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后武昌守城士兵:但知效劳皇上 不知其他

陈继承 收藏 1 248
导读:辛亥秋,余方就读上海汉口路中西女塾,同学见报载武昌起义消息,兴奋异常。遂有刘苹漪、曾季肃、陈君平及余四人商议前往武汉投奔革命。事先筹划与接洽均守秘密,以避免学校当局干涉及家长劝阻。时刘苹漪之兄刘白已参加党人组织,我等四人与他校学生二人乃请其介绍工作。当时仅红十字会救护队可公开往来武汉、上海间,乃由刘白与该队张竹君女医师洽定,假红十字会名义送吾等去汉。行期定后,相约各人乘周末回家稍作准备,假满佯作回校,及抵校门即换车至红十字会。次日清晨,与救护队人员同登长江轮船,船舶码头至夜未开,而先君已从张竹君友人及李平书

辛亥秋,余方就读上海汉口路中西女塾,同学见报载武昌起义消息,兴奋异常。遂有刘苹漪、曾季肃、陈君平及余四人商议前往武汉投奔革命。事先筹划与接洽均守秘密,以避免学校当局干涉及家长劝阻。时刘苹漪之兄刘白已参加党人组织,我等四人与他校学生二人乃请其介绍工作。当时仅红十字会救护队可公开往来武汉、上海间,乃由刘白与该队张竹君女医师洽定,假红十字会名义送吾等去汉。行期定后,相约各人乘周末回家稍作准备,假满佯作回校,及抵校门即换车至红十字会。次日清晨,与救护队人员同登长江轮船,船舶码头至夜未开,而先君已从张竹君友人及李平书处获悉余等行踪,及由李引来船上。余始恐先君强余回家,躲避不出。经李再三解释,谓系送衣被旅费而来,余始登甲板出见。先君见余既未责难,亦未劝阻,且慰勉有加,谆嘱注意冷暖。余固不知先君早已倾向革命矣。


上船后,知民党中坚黄兴亦同舟赴汉。诸同学慕名已久,争欲一见其人,其实黄氏平易近人,除断一手指外,殊无异状。


船抵汉口,民军已得手,但秩序尚未全复,行人稀少,码头上欲雇一挑夫亦不可得,余之行李赖刘白挑送上岸,同去六人均被分配于张竹君所主持之伤兵医院,从事救护工作,因均未受过训练,惟遵张调度,或包扎伤口,或伺递溺器、供汤药,间亦与伤兵闲话家常,励其斗志。此时附近已无战事,惟间断枪声仍有所闻。余食、宿、工作于斯,历一月余,上海同学亦未尝因糙米饭、红乳腐而稍减热情。


九月间,救护工作告一段落。某日余与数同学乘渡船往武昌,见黎元洪,询商以后工作,黎殊消极怕事,竟谓“革命已成功,无事可派”。同道曾在武昌向守城士兵问询:“革命后,汝等可好?”该兵士对以:“吾人食皇帝俸禄,但知效劳皇上,不知其他。”可见当时革命思想尚未深入群众。


九月中间,乘船返沪。抵家,见先君已除辫,终日与各方人士讨论国事。座上客有章太炎、孙中山、宋教仁、戴天仇、张季直、庄思缄、汤蛰仙等。所议为电请清帝退位及劝袁世凯赞助民国等事。南北和议时,先君常去观渡庐(注)与伍廷芳策划和议条件。闻五色旗寓五族共和意,嘉禾国徽寓以农立国意,皆出先君倡议。余则不知其详。


先君名凤昌,字竹君,白号惜阴堂主人。


注释:观渡庐是伍廷芳的住宅,在西摩路,现在的陕西北路,距南阳路赵宅不远。


(注:赵志道系杨杏佛夫人、杨小佛母亲。本文由杨小佛供稿。)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