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霞,上海人(好像是淞江),黄埔三期生,和王耀武是同期同学,是张灵甫(四期)的学长。当年他在74军当旅长时,张是他手下的团长,他当师长,张升旅长,后来他当了副军长,张为58师师长,所以说他的资历一直比张灵甫要深一些。

都以为这两人关系不好是因为后来争整编74师师长的位子,其实不然,早就有历史过节了。两人之前在做上下级的时候,因为个性作风不合,就已经不大对眼。李天霞为人狡诈专横,爱耍心眼,而且狂嫖烂赌,部队里不少女政工队员都被迫和他上过床,张灵甫则比较豪爽正直,对李的一些作为很不屑,两人在军中就常起冲突。但国军内官大一级压死人,碍于资历职位,张灵甫有时只好隐忍李的轻慢。后来王耀武升任集团军司令,74军军长的位子空了出来,按理副军长李天霞扶正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但是张灵甫发了一飚了。王耀武征求张灵甫意见的时候,张直截了当地说:“欢迎施军长回来领导74军。”施中诚那时是100军军长,该军也就是后来李天霞的整编83 师前身。

王耀武和张李两人关系都很近,但他知道两人关系不佳,而李这人又不好搞,李要是做了军长,与手下第一猛将搞不定,还打什么仗?于是王耀武的天平摆向了张灵甫,结果施中诚调了回来,李天霞则给调出74军,去100军任军长。煮熟的鸭子飞了,而且明显是王耀武护着张灵甫作梗,李天霞怎么不恨得牙根痒痒?

抗战胜利后就有了争整编74师师长那档子事儿。李天霞争宠败北不说,在苏中李默庵那里又被粟裕打得灰头土脸,粟裕七战七捷就有他的功劳,为此李还受了处分。反观张灵甫,在苏北一路所向披靡,在老蒋面前得宠得什么似的,李天霞这醋就不止喝一壶了。这还没完,他听说邱清泉有异动了,5军的军座要空出来了,就打开了主意,没想到又被张灵甫横插一杠,俞济时让张去接邱的位子,没李的啥事儿。紧接着大家就去孟良崮爬山看风景了,您说说这张灵甫在山上还能指望李天霞个啥?他宁愿向老远的胡琏喊话也不愿向李天霞求救。

战后李天霞罪责难逃被关了起来,但不久就给放了,虽说是他自己用钱打点了,那时国军开始兵败如山倒,将领们死的死,降的降,老蒋也正缺人用,所以才会放他一马吧。于是他被重新起用,做了73军军长。可这家伙实在是不地道,孟良崮害了张灵甫不算,这回在平潭岛又害了李延年!

1949年8月中,福州解放,守军李延年兵团残部南逃平潭岛继续防守,部队包括73军和74军残部。后平潭岛失守,与李天霞不听命令擅自撤退有关,但在台湾受军法审判的时,李天霞把屎盆子都扣在了李延年头上,说是李延年命令撤的。李延年有口莫辩,他虽然是个瘾君子,但也是条汉子,自认作为上级指挥官,作战失败自己也应扛起责任,据说也不推托,后被判罪,出来之后生活颇为潦倒,1973年病死于台北。

以上所说,应有案可稽。下面这段,就属于听说的“口述历史”了,但因口述者属于前朝遗老,又认识李天霞,所以离事实应该八九不离十。

李天霞害人,自己也没落个好,当时他和李延年一同获罪,但放出来后却活得比李延年滋润得多,看来李延年当初大概属于比较清廉的,或者也不知是否钱都被他抽鸦片抽掉了。李天霞这家伙在大陆喝足了兵血,手头钱很多,出来后狂嫖烂赌劣性不改,据说赌起钱来带着保险箱的,赌美钞拿美钞,赌钻石拿钻石。另外他又利用旧关系,集资搞了一个船公司,向客户下了大订单,但集资的钱却被他狂赌输得七七八八。人家造船公司到期要他付款了,没钱,于是就被客户告,不但客户告,后来连出资人也告,七告八告,竟然变成了诈骗案件。诈骗就不是民事纠纷,而是刑事案了。李天霞不仅倾家荡产,而且二进宫,这大概是60年代初的事。这回老家伙知道自己彻底完了,关在里面就让年轻的太太改嫁,太太后来嫁了个小空军军官去了美国。


因为“口述历史”的老人家早早离开了台湾,对李天霞的最后结局也不确知,只听说晚景凄凉,好像还摆摊算过命。我的天,他自己好好的家都给败光了,居然还敢给别人算命!李没家没钱,出来后下场当然好不到哪里去,这就叫活该。按年纪,李天霞如果现在还活着,那就实在太没天理了。就是到了西天国,日子大概也不会好过,不被张灵甫的冤魂捶个半死,也得被李延年的烟枪打个头破血流。对了,李延年内战初期在苏北是张灵甫的上司,两人倒是合作愉快,私人关系也不错,是陆大甲级将官班的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