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人凤:处事秘诀“忍等狠” 五 军统二世 2.荣升军统副局长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5.html


这边“老乡会”成功召开,周养浩对向影心说:“嫂子,这几天我是粒米未进,现在有毛先生掌舵,我心里安顿了,今天要喝他几盅。”

毛人凤环顾左右,轻声地说:“现在都知道任务了吧,一定要在军统局营造舆论,给郑介民搭桥。”

“老乡们”交换了一下眼色,四下去行动了。毛人凤乐呵呵地布置着接下来的一切。他该亲自行动了!

毛人凤“老乡会”开得热闹,似乎把一切都想好了,其实他根本不知道,人家唐纵本就无心做这个局长,他多此一举了。

唐纵虽然是特务出身,但内心却看不起特务这个职业,经常对朋友说:“特务工作非我所愿。”他曾经在日记中写道:“近来委座时常直接找我,或者手令差我办事,而有将特务机关交我指挥模样,我均设法避免深入,我希望离开现职,不胜惶恐。”唐纵不仅自己不愿意做特务头子,还时常劝戴笠:“逐渐在政治上求发展,不可拘于特务工作之一隅。”唐纵现在侍奉于“天子”身边,虽然职务上只是侍从室六组一中将组长兼军统局帮办,但由于位置重要,掌有协调、监控特务机关的大权,因此,即使像何应钦、顾祝同这样的大员也不敢小瞧他。唐也可时常扮演一些“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因此,他对于军统局局长的位置并不在意。抗日战争结束后,蒋介石下令撤销侍从室,另在国民政府文官处成立政务局,在参军处成立军务局,想让唐纵出任军务局副局长,仍负责主管情报工作。唐纵思考几天,坚决不同意负责情报工作,并在日记中写道:“如果不能如此做到,只有请假一途,这就是湖南牛的脾气!”可见他是真不想从事特务这一行。

当蒋介石问到唐纵是否愿意到军统局工作,他不敢说去,也不敢说不去,支支吾吾。蒋介石当时就摸透了他的心思,却也不好难为他,接着就任命他为内政部次长。不久以后,张治中奉蒋介石之命赴新疆解决盛世才遗留下的问题,唐纵前往飞机场送行。张治中快上飞机时,突然抓住唐纵的手说:“乃健,向你祝贺,你要高升了。”唐纵听后大吃一惊,急忙十分真诚地说:“文白,愚弟实在不清楚这件事,还望文白兄指点迷津。”张治中说:“前天,我对委座说,建议李士珍做警察署长。委座不同意,说已经决定由你担任这个职务。”唐纵压抑内心的激动说:“我还没有接到委座的命令。”这一天离戴笠死仅十二天。由于戴笠坠机身亡,蒋介石一时伤心过度,搁置了这件事,但唐纵知道蒋介石是不会忘记的,军统局是一潭混水,警察署则可独当一面,唐纵当然更喜欢去警察署。

“湖南派”不知道唐纵的心思,他们只觉得他们的好日子到了。于是四处串联,加紧策划,唐纵家的门槛也要被踩扁了,说来说去,就是怂恿唐出头争取帅印,趁势把特工系统的大权一揽子夺过来。策划这一“逼宫夺帅”计划的骨干分子,是湖南派的“三李一张”,张即张毅夫,李即李崇诗、李肖白、李人士。可是方案拿到唐纵那里,总是得到一副冷面孔。

3月20日下午,蒋介石召集毛人凤和唐纵,宣布郑介民为军统局局长的任命,并指示毛人凤尽快通知郑介民速回重庆。同时任命毛人凤和唐纵为军统局副局长。毛人凤极力压抑内心的激动,以自己的资格能够和唐纵平起平座,他终于如愿以偿。更重要的是,将郑介民推上了军统局局长的位置对自己以后是大大有利的。毛人凤旁边的唐纵却郁闷了,一句话也不想说了。事情发展到现在,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