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人凤:处事秘诀“忍等狠” 四 “老二”的能力 1.“代理主任秘书”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5.html


戴笠的乡党观念一向根深蒂固。这些年,一批又一批的江山人涌来,前后有戴春榜、戴以冕、戴以胄、戴善谋、戴善谟、戴善良、毛宗亮、毛宗鳌、毛钟新、毛人凤、毛万里、毛森、王汉光、管先晏、徐钟奇、姜毅英、周念行、王蒲臣、何芝园等等,不是宗亲姻戚,就是同窗同乡,所以这个时候,他不愁人,不愁组不成他的“江山派”。同时,为了继续发展壮大“江山派”,毛人凤曾多次举办江山籍青年的译电训练班,用以充实译电岗位。

毛人凤跟戴笠说:“如果一个单位里有几个这样的角色,碰在一起交流情况时,都用江山话交谈,以免隔墙有耳。同时,为了保证这种‘秘密督察’使命能有效贯彻,军统局最机要的译电部门,统统换上咱们这些江山籍子弟。”

这样一来,军统局本部给所有外勤单位的指示,以及除重庆外各外勤单位给军统局本部的情报,基本上都从江山人手上过,一旦碰上有举报的内容,索性采用“江山派”的密码,以求万无一失地送到戴笠手里。

其二,对内的一套监察办法叫“周督察制度”,意思是在军统局本部机关内,以科室为单位,每个人轮流担任一周的秘密督察,以监视和举报本单位的“违法”行为,附带着也关照其他的部门,随时密报督察室。这有点类似于上学时候的轮流班长制度,因为班长是不固定的,所以也保证了督察的可靠性和真实性。

跟一个班级的轮流班长一样,轮到谁了谁负责,负责监督的范围小到迟到早退,大到失职泄密,说“老师”坏话等等。如果当“班长”的知情不报,或者有隐瞒要害、泄露秘密的行为,通常都要受到严厉制裁。

毛人凤当家后,软硬兼用,恩威并举。军统局成立以来,正值国难深重时期,重庆的生活资料匮乏,物价昂贵,维持一个膨胀得过快的机构,单靠蒋委员长一年拨下的数百万元“特别费”,远远不够。再加上戴笠习惯于大手大脚地花钱,伙计们就倒了大霉,经常连工资也发不下来。特务也要养家糊口,逼得没有法子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敲诈勒索的,有明抢暗夺的,有包娼窝赌的,有栽赃奸骗的,乃至公然行劫的,一时里闹得怨声沸腾,声名狼藉。

其实,这些恶行由来已久,但眼下已是抗战时期,言论趋于开放,受害者有了说话的地方。另外,特务人数的猛增,使不良影响更趋扩大,招致一些政坛上的异己力量借着这个抨击军统,就不好说了。戴笠就多次在局本部大会上自嘲自骂地训话说:“外边不少的人在骂我们是土匪强盗,是杀人放火的胡子!这还不够丢脸吗?”

为了对外改善形象,对内讲究“和睦气氛”,毛人凤亲自出马,整饬家风。首先从关心职工生活入手,比如局本部的伙食,尽量搞得丰富些,大小特工的家庭成员凡是可以就业的,尽可能予以安置,实在无法安置的,按时供应一份平价米。

随后,他又从戴笠搞“缉私”、办“交检”弄来的油水中,抽出一部分充当本钱,在局本部办消费合作社、理发室、澡堂和小学校等福利性设施。为此他还专门成立了总务处,把素有干员之称的沈醉调来当处长。

物质条件的改善不仅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特务们作恶的行径,而且还大大增强了军统内部的“家庭”气氛,使大伙儿体会到内外有别的特殊气氛,增强了对组织的亲和力。与此同时,“门面”也要装潢一下,举凡军统局招待所、会客处等对外机构,在毛人凤的指使下,有意识地与局本部隔开,以示清静。然后养花养草,装裱书画,弄得一派雅致清幽的景象。

要是有人来访,卫兵和接待人员都得尽力摆出一副恭敬有礼的样子,好烟敬上,好茶侍奉,几乎都快让人忘了这是哪里,来这干吗,哪怕是掉脑袋的事,来了也能美滋滋地坐一会儿。

总之,经过毛人凤的一番励精图治,军统的状况大大改观。面上看,乱麻梳理成线,有条不紊,秩序和效率都改善了;往内里看,戴先生的家长权威也得到了很大的巩固和加强。戴笠不由地对毛人凤的当家才能深表赞赏。

有一天,蒋介石前来视察,亲眼观看了来访者受礼遇的演习,立刻觉得满意,冲着毛人凤不住地点头,用宁波话鼓励他说:“这样很好,可以让别人知道,你们并不是一群无赖亡命之徒,而是知书达礼、有高度文化和道德水平的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