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湄公河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52

天晴文集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1.html[/size][/URL] 进山的小道上,灿烂的阳光照耀着一支有气无力的队伍,一双双疲惫的脚步缓慢地走过,队伍中的气氛却死气沉沉,没有半点灿烂的味道。太累!几乎是两天两夜没有合一下眼,打了胜仗后的轻松和怠倦排山倒海般压下来,走着走着就闭上了眼,就连营长武建林也在昏昏欲睡中痛苦地挣扎着。 沉闷的气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1.html



进山的小道上,灿烂的阳光照耀着一支有气无力的队伍,一双双疲惫的脚步缓慢地走过,队伍中的气氛却死气沉沉,没有半点灿烂的味道。太累!几乎是两天两夜没有合一下眼,打了胜仗后的轻松和怠倦排山倒海般压下来,走着走着就闭上了眼,就连营长武建林也在昏昏欲睡中痛苦地挣扎着。

沉闷的气氛,其实多半来源于心中的憋气——仗是打胜了,可那是什么样的胜仗啊!一阵排枪就解决了,与其说是打仗,倒更像是赶羊赶马。尽管缴获的物资很多,可仍然不解恨不过瘾。在刘奎和许多战士的心底深处,其实是把出气和发泄押在了这个突袭作战上,仗没有打痛快,憋气也是自然的。

不要说刘奎和战士们,就是营长武建林,无论如何也估计不到清晨这一场轻飘飘的突袭战,将会对未来产生多么巨大的影响——对皇家陆军;对江萨·差玛南中将;对国王陛下的决心;对两国关系的走向;甚至对每一个参与作战的人员自己的命运……

尖兵报告:“前方半小时路程发现政府军。”

武建林一听就明白:进山增援的预备队一个营,接到回撤电报后,稀里糊涂地回来了。

“罗刚,传达命令:停止前进,避开敌军,部队下到右手边的山箐中隐蔽休息。”

“是!”罗刚向队伍前端飞奔而去。


血红的太阳刚刚躲到树林背后,整个林子就昏暗下来,影影绰绰,使人越来越黪,一丝风没有,却到处飘荡着一股腐殖土的霉味和淡淡的腥膻。

刚到箐底,疲惫得摇摇晃晃的战士们倒下就睡,再也顾不得看看有没有蚂蝗和什么虫。刘奎一个劲地朝着一堵石壁走去,回过头小声说:“行了曹林,不要跟着我,我离你们远点,要不我一打鼾,你们都睡不成。”

曹林听话地就地一躺:“连长不要走太远啊!有事叫我。”

石壁的背后,刘奎那墙一般的身体放平了,可是刚才连走路都想闭下来的眼睛。此刻却闭不下,瞌睡上哪儿去了?刘奎偏过头,明白了:一股刺鼻的腥臭,断断续续飘进鼻孔,还越来越浓烈。

“什么鬼东西?那么臭!”刘奎一翻身坐起来,睁大眼睛仔细看——啊呀……刘奎惊叫一声,倒抽了一口冷气,那令人作呕的腥臭,就是来自眼前——石壁的右侧有一个坎,坎上伸过来的那叉状的舌头几乎能舔到刘奎的脸上。长长的、大腿般粗的身子正在盘旋中收缩,中间的一段,一个横着的口子,呈现在刘奎的眼前,白色的肉翻出来,随着蠕动,一张一合。

刹那间,刘奎头皮一紧,打了个冷噤:“是它!真是冤家路窄,这畜牲是要报仇啊!”

刘奎一弓身子跳起来想躲开,可那蟒的动作更快,已经收缩成盘的身体似弹簧一般,一瞬间就展开,刚站起来的刘奎,两腿还没有张开,就再也迈不开步子了。

远远看着,绞缠在一起的刘奎和蟒成了一个怪物。蟒身从刘奎的肩膀,顺腰部斜绕缠到脚下,一次次把刘奎叉开的腿挤拢。于是蟒和人又沉闷地掼倒在地。刘奎两手拼命掐住大蟒的颈项,将蟒的下巴搁在头顶,竭力想叉开腿站起来。教导队的教官没教过他怎样制服大蟒,他似乎是想把蟒头按在岩石上,用自己的头把把蟒头砸扁。

