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驳“跨越中国历史 主动权在华”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中国和日本是全球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同样是世界上很多尖端科技的掌握国家,同时日本又是对中国伤害最大的国家。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中国自1895年来的历史就是一部日本对中国的伤害史是中国的一部血泪史,在此本人无意挑拨中日民族的对抗也没有这能力,更不屑于宣传所谓的中日友好。本文仅就日本地震以来中国舆论的一些观点尤其是国防大学公方彬教授的要求中国人民终结历史的观点发表一些个人看法,以慰藉本人对尤其是今日的一些所谓专家学者的论点的不耻,以慰藉那些近百年来屈死的和为抵抗日本侵略而战死的中国人,希望他们在天之灵能够看到无论何时无论中日经济如何互补他们的子孙至少是一部分子孙没有也不敢忘记他们的功绩也更不敢大言不惭的要求别人忘记我们祖先的血泪史。

“ 中日关系承载着太多的心结,所以一路走来步履沉重,多有磕碰。一切的一切都与大半个世纪前的那场战争有关。这是一个难解的历史情结。正因为难解而具指标意义。这就意味着,中国的大国道路决定于能不能和怎样才能迈过日本这道坎儿。迈过日本这道坎儿,基本标志是跳出历史,终结历史,这既需要政治家的智慧,更需要全体国民宽阔的胸怀和相应的宽容度,需要成熟与理性。中日关系是中国最重要的对外关系之一,在过程中或阶段性上,有时会超越中美关系。因为中国大国崛起的道路上,首先需要迈过的就是日本这道坎儿。这有地缘政治的原因,更主要的是中日关系中蕴含乃至承载的东西太多,其中许多元素直接标志为大国品质,跃过去就实现一次历史性突破,囿于其中,意味着大国道路背负沉重,举步维艰。中日两国决非南极的冰,难以融化,有些事情做到了,一种新感觉就会产生出来。国民情感是可以培育的,就如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邀请3000名日本青年访华,那个阶段就是中日两国关系史上最好的时期之一。而那个时代和悲剧发生的时间更近,大量的施害者和受害者都还健在,他们尚可接受,难道没有经历过那段历史的人反而有更大的义愤?这也是不辨本质一味否定者需要扪心自问的:我是否真正理性思考了中国的未来和中日关系的未来?如果不是这样,仅仅是情绪宣泄,则毫无意义。终结中日历史不是愿不愿意而是文明发展到今天中国实现自我超越的必然要求。中日关系的道德制高点由中国占据,主动权也在中国手中。这是因为,处于道德被告席的日本,永远都无法获得主动权,即使想作为亦无法实现。因此,终结中日不正常关系的第一步只能由我们迈出。如果中国能够在对日问题上有所超越,大国胸怀不言自明。结合民族文化性格与价值观念分析问题。由于我们长期处于封闭的文化环境,再加上冷战思维的影响,一些民众不善于辩证思维和换位思考,尤其不善于处理权利的双向性,即所谓的“我拼命反对你说的话,但我拼命维护你说话的权利”。在处理中国和日本的历史问题时,一些中国人不是采用以理服人的态度来对日方的论点进行驳斥,而是采用群起恶骂的方式。本来日本右派在日本国内的市场并不大,可是一些中国人的一通恶骂,反而引起一般日本国民的反感,使一些本来不支持右派的人也转向右派了。我们必须在承认日本右派有坚持自己观点的言论自由的基础上,用以理服人的态度,用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对日本右派的错误观点和言论进行批驳。这样才能使日本右派言论在日本国内失去市场,也才能使日本人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规律表明,有时候正面引导甚至赞美产生的效果远大于谩骂。原本日本人身上是拥有许多值得赞美的素质和品质的。而赞美又是一种态度、一种美德,折射的是进步的空间,因而也是大国国民之必备。然而,种种原因,我们有些人做得并不好。曾几何时,“小日本”是我们的口头禅,然而何为大,何为小,有着辩证关系。”


