里,潜伏是一件无聊的事,两人分工,一人观察,一人休息,4小时一轮, 白天如此,晚上也是如此。

另外两组分别在前后相隔约30~40米的别处潜伏,对于这个王仁位,必须做到一击必中,要不然,一旦其有了防备,以后再找机会就非常难了。

“1米70左右,有点胖,走八字路,三七分头,坐“宝X"车,这家伙怎么就没出现过呢?”自前天晚上来到这里,他们已经观看了两天,张至申有些不耐烦。

“兄弟,别急,他迟早会出现的。”上官浩看了看双眼布满红丝的张至申,安慰着说。

“希望是吧,就怕这家伙不回这汉奸“中心”啊!”张至申还是有些担心白等。

这种可能当然是存在的,上官浩也说不准,只能说:“耐心点吧,两天都过去了,不在乎再等多几天。”

上官浩是半分钟都不闲着的人,虽然没有人强迫他进行训练,但他利用这潜伏的机会,也在不停的练习脸部动作,他的目标,就是完全靠本能开枪,这对任何一个狙击手来说,都是一个最高境界。

要达到这一层,无论何人,都要通过后天艰辛的努力,像上官浩这种天生的神枪手,也没有例外。

他一边有些本能地做着瞄准动作,一边看着马路上偶尔才走过的路人,确实,这种潜伏有些无聊,想着因为联军的入侵,本来与战争、与硝烟毫无瓜葛的自己,意然也因种种原因而意想不到的投身到这场卫国战争中,上官浩一边感叹一声:

“世事无常啊!”

一边又盼望着能早日驱逐这些外夷,恢复和平的生活。

“多么希望自己是马踏匈奴的霍去病啊!”

上官浩一时又灵感大发,将张至申叫醒替自己观察,然后坐在一边,奋笔疾书起来。

解佩令 忆霍骠骑破虏

辕门帐外,

栅栏鹿砦,

帅旗扬,

骠骑执戈列。

点将沙场,

战鼓擂,

迅雷风烈。

震云霄,

号声撼岳。

狼烟滚滚,

金枪灿灿,

笑胡儿,

马惊容怯。

纵有千乘,

气数尽,

遁如江泻。

报长安,

漠南虏灭。

上官浩收回笔,将张至申换下来,因写作而有些兴奋,他将词递给张至申观看:

“兄弟,帮我看看,提提意见!”

张至申捧着上官浩的词作,仔细读了读,虽然还有些不太懂,但仅凭感觉,两千年前的那场著名的战斗,似乎浮在了眼前,同时,对上官浩又加深了一层佩服。

“浩哥,你真行啊,我无论如何也是写不出来的”

“别这么谦虚,词由心作,你用心了,也是可以的,再加上只要平时多读多写,也没什么难的,呵呵,唯手熟耳!”

两人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聊着,直到张至申有些困了。。。

突然,一辆黑色“宝X"350轿车从绒花路开了过来,上官浩猛地一激棱。

“张至申,有情况,那左边过来的“宝X"车,汉奸王仁位就是坐这样的车。”

张至申也爬起来,贴到窗户边,看着楼下路上急速行驶的轿车。

路边的树大部分都被砍了当成生活的燃料,这更有利于观察。

黑色轿车一直驶向原福田保税区内的“自治中心”办公大楼--原深福保大厦。通过瞄准具,上官浩看到车上下来四人,靠在车门边向四周观察情况。

“做好准备,可能是也可能是其它人,你不要开枪,等我辨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