箐底的嘈杂声引来了周围的战士们和武建林。

听见人声,大蟒猛然转头,竖立一人多高,血盆大口,利牙参差,蜥蜴样的信子呜呜作响,两只小眼睛绿光阴森对着周围的人像是示威。建林和端着枪、举着匕首的战士们,紧张得心口欲炸欲裂,却又无从下手。

终于,在大蟒受到干扰的机会里,刘奎的腿又叉开了,两肘拄地了,两膝拄地了,他又一次站起来了!他双手捏着蟒头举过头顶,一步千钧地向靠近的一堵石壁挪着。这时众人才看清了紧紧缠着刘奎的大蟒:乌亮的背,黄紫花纹相间的两侧,淡黄色的腹部,呲牙裂嘴,吐着蜥蜴样的信子的蟒头,蟒头上两只绿莹莹、阴森森的小眼睛;看清了刘奎胀得乌紫的脸庞,血红的眼睛鼓得几乎要掉出来,暗褚色的躯体,颈,臂,腿上隆起的比平时粗了许多的血管。

在周身刀割火燎的痛楚中,刘奎什么也看不见,每呼吸一次就觉得蟒身又攒紧了一扣,只感到身子被勒得越来越小,血涌到头上,眼中只是血红的一片。蟒头只举到额头,就再也举不上去了。力气飞快的消失,蟒头在不可遏止地往下缩,他的下巴触到大蟒的下巴了,闻到了大蟒喷出的恶浊的腥臭。刘奎走近石壁,五步,四步,三步……刘奎只要用头朝摁在石壁上的蟒头奋力一磕,钢筋铁骨样坚韧的蟒,立即就会变得面条样瘫软。

到了,到了!刘奎扳下蟒头,躬腰用头对准石壁……

战士们的心跳似乎早已停止,冻僵了,凝固了。

大蟒那刚劲有力的尾,又一次迫使刘奎的两腿并拢。眼前的石壁就两步远,可是刘奎感觉这两步之遥也许比上天还远,这一生无论如何是走不过去了。全身上下只有头和嘴还能动,于是他张开口在眼前大蟒的脖頚上,象饿急了的豹子一样撕咬起来。大蟒痛得缠着他左掼右砸,翻卷滚转;但刘奎只有撕咬的动作,宽大而坚实的腮帮,驱动着能咬碎子弹的牙齿,撕开韧厚的鳞状蟒皮,撕扯着雪白的蟒肉,蟒血喷了他一脸一嘴,滑进了喉咙。周身钻心的疼痛,和所有的感觉都化成了一个意念:一口一口地咬……咬……咬……

不知发自哪里、一声闷钝的裂响,一声短促的狂啸,似乎是宣布这惨烈的比赛结束!

等人们从呆滞中惊醒,大蟒已似弹簧般窜出好几米远,没入灌木丛,朝着森林越来越快地游去。

刘奎,在最后一刻,被大蟒勒爆了。

紫绛色的肝脏,粉红的肠肚,惨白的肋骨迸裂出来,又被殷红的鲜血霎时淹没,魁伟的身子在迅速缩小。刘奎已经断气了,断了气的刘奎竟然怪眼圆睁,回过头来瞪着建林,一手指着大蟒逃去的方向,嘴还在微微翕动,一手不停地抽搐,象是要掀开抱住他的战士们。

山一样的身子终于倒下了,倒在众人的手臂上。那颗硕大的头颅、那宽大得失去了协调的腮邦骨、被建林紧紧地抱在怀中:“……兄弟……好兄弟,你要挺住你挺得住……回到我们的小医院……夏军医能搞好你……啊……兄弟你不能……”

泪流满面的武建林,压抑着声音语无伦次地哭喊着,再也没有了首长的矜持,也许是被憋了几天的泪水,此刻一起泛滥冲出。刘奎那沾满蟒血的半张脸,被冲刷得沟沟道道……

就是此刻,相距不过百米的箐沟顶的小路上,一个营的政府军正在急匆匆的赶回卡莫小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