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5.html


西安事变后,国民党在南京召开了五届三中全会。这是抗日战争前夕国民党为商讨如何对付共产党以及调整对日方针而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其实,这次会议也是蒋介石兑现在西安事变中所做的承诺,由内战独裁和对日不抵抗政策,向着和平民主和抗日的方面转化。

国民党政策上的这一重大变化,使特务们的工作顿失重要目标,之前一直是反共,现在突然有了转变,一时间不知道到底何去何从,好像失了业一般,很多人开始懈怠了起来。

而戴笠心里很清楚,他虽然知道反共是蒋介石终生不移的方针,但是随着国共抗日局面的形成,反共至少已不是当前国民党的目标和主流。为此,戴笠决定调整特务处的工作重点,并嘱咐毛人凤要倍加努力,不能掉以轻心。

1937年7月7日,戴笠去庐山参加由庐山训练团第一期毕业典礼和第二期开学典礼,并去蒋介石官邸汇报工作,特意带上了毛人凤。这是毛人凤一生当中最难以忘怀的日子。

在戴笠去见蒋介石之前,他对蒋介石的侍从官胡靖安说:“我想带我的手下毛人凤一块去拜见蒋委员长。”

要说胡靖安和戴笠并非泛泛之交。早在黄埔军校的时候,戴笠就展开搜集情报和进行密报活动,把各种密报源源不断地提供给胡靖安,有些质量较高的密报甚至由胡靖安转交给蒋介石,受到蒋介石的夸赞。于是戴笠成为胡靖安的心腹。那时候在黄埔,戴笠经常不去训练,有事没事就往胡靖安那边跑,自习的时候就给胡靖安写信,写密报。

所以,这次既然戴笠开了口,胡靖安就一定从中周旋。

没一会儿,胡靖安就出来对他们说:“关于毛先生的事,委座同意了。”毛人凤一听,有些蒙了,但是他隐隐预感到,好事到了。

戴笠亲切地拍了他一下,对他说:“这位胡靖安对我们可是非常重要的人物,我们有什么东西想要尽快到达委员长手里,必须过他这一关,你明白吗?就比如我们和中统同时得到一份重要情报,只要他把中统的压一压,把我们的先递上去,那么就等于中统的人白干了,功劳都是咱们的。你懂了吗?”

这个道理毛人凤再清楚不过了。在戴笠面前,其实毛人凤也是“胡靖安”,有时候,他同时受到多个省站递上来的同样的情报,只要想让谁先到戴笠跟前谁就先到,可以抬举谁,也可以压低谁。毛人凤本来就是做秘书出身嘛。

毛人凤听后点点头,但攥紧的拳头里都是汗,身体也僵硬得很,不知道怎么站,不知道怎么走。

戴笠看了看他那个样子,笑了:“你这心态可不行,不要紧张,冷静点,校长也是人,有七情六欲。别拘谨。”

毛人凤于是装出一副很坦然的样子,尽量使自己放松下来。没多会儿又不放心地问:“我一会儿见委座该怎么称呼?总裁?领袖?还是别的什么?”

戴笠说:“你不是念过黄埔潮州分校嘛,算起来当然也是委座的学生,委座一向器重黄埔的人才,黄埔学生素有‘天子门生’之称,你就直接叫‘校长’好了,显得亲切又尊敬。”

戴笠又说:“放心吧,你就像平常一样,否则一紧张就影响你的表现了,这也是个重要的机会。在校长面前,你一定要表现得自然得体。一定打起精神来,给校长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尤其是他问到一些情况时,你必须做到对答如流。”

这话说得简单,但毛人凤是谁啊?几年前他还不过是崇德县政府里一个小小的秘书,那时候,他和蒋介石之间,不知道有多大的距离,而今天,他进了特务处,居然可以跨过县长、省长,亲自在委员长面前汇报工作,而且机会说来就来,毛人凤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