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5.html


毛人凤高兴了,暗暗称赞周养浩真是有心眼儿,这几年有进步,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他威严地环顾四周,想看看有没有人敢犯上作乱,或者有不服气的目光。突然,毛万里站起来说:“这个团体当然应该以我阿兄为核心,这也是戴先生生前的意思,他本来想当海军总司令,把这份家业留给我阿兄的,今后谁敢不服从老板的决定,我就跟他不客气。”

看到这个情景,毛人凤大受鼓舞,他激动地说:“各位兄弟都是自家人,等我们收拾了广东派和湖南派,大家一定都有官做。”

老谋深算的张冠夫说:“现在最主要的是取得总裁的信任,我看可以找戴笠生前好友胡宗南,在老头子面前推荐齐五兄,任军统局局长一职。”

毛人凤听到这话,赶忙把同蒋介石会面的情况介绍后说:“我已经向总裁推荐了郑介民做军统局局长。”

众人听了大惊失色,周念行骂毛人凤糊涂。

毛人凤脸上露出戴笠死后难得的笑容,让人看了只觉得他更像在哭。他用和缓的声音向大家分析了形势,众人听了,都觉得毛人凤果然不同凡响。

毛人凤认为,郑介民虽然是特工元老,但鉴于戴笠生前对他的防范,郑介民在军统内部实际上并没有多少力量,而军统有限的广东派也因为忌讳戴笠跟郑介民的不和,跟郑介民并不亲近。郑介民身边只是个小圈子,他们有的是郑介民早年留俄期间发展的关系,有的是他主持军令部二厅时培植起来的亲信,再有的就是“墙头草”之类的人物,跟着风向转悠,时不时地步入广东派的圈子。这些人职务军阶都不低, 但真正的铁杆并不多。

戴笠死后,众人虽然也想以郑介民为核心,扯起一面大旗,但无奈郑介民尚在北平军事问题调查部,还没来得及回来。毛人凤断定,即使郑介民当局长,广东派也不可能对浙江派构成威胁。同时,郑介民比较爱护自己的名誉,特务经常有暗杀、绑架、偷听等把戏,恶名在外,郑介民却经常宣称自己不是搞偷鸡摸狗勾当的,屡次强调自己跟戴笠不一样。更重要的是,郑介民虽然号称军事战略家,只是强于情报分析,对具体特务工作并不内行,也非常讨厌接触这些事情。戴笠在世时,郑介民就有意居于超然地位,经常自嘲自己是“冒脑根”,意思是没脑筋,忘性大等,不适合干特务工作。郑介民当局长,对内事务不免仍然要以毛人凤为首,因此,毛人凤决计推荐郑介民。

而在毛人凤看来,唐纵是万万不能做局长的,毛人凤心想,湖南派同广东派相比人多势众,而且都是黄埔系,内勤有处级大特务.外勤有特务站长。更厉害的是民国时期湖南籍军人一枝独秀,在黄埔—期毕业生中,湖南人占到188人,而一期总毕业人数也只有五百余名,在国民党军队中拥有少将军衔的人,湖南人竟然占到40人,如果特务们和这些将军联系起来,势力将大大盖过江山派,这是毛人凤对唐纵有所顾忌的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则在于唐纵本人的工作作风。唐纵一向以“严谨”著称,事必躬亲,长期待奉蒋介石,很得蒋的信任。如果唐纵入主军统,军统局将很快就会变成湖南人的天下,到那时浙江派就无法立足了。因此现在打击对象应该是湖南派,对广东派应以拉拢为主。

虽然在争夺局长宝座的斗争中,就资历和官职而论,毛人凤当时不是郑介民的对手,但就实际工作而言,毛人凤是戴笠之下的第二号人物。当蒋介石考虑再三,取舍不下,有另找人选的意图时,毛人凤主动向蒋介石推举郑介民任局长,说郑介民掌管军统多年,跟里里外外的同事们很熟,他来当局长,一定能服众。

此举保待了蒋介石对他的良好印象。另外,毛人凤加入军统较晚,资格比他老的人比比皆是,论资格毛人凤难以服众;同时毛人凤内勤没有当过处长,外勤没有当过站长,军统局十几万人马,个个凶神恶煞,蒋介石怎么放心把这部分人交给一个没有经验、资历又浅的毛人凤呢?毛人凤对领袖的心理掌握得很好,知道自己即使毛遂自荐也没有用处,不如退出竞争,坐山观郑介民和唐纵这两只老虎斗法,自己好收渔翁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