以上是引用公方彬教授文章里的句子,本人可以保证没有也不屑于对其文章进行断章取义。首先我要说日本这次地震伤亡惨重我们应该也需要去救助他们,但我强烈反对吧救援与历史问题挂钩,中国人肯救援灾难中的日本人是出于我们都是人类是出于对在遭受苦难的相对弱势群体的无私帮助。这种帮助绝不是为了讨好日本人绝不是妄图日本能够感动进而对我们感恩戴德。我相信国人在支持救援时没有也不会以这样的心态去乞求所谓的中日和解。更何况和解是求不来的。当各国救援队都怕核辐射回国之时中国救援队仍然坚持救援可换来了什么,日本灾区流行着两种说法其中一条就是“中国人是来抢东西的”。中国1923年第一次对外救援的对象是日本,1931年他们就占领了东北。解放后我们放弃日本赔款,1971年他们从美国手里占据了钓鱼岛。上世纪80年代我们搁置争议,去年他们撞我们渔船还抓人。东海我们开发即使按他们的歪理中间线都是属于我们的油气田,他们说我们的油气田吸他们那一侧的石油。如果说以德报怨对于很多事情是有益的话对于错综复杂的国家间关系来言他的益处并不大,更不要说对只会屈服于顺从于强者而轻视所有不如他的国家的日本了。


文中作者的“大国心胸”我可以负责任的说历史证明大国地位的确立是靠实力的,无论当年的英国还是今天的美国他们的“大国心胸”都是以他们国人的尊严以他们的实力以他们的国人地位高于任何他国国民为立足点的。无论是以前还是今天的大国没有一个是靠终结历史换来的。法德二战后和解那是勃兰特的跪得到了受害国人民的原谅是德国至今仍然对受害国的受害人的赔偿换来的,即便如此两德统一法国也是坚决发对的。美国人更是如此,美国人在西太平洋重点防备的4个国家之一就是日本,是哪个偷袭珍珠港的日本。美国人对日本的警惕心比我们都高。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即便是美日同盟美国人从来也没有过要忘记或是终结历史的舆论呼声,美国人至今仍然念念不忘珍珠港之耻,我们能忘记或是你公方彬教授的终结历史吗?


多年来由于中国的国力有限西方一直牢牢掌握着国际话语权,他们纪念诺曼底登陆,纪念苏联打败德国,纪念北非阿拉曼战役可他们却从不提二战的最大受害国中国。日本对澳大利亚战俘道歉,还准备在“日韩合并条约”纪念日向韩国道歉可他们什么时候对至今仍被他们叫做支那人的中国道过谦。公方彬教授说我们叫日本小日本不好,那请你先让你的日本朋友不把中国人称为支那人吧。日本现在尊重韩国,虽然韩国国立不敌日本,但每当日本言论不当之时日本驻韩大使馆前愤怒的韩国人烧日本国旗甚至烧自己的举动足以让日本人看到韩国人的同仇敌忾。这种同仇敌忾的力量不是我们的一些喊着中日友好认为过激行为没用的拿着中国国籍的所谓专家学者所能看到的或者视而不见的。这么多年我们一直以大局为重,那如果大局是以牺牲国人的尊严牺牲祖先靠自己的生命打下来留给他们的子孙我们生存的土地换来的我就不认为这个大局有多么的重要了。外国人不懂我们的历史他们不承认我们二战的功绩可以理解,但如果我们自己都天天嚷嚷着终结历史百年以后我们的子孙恐怕就要以为当年的中日战争是我们的错了。


面对一个从来不认为自己做强盗有错甚至认为无恶不作是有益于别人的强盗,你给他说我原谅你咱们做朋友吧没有用,他会很无辜的认为你原谅我什么啊我又没有做错过,我杀你的人烧你的房子是为你好啊。当一个善良的人若想在一群邪恶的人群里面生存并不受欺负只有一个办法——做这群人里最坏最邪恶的人。[陈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