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陈隽回到了国内,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而且除非了大家非常佩服她的善良品德以外,她在此之前游刃有余的戏弄4架北国战机还游刃有余的技术赞赏有加,特别是战友和军迷们。不过现在陈隽可没心情去理会这些,因为医生说她虽然做了应急处置,但是因为不专业,绑的帮了倒忙,而且居然会因为聊天忘记了求援,负责治疗她的军医在得知她的事迹以后,再看到她现在这个熊样,发出了和陈捷一样的感慨:“这人到底是个天才还是个笨蛋啊!”

不管如何,伤要治,在医院里做了处理以后,陈隽于是躺在病床上,左脚被高高的吊起来,这时候王闻晖及时的过来照顾她,整个一二十四孝老公,陈隽的一切要求他都不遗余力的去满足。小两口还时不时的打情骂俏,气氛挺甜蜜的。

住院的第三天,进来了一群电视台记者,七嘴八舌的问这问那,陈隽从小怕生人的毛病,本来现在28岁了本来差不多快好了的,这一下被这些人弄的毛病又出来,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一个劲的往被窝里面缩。王闻晖也挺护食,连忙护着陈隽怕她害怕。最后赵司令进来协调了一下子局面,让记者一个个的问问题,这下陈隽也不慌了,记者都获得了满意的回答,当最后问道:“你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冒着生命危险坚持多飞行一段绕开村镇才跳伞呢?”陈隽说:“因为我们军法上写着战争时不得无故损毁平民财产和伤害平民生命。”“可是,那条军法是对于本国的人说的啊,你当时处于北国。”陈隽说:“没想那么多了,习惯了,再说,北国人的命就不是命了,都不是和我们一样的华夏子民吗?”说实话,陈隽说这话的时候没多想什么,但是回答的非常精彩,赵司令带头鼓起掌来,继而病房里充满了掌声。记者又问道:“那你想过没有可能因为你这一善念,会造成你的机毁人亡吗?”病房内顿时沉默了,王闻晖听着不舒服正想说话,陈隽轻轻按住他的手,回答道:“没有啊,我对我自己的技术和我们国家制造的飞机有信心!”陈隽幽默自信的话语又获得了大家的掌声。采访结束节目播出后,陈隽俨然已经成为了大宋全国的名人且英雄。

次日,王闻晖给陈隽送过来一盒刚做好的点心,陈隽吃了还得了便宜卖乖说:“喂!你是不是想把我喂成一个肥婆啊?”王闻晖说:“乱说,你现在那么瘦,有资本吃呢。”陈隽说:“谁说的,我们的伙食好的很,我老早就过100斤了,你看,完了完了,腿都那么粗了,要减肥了呀。”王闻晖说:“没事啊,你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陈隽故意说:“得了吧,你们男人最善变的,现在你还在乎我,多则10年,少则几年,谁知道怎么回事呀。”王闻晖一下子认真了,说:“小宝!你不要这么说好不好,我对你的心是永远不会变的!你是不知道,你失踪的那几天,我有多急啊,我都想自己一个人冲到北国去找你,被我妈给拉住了。”王闻晖说了半天,越来越激动,脸都红了。陈隽好笑,说:“你呀,真是个大宝,随便一逗你,你就那么激动,我开玩笑的了。”王闻晖说:“小宝,拜托你以后别拿这事和我开玩笑好吗,我胆子小,禁不住你一吓啊。”陈隽想自己随便一激他就那么激动,证明他还是很在乎自己的,心里不禁也高兴起来。

陈隽想了一会,说:“大宝,为什么我从住院到现在,我爸爸都没有来看我,连电话都没打来一个啊?”王闻晖听到这些,表情显然不自然,慢慢说:“兴许,他忙呢?”陈隽看出了他眼神里的游移和闪躲,大声问:“你瞒着我什么?快说!”一激动一下子把挂着的腿从支架上掉下来了,把她疼的直喊。王闻晖连忙过去招呼。

陈隽忍疼一把拉住王闻晖的脖子,大大的眼睛直直的瞪着王闻晖说:“你快说实话,不然,就别怪我以后不理你了!”陈隽很少真的生气,这次的样子一定很可怕,反正是把王闻晖跟震慑住了,他慢慢的说道:“你爸爸一听说你住院,你后妈因为要忙着对付北国的网络攻击没空,他就一个人来上海准备看你,结果在去机场的路上出了车祸….”陈隽快急疯了,问:“我爸爸到底怎么样了?他有没有事情?”王闻晖说:“前天的事情,昨天说是脱离生命危险,但是还要住院观察,我妈妈和你爸爸的朋友都商量着先瞒着你,等你爸爸没事了再跟你说。”

陈隽说:“我是爸爸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你们有什么资格就瞒着我啊!”王闻晖说:“小宝别激动啊!就是因为你是最亲的最在乎他的人,我们大家才暂时瞒着你,想到你也伤的不轻,怕影响你的恢复。”陈隽说:“大宝,你把我抱上轮椅,送我去我爸爸那里,我要看他!”王闻晖一时犹豫,说:“这…”陈隽急的不行,说:“快啊,算我求你了!”王闻晖说:“你爸爸还在武汉呢,你现在的状况是不能出远门的。”陈隽说:“你要是不带我过去,我就和你离婚!”

这一句话重重的打击了王闻晖,他慢慢的说道:“原来我在你的心里,远不如你爸爸重要,无论我付出多少,永远都只能是你生活中的一个附庸是吗?”陈隽也意识到话说重了,说:“大宝,对不起,我刚才太急了,过来,我亲亲你。”王闻晖不动窝,陈隽故意笑着说:“哎哟,我这个急脾气你不是已经适应了吗,怎么今天真弄生气了呀。”说完拉着王闻晖的手,王闻晖1米8几的汉子趴在陈隽的手上哭了起来,说:“我真的爱你呀隽隽,我为了你愿意做一切,你不要再说那些伤我的话了好吗?”陈隽百感交集,想:其实王闻晖真的是个很好的男人,作为一个钻石大少,他可以做到身边有无数美女相伴,虽然自己客观是的确长的漂亮,可是如果王闻晖真的是个标准的花花大少,自己这个条件他也没必要那么在意着自己,想到这里,陈隽心也软了,脸贴着王闻晖的头说:“大宝,小宝错了,对不起啊,我以后一定好好对你,再也不冲你发脾气了,再也不故意拿伤你的话来激你了。”

王闻晖抬起头来,问:“真的吗?”陈隽点点头,不过马上又说:“但是我们家还是要我说了算啊!”王闻晖说:“那是当然了,老婆大人!”陈隽说:“那你把手机给我,我和我爸爸那边通话总可以了吧?”

电话接通了,杨晓薇接的电话,陈隽第一句话就问:“我爸爸怎么样了?”杨晓薇眼睛红红的,看来也是没休息好,说:“隽隽啊?医生说你爸爸的脱离危险了,伤情也控制住了,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你呢,你好些没?”陈隽说:“我只是一个破骨折,只是要时间恢复,别的没什么可担心的。”

于是陈隽积极配合治疗,为的就是可以早日出行去看自己的老爸,不过,伤筋动骨一百天,陈隽还没能动窝,出院的陈捷不顾身体尚未恢复先过来看自己的宝贝女儿了。于是陈隽又是好好的对着老爸撒了一次娇,又把王闻晖看吃醋了。这次陈捷又不小心说了一句话:“以后别再打仗了,我不想你和你妈妈一样啊,这段时间担心死我了!”了解陈隽的人都意识到,陈隽这次可能又要采取相应行动了,王闻晖想的最美,想陈隽会不会因此不开战斗机了,这样就可以要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