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5.html


1936年12月22日,宋美龄、宋子文、蒋鼎文、戴笠等七人从南京机场登上飞机,戴笠带上两支勃朗宁手枪,上满子弹,暗藏在身上。

飞机腾空而起,直飞西安。

两个多钟头后,飞机降落在西安机场。出了舷舱,张学良早已迎候在机场。

宋美龄与张学良寒暄之际,戴笠以他职业的敏锐扫视周围。但见机场四处是荷枪实弹的士兵,戴笠一下子情绪低落,心底涌起一种大难临头的悲哀。

正想着,一个年轻士兵用东北官话对戴笠说:“先生,请举起双手接受检查!”

戴笠机械地举起双手,身上两支手枪被搜去。

这时宋美龄对张学良道:“汉卿,我的行李希望你不要检查。”

张学良回道:“夫人请便,汉卿不敢。”

戴笠一眼见到张学良,一下子来个长跪不起,哭求道:“请副总司令千万保全委员长性命!”

张学良一愣,扶起戴笠说:“雨农兄,你怎么叫我副总司令,这不太见外了?委员长寝食都很好,不信你可以去看看他。”

戴笠从张学良的态度、口气里揣摩出没有要伤害的意思,于是一边抹泪,一边道:“汉卿兄,委员长在哪里?快让我去看他。”

张学良见戴笠急不可待的样子,当即签了手令,交给他的副官道:“谭海,你护送这位戴先生见委员长。”张学良的办公室离软禁蒋介石的高桂滋公馆不远,戴笠一进,蒋介石一眼看见他,怒不可遏骂道:“你来干什么?给我滚出去!”

戴笠很久没有挨蒋介石的骂了,今天挨了骂,心底却倍感亲切、舒服,深深体验出了骂是爱、打是疼的念头。心里一热,眼睛也湿了。蒋介石的心情何尝不是这样?来西安前,他没有听戴笠劝导,今天他又冒死来救,内心早就感动不已,只是他习惯了用打骂的方式来表达对下属的爱,下面要是谁得到了他的一记耳光,一顿拳头,也视为无限的荣耀。

戴笠早已泣不成声,抽抽答答道:“校长被禁,都是我的责任,万一校长有事,我就是千古罪人。”蒋介石吼道:“我人还没死,你就哭什么丧?我不要见到你,给我滚出去!”蒋介石骂着,把戴笠往外推,戴笠自搬台阶道:“夫人,你要好好照顾校长,这事全拜托夫人了。”

12月23日,宋美龄、宋子文代表蒋介石与张、杨及中共代表周恩来谈判。谈判结果,蒋介石接受了张、杨提出的六项条件,并对张、杨及其他军官的生命安全作了保证。

话说戴笠去西安的这段日子,毛人凤日夜担心,食不知味,夜不成寐,时时刻刻注意着西安的动向,直到他知道和谈成功,才激动得热泪盈眶。

当他得知戴笠要回来的消息,恨不得马上去见他,他有好多好多话要说,好多好多情报要汇报。

戴笠回南京那一天,毛人凤很早就在机场等候。等戴笠走下飞机,他俩便紧紧抱在了一起。毛人凤眼泪又下来了:“我总算盼到这一天了,你受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