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5.html


碰上这样的人,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向影心自认晦气,既然色诱不成,便与毛人凤商量利诱。很快,在叶翔之的安排下,不久在毛家安排了—个赌局。毛人凤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沙蟹”高手,其牌技在军统内部无人能敌,毛人凤请俞济时夫妇来家打沙蟹,故意输给他很多钱。俞济时赢了钱,满心欢喜。刚开始,毛人凤竟然连连失手,而俞济时的桌前则堆得像个小山,喜得他得意地说:“人家说情场得意、赌场失意,反之亦然,但不知这赌场与官场的关系如何。反正自从我当上了委员长的侍卫长,赌运就一天好过一天。齐五兄,你不能不服气呀!”

接着,向影心又以跟俞夫人交朋友的名义,在第二天给俞济时送去大批贵重礼品。

毛人凤一番财、色双管齐下的努力,最终使俞济时道出了个中变化的原委,说出了郑介民怎样在背后捣鬼,算计毛人凤的事。

毛人凤大骂:“真是人心险恶,郑介民平时在我面前表现得那么厚道,今天如果不是俞济时对我们说,我还不确定真的就是他捣鬼呢!好,干脆就跟他玩到底。让唐先生来吧。”

叶翔之不解地问道:“难道你就心甘情愿放弃军统局局长的位置?”

毛人凤心里已经定下了主意,他咬牙切齿地说:“到嘴的肉岂有吐出去的道理?我是不会放弃的!”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按照规矩,每年4月1日是军统局成立的纪念日,戴笠总要庆祝一番。1946年4月1日,戴笠失事没多久,沮丧灰暗的情绪充塞了罗家湾大院。在一片凄凄惶惶、悲悲戚戚的气氛中,军统局成立14周年的纪念活动拉开了帷幕。这时候,除了在罗家湾本部及安置在重庆各机构的大小特工全部参加外,还有各地干外勤的特务头脑都赶回来,把偌大一个礼堂挤得严严实实。

朱绍良作为蒋介石的代表,率领着军委会各部、厅、室的负责人参加了这个活动。上午,毛人凤做军统内外情况的总结报告,博取了一片掌声,特别是军统局浙江派,把手都拍红了,一个个声泪俱下,气氛相当活跃。毛人凤说了军统目前的状况,鼓励大家一定要齐心协力,渡过难关。最后他又当众表态,坚决秉承戴先生的遗志,与大家同舟共济,为此不惜粉身碎骨,肝脑涂地,请大家放心,他一定和大家站在一起。

毛人凤的报告博取了一片掌声,也达到了预期的目的,起码让大多数人觉得:患难之际,郑局长、唐代局长各谋前程,已无心照顾我们了,只有毛座同大家在一起。唐纵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利用中午吃饭的时间,召集湖南派将士注意在他下午训话时,也使劲鼓掌,务必使掌声超过毛人凤。

下午,唐纵走进厅堂,大小特务云集此地。唐纵左顾右盼,发现李肖白等湖南派特务全不在场,急得他连忙问毛人凤。毛人凤笑着说,这几个人因为有特殊情况,不能来参加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