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奇兵受贿嫌疑在一定范围内,引发了一场让人意想不到的震动。


集团老人张师傅和数十名职工联名上书,为自己的董事长申冤。


省交通厅的主要领导对此事也高度重视,责成负责纪检工作的专职书记配合检察院办案人员,前往集团内部进行调查取证,经多方调查,终于得出结论,那封匿名信举报奇兵受贿十万元,与事实不符,奇兵早已将别人行贿的十万元打入廉帐号。


“奇兵同志,你说的事实与调查了解情况完全吻合,事实证明,你不存在受贿行为,我代表检察院向你道歉,让你受委曲了,你可以走啦。”


“近几天的羁押生活,让我感觉到失去自由的苦闷,如同万物失去阳光一样,一切想法和欲望变得暗淡,无色。”奇兵走出关押室,两眼顿时倍感眩晕,好一阵子睁不开眼。


“丹玫,我自由了。”


“谢天谢地,你终于解放了。”丹玫在电话那头带出抽泣的声音。


“你们女人啊,什么都好,就是爱感情用事,动不动爱哭鼻子,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你什么时间回家?”


“我先去集团,忙碌完了回家。”奇兵扣上电话,叫了个的士,向集团办公楼驶去......


“董事长,您回来了。”办公室田主任面带笑容为奇兵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奇兵用眼扫视了一周,一切如故,坐老板椅与坐审讯椅的感觉大不一样,老板椅软的舒适,坐在上面,或谈笑风声,或运筹帷幄;而审讯椅很硬,坐在上面,或如坐针毡,或油煎火烤。


“董事长,省厅通知,一会儿开个紧急会,议题是对您的事,作个公正结论,会议由纪检书记主持。”秘书说道。


“好吧,通知所有与会人员准时到会。”奇兵重新找回几天前的感觉。


“知道了,我马上下去安排。”田主任带着秘书离开了奇兵的办公室。


......


拉稀在承揽修建码头的招标中,没能如愿以偿,走了“背”字。他开始记恨奇兵,向当地检察院写了控告信,出口恶气,让他没想到的是奇兵没进去几天就出来了,陪了夫人又折兵。


拉稀驱车来到玉带河的堤防上,找到及第数落起奇兵:“及第,这下兄弟栽大了。”


“拉稀,出什么事了,让你大老远地跑来找我?”


“奇兵真不够哥们,竟让我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会吧,兵哥不是那种人啊。”


“那是过去的兵哥,现在变得六亲不认。”


“拉稀,你千万别满嘴里跑火车,说话要注重证据。”


“看来你们是官官相互了。”


“拉稀,你说这句话的,我不爱听,兵哥是按程序办事,没有错,千不该万不该的是,你不该去检察院控告兵哥。”


“你怎么知道的。”


“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想人不知,除非已末为。记住,害人之心不可有。”


“你......你跟奇兵穿一条裤子,奇兵收了我的钱,但不为我办事,所以,我才告他受贿嘛。”拉稀火气开始升温。


“你啊,让我说什么好啊,兵哥早把你那十万元钱上缴了。”


“什么?他把我辛辛苦苦挣得钱充公了,他妈的,我跟奇兵没完。”拉稀火气温度达到了沸腾之点。


“拉稀,我奉劝你一句,这件事到此为至,就当花钱买教训了。换句话说,把这几年欠国家的税补上。”及第想把拉稀心头的火浇灭。


“屁话,少给我唱高调,这事要是摊在你的头上,你会罢休嘛?”


“要是我的话,绝不会出现这种尴尬局面。”


“走了,跟你没有共同语言。”拉稀火哧哧地坐上大奔走了。


十几天过去了,试验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使泉域地下水普遍上升,玉带河周边地区地下水位上升1至3米,市区地下水位上升0.2至0.3米。


试验结束后,及第拖着疲惫身子回到家中,脱去脏兮兮的制服,到浴室冲了个澡,把满身的臭汗味冲刷的无影无踪。然后,他美美地睡过去了……


“起来!都几点了,还睡,你有功了。外边你是英雄,回到家怎么就成了狗熊了。”玉珊把他推醒。


及第揉了揉眼睛,抱歉地说:“噢!你下班了,我睡过去了,也没做饭。”


“我哪有那个口福,什么时候吃过你做的饭哪?你少说好听的,快起来吃饭吧,难道让我把饭端过来,你好在被窝里吃吗?”玉珊用话激他。


“岂敢,岂敢,这就起来。”及第穿着衣服,突然想起女儿:“玉珊,女儿来信了没有?”


玉珊戗他一句:“不提女儿还好,一提我就来气,你心里还有女儿啊?还有这个家吗?你跟工作去过吧。”


及第连忙做检讨:“都是我不好,让你受累了,下次一定改,还不行吗?”


玉珊装作生气的样子,说:“你少来这一套,给我一棍子后又扔给一个甜枣吃,稀释我的苦闷,我算看清你的真实面目了。”


及第不知说什么好,坐在餐桌前愣起神儿。


玉珊看到丈夫这副德性,“噗哧”笑出了声:“女儿来电话了,一切都好,她不怪你,还替你说话哪,说你工作忙,你放心了吧。”


及第微微一笑,端起饭碗狼吞虎咽。玉珊赶紧说:“小心噎着,又没人给你抢。”


说来也怪,老天爷似乎被泉海市人工回灌补源的事情所打动,接二连三的下起雨来,把泉海市的大大小小水库都灌满了,龙腾泉在停喷九百多天后,又开始活跃起来,重现了昔日“泉源上奋,水涌若轮”的磅礴气势。一时间,市民们奔走相告,纷纷前来观看,好不热闹。这次泉涌复喷,正赶上“十、一”旅游黄金周,外地游客接踵而至,络绎不绝。据有关部门统计,今年的黄金周,全市仅门票收入就突亿元,实现了历史性突破。


这次保泉试验,不仅受到市领导的肯定,还引起了国家水利部的关注,十一月下旬,水利部一位领导专门来到泉海市考察了解人工回灌补源试验情况,听完汇报后,给予了充分肯定,并列入全国淡水资源保护行动之一。随后部领导还与泉海市市长就实现城乡水务一体化,成立市水务局坦诚地交换了意见,并达成初步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