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人凤:处事秘诀“忍等狠” 五 军统二世 1.戴局长命断戴山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5.html


电视剧《潜伏》里有关于这一段史实的描述:戴笠到了军统天津站,说道,此次来,一是治理贪污,二是查办二十九军军长杨文泉纳妾的事。

这正是戴笠来到北方的一系列活动之一。

此刻的毛人凤想得更多,他深知军统局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和演变,其力量之大,已经从纯特工渗入军事、政治、党务、军政、经济、文化、教育、交通、警察、财政、外交等各个部门,加之军统组织之严密,号令之严明,调动之灵活,实力之雄厚,超过了任何一支国民党正规军队。这就不能不引起蒋介石的警戒之心。以蒋介石惯有的极重的猜忌之心,以及在他脑子里根深蒂固的中国传统的权术观念,是不能容忍某个部下的系统发展太快太大,打破整个系统平衡,脱出他的控制的。现在军统发展如此之快,势力如此之大,已成“尾大不掉之势”,蒋介石又如何能不猜忌、不防范呢?会不会趁这个时候撤销这个机构呢?

毛人凤这时候还得到一个消息,戴笠的对头——陈诚、宣铁吾以及蒋经国等人一起发难,说服蒋介石,要将中统、军统撤销,采取战后建警的办法,将戴笠的特工系统一锅端。

当毛人凤把这个消息告诉即将北上的戴笠的时候,戴笠一下子怔在了当场,情绪激动,语无伦次,也不顾及什么影响了,气愤地说:“都说校长薄情,我还不信,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难道嫌我碍事了,要把我给扔出去了?罢!罢!自古伴君如伴虎,我现在就打辞呈,解甲归田。”

戴笠一时气不过,就写了一份辞呈。写完,吩咐毛人凤及站在一旁的另一名亲信——时任中美合作所主任秘书潘其武,立即将辞呈转送最高当局。言罢,转身去了机场,到北方视察去了。毛人凤一看辞呈,吓坏了,里边要求蒋介石“近忠贤,远小人”,并表示说:“生不忍坐视党国危亡,又恐钧座不见谅,不得已,而归隐林下,眼不见为净也。”毛人凤冷汗直流,他知道一旦呈送给蒋介石将是什么后果:“戴先生太激动了,许多话都欠考虑,说轻点,他是对最高当局不满,严重些,他是在要挟领袖。委员长不是容易压服的人,一旦雷霆震怒,就不好收拾了。”自古哪有下属要挟上司的道理,尤其是蒋介石这样本身就对下属非常严格,对权力非常在乎的人。

潘其武说:“那怎么办,戴先生交代得很清楚,要立即送交最高当局,我可不敢抗命,你知道他的脾气。”

毛人凤立刻说:“这份东西绝不能往上递,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先保住戴先生再说。况且,他是个明白人,清醒以后,会知道我们的良苦用心的。”毛人凤心里非常清楚,如果戴笠不行了,权力就落到了唐纵的手上,那时候能保住自己的官位就不错了,更别说往上升了。

此刻戴笠虽然气愤,但他心中还有一个主意,他觉得既然蒋介石准备采取战后建警的办法,那就谋划把军统组织化整为零。我们前边说过,当时戴氏就想攫取海军司令这个宝座,而将军统化身、渗透到各地的警察局,他准备在内政部成立警察总监部,用以消化军统特务。

这个主意可以说是万无一失,既能在“双十协定”面前息事宁人,也能总揽大局,让蒋介石也无可奈何。他自认为已经控制着军统,警政系统中上层也有一部分自己的人,对战后建警一事,又得到美国在华特务机关的支持,可以说是十拿九稳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