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5.html


就在这时,省教育厅突然做出了各学校提前放假的决定。等到开学,本来已趋于平淡的学潮因一段时间里少了学生们的烘托,立即成了明日黄花,一切的一切很快恢复了原样。毕业后的就业问题更迫切地摆在了毛人凤的面前。

毕业后,二十四岁的毛人凤通过省教育厅的关系,在江山新塘边嘉湖小学谋了个月薪二十元的教员职位。虽然工资不多,但日子也安稳太平,更何况教师本来也是个让人尊重的职业。要是村里有什么事,村民们发生什么矛盾,也少不了要请德高望重的先生们评评道理,因为他们是文化人。另外,几年辛苦下来, 膝下有了一窝子学生,乍一看,大多聪明伶俐。将来要是有一两个鹏程万里,当先生的那份荣耀肯定是够张扬的。事实也果然如此,后来这些学生中有毛万里、周养浩、刘方雄等人,相继成了国民党军统局里挂少将军衔的显要人物,就连出自木匠家庭的姜毅英,都成了军统局唯一的女将军。如此师生共济一堂、同谋秘事的联袂,在国民党的政治圈子里并不多见。当然,毛人凤当时没有预料到,就算知道,他也并未想攀上他们的高枝。

如果毛人凤这样老老实实地在嘉湖小学待下去,可能以后会是一个出色的教师,历史上也幸运地少了一个杀人魔头。但毛人凤不会在这里待得长久,看他这么多年的求学,就足见端倪,这个青年一开始就不是善类,他的忍,他的等,他的安静,都是在等一个机会。

不久,广东大革命的风云翻动,使毛人凤开始蠢蠢欲动,他在这所小学再也待不下去了,期望到那儿去寻找新的前途。他把想法告诉了父亲和岳父,两位保守的老人家坚决不赞成。就这样,一直拖到1925年的暑假。毛人凤已经二十九岁了,他怕错失良机,一狠心,决定铤而走险。于是一个人悄悄地前往广东,报考黄埔军校。到了广东,正巧遇上军校师生的第二次东征,为了方便学生们随军上课,特在潮州设立了黄埔军校的第一分校,校长是何应钦。经过考试,毛人凤被录取为潮州分校的第一批新生。

按说,进了黄埔,就等于一只脚迈进了成功之门,毛人凤的新篇章也将要打开了,但毛人凤并没能如意。当时,黄埔有个规定:学生进校后,一般都要当一段时间的入伍生,参加军事训练,然后再经审核合格,才能算正式的学生,纳入编列。毛人凤赶上的这一趟,军事训练就是火线练兵的同义词,十几斤重的枪压在肩上,再背着行李,天天冒着炮火往惠州城方向急行军。毛人凤的身子骨从小就弱,不像哥哥们一样干过农活,进入省立一中后,又有十多年没从事过体力活,结果没几天就累病了。

他病怏怏地斜躺在床上,郁闷地想:自己实在是太倒霉了,这一辈子难得大胆一回,丢掉饭碗,辞别老父妻儿,千里奔赴疆场,结果弄得从戎不成,反而身心交瘁,几成废人,以后可怎么办呢